【旁观合唱】之1:卡拉玛塔国际合唱比赛民谣组

小虫合唱2020-04-02 15:17:09

今儿立冬,天气果然凉了下来...才30度,大家真的要注意防暑...

话说回来,已经过去快2周的希腊西班牙之旅的那股“暑气”的确还一直萦绕在身边,回想北京时间凌晨3点才开始的卡拉玛塔合唱节开幕式上,华南师范大学女声合唱团姑娘们重重的睡意一次次袭来,却又被现场的欢闹声一次次化解,亚欧大陆的时差似乎就这样神奇般地被倒过来了。

其实,影响还是有的。第二天踏上民谣组比赛的舞台,姑娘们还是难以隐藏倦意,以至于没有很完美的发挥,有音准上的问题(这几乎是中国所有业余合唱团的软肋),也有弱唱和声稳定性的问题,不过即便如此,当“卓鲁-西藏牧歌”唱响,旋即把整个卡拉玛塔舞蹈厅变成了一片圣洁之地,当中那两段近乎原生态的呐喊,震撼心灵:


一共有13支队伍参加民谣组比赛,以小虫的观感(和一点成见),除了咱华师团之外,印象最深刻的就要数来自波黑的“Srbadija”合唱团,男声浑厚,女声清劲,而且载歌载舞把所参演的5首曲子串成了一幕“情景剧”,再配上独有的民族乐器伴奏,的确让人赏心悦目。我们来欣赏一下其中最后的一段:


全部队伍演唱结束后,自己凭感觉认为华师团应该有前三,而波黑队很可能拿第一!可是,官方公布的民谣组金奖名单成绩如下:


简单说明一下,此类国际合唱比赛采用的是INTERKULTUR专属的Musica Mundi评分体系,每一个单项成绩、每一个评委打分以及最终每个团队的得分都按总分30分计算,在四舍五入之后,金、银、铜奖的分数段分别是21-30,11-20,1-10,至于有什么评分项、如何打分,迟点再说。


获得第一名出乎意料的是来自爱沙尼亚一所科技学校的女声合唱团,在比赛中她们跟在波黑队后面上场,由于有后者的对比,当时的感觉是她们的声音偏薄、偏弱,声场厚度跟咱们的女声也没法比,所以当时也没太认真听,不过现在把录像拿出来仔细听一遍,应该说唱得还是很棒的,特别是最后两首短歌,均为该国一位英年早逝的作曲家Raivo Dikson所创作,第一首很优美,第二首很欢快风趣,但和声音响很特别,都是耐听的曲子:


捷克的那支合唱团排名第三更出乎我的预料,实话说,当时他们唱第一首歌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他们排除出我心目中第一集团的行列了,因为他们的声音一直都没把我抓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最下方的“阅读原文”观看他们演唱的最后一首歌,看是不是我的聆听方式不对。


图:卡拉玛塔舞蹈厅

“如何在国际合唱比赛中获得民谣组别赛事的好名次”?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抛开文化艺术活动“重在参与、贵在交流”的崇高理想,仅仅从“纯技术”的角度给出个人的分析。大概有以下几点:

1、“合唱比赛第一定律”:合唱功底永远是第一位,没有好的合唱本领(当然,包括临场状态),其它一切免谈。

2、民谣组比赛除了总时长有限制之外,对曲目选择、合唱类型以及是否有伴奏等方面均没有限定,因此客观上存在一定的“不公平”性,比如不论是童声和混声、女声和男声、有伴奏和无伴奏,均可同台竞演,评委的听感和口味可能会成为影响分数的偶然因素。以本场比赛为例,波黑团持续十几分钟的强劲歌舞之后,爱沙尼亚女声的清新脱俗或许会给评委带来舒适的感受,下笔打分或许就会松动些;再如,华师团只演唱两首“大部头”作品便已满足时限的要求,而某些团则选择唱4、5首风格各异的短歌,作品处理难度上不可同日而语。

3、大部份合唱团的表演均伴随歌舞,其中波黑团的参赛作品更是极致,把5首曲子编成一部“合唱歌舞剧”,足见其准备功夫之深,但所有这些,在评委心目中也许都比不上爱沙尼亚女声静静地歌唱。这也许契合了合唱先辈们的言论:合唱归根到底还是听的艺术。

4、出场次序!永远不要忽视这个其实非常重要的客观因素,在有足够演唱水准的前提下,基本的规律就是越晚上场越有利,其次就是紧跟在越差的队伍之后上场越有利,关于这个道理也不必多说了,中国人都能理解,呵呵。此次卡拉玛塔的民谣组比赛由于参赛队伍较多,分为上、下两个半场举行,当地主办方把两支希腊的合唱团分别排在两个半场各自的最后一支队伍出现,希望能起到“压轴”的效果,只不过这里的“第一定律”依旧有效。

其实,上述第2~4点均非可控要素(评委口味、出场次序等),因此一支合唱团要想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只能够而且必须要做到最好的自己,“9分实力加上1分运气”,此外的一切都是浮云。


小虫合唱原创文章,转载或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