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拉鲁写的11首诗

拉鲁的诗2020-04-08 06:59:52

我的尾巴与夜鸟的歌声格格不入

风吹海,浪成雾,天空蓝色的心是一间密室
里面灌满白色泡沫的呢喃
灌满细雨,清风和浓雾

风停在我背上,阳光吻得灼热
永恒在蠕动
尘世竟然有衰老,心灵焰火非法

被掏空珍珠的贝壳也在蠕动,寂静展开双翼
我被切割,精心打磨,却成色不足
岸盲目而多刺

血液携沙流遍我的身体,爱是偶然
点燃海底的光也是偶然
飞翔的鱼追随那光束,隐没于生活的杀戮

我制造的悲剧在形成褶皱
徘徊不走的天鹅,因生命的悲伤而骄傲
为向你忏悔,我得去作恶

思绪不成样子,悲伤依然明亮
黑色担架抬起昨天的太阳
人在死去,滚烫的沙子在冷却

你前进太快我追赶不上
静默救赎我垂危的心
向着你的时间,向着生命的内部,坍塌

我藏好怯弱,我吞下恐惧
死火山不言不语
我害怕喷发,我渴望喷发

谁给我以温存,谁让熟睡的我翻转身子
我在暗淡的梦中等待,你姗姗而来
润泽的手指侵袭我

世界被熨平,奇迹割开我的图案,一马平川
爱抚也是偶然,轻盈落向我
河柔软,路坚硬

时间粗糙,放飞我,一天之内一千次
我们迈着冰凉的步伐上路
严寒没有去向,我也没有由来

灵魂敞开自己的帆迎接命运的风
坠落,眷恋海底,漂浮,滑向天空
梦靥的漩涡含混不清,染毒的标枪转得飞快
我的尾巴与夜鸟的歌声格格不入

冥河退让,泅渡困难,到处是一样的天空
生命克制着自己,声音在融化
虚空的深渊塞满理智,爱不足一吻


——拉鲁写于2017年2月





我想对自己温柔


大风吹,海水黑白相间

我不能在海底留连

否则醒来将溺水而亡

情话接着情话,像小城的街道织成了网

没把我引向一个梦,而是一些困惑

拖延的每一分钟都充满变数

我想去修正那些面孔和转折

星光逼近,我来到尾声

启程之地,回忆托起最精细的线条

晾干,撕下片片微笑,逗留在半空中

我想对自己温柔,却被身体困住

有人在吗?

在不远处注视着这一切

这一生

那件事

阳光照耀不到之处

黑夜驱赶不走的黑

大道笔直,我走过去

却时常踏入陷阱,思路曲折崎岖

这夜

童年时每个傍晚都会发生的事

又发生了一次,易碎的,都碎了

提灯笼的人领我走进庭院

大风滚滚未加驯服

动摇的天散成点点星火,化作情话

接着是一片冗长的死寂

风的家,安顿之所纤尘散落

我坐在墙角,蓬头垢面

骨瘦如柴,身影让夜色灰白

阳光转道月亮,心事藏在意识外

训诫和警示都够不着

滚滚大风也吹不走

身影比夜色浓重

一只猫躲在里面,绿色的眼睛

闪亮,一千声耳语织成黑色的天幕

精神融化在静默里

我成了自由的奴隶 


——拉鲁写于2017年3月





离家出走的小鸟每晚归巢


天边垂着云沉甸甸

他的心也跟着无限下坠

旅人在他的想象中游历

往咖啡里加点盐

想象就在游历中被戳穿

他期待的只是美景

收获的印象却复杂得多

暗夜的森林

寂静颤动如鼓点急切

蚊子飞舞的轨迹难寻

母鹿吃下树叶,小鹿蹭坏树皮

父亲带来基督,孩子赶走土著

怀表走停,是时候了

提命在手的投机主义者

用暴力装点单调的生活

他经历了骇人的游历

但心灵完好如初

却因为看见海上寂寥的月亮

走失了前行的方向

一本正经的小天使在灌木丛伺机而动

当爱意变得痴狂

破败的帆船启航在岛屿间穿梭

回到老地方

岸和往事都无从变迁

离家出走的小鸟每晚归巢

姑娘说,别来无恙

他又成了一团行走的欲火

因无形的力量遍体鳞伤

睡着的天使,嘴角挂着微笑


写诗或是面对你

都意味着自由


——拉鲁写于2017年3月





你是树,那我也是


谁在用一生的悲伤建爱的云梯靠近上帝?

 

落叶覆盖着大地

一场雨

落叶与大地结合

树干沾着沙粒

无花果唱甜蜜牧歌

你心跳藏在树皮下

有条状的诱惑

我的地平线起伏

 

谁能从这流转的旷野收获金色的麦子?

 

远古的记忆链条窸窣作响

守护加入世界的愿望

冲动,和伸向更高处的欲望

你的树枝在风中呻吟

用两颗无花果

搅动激情调色板

灵魂裸奔,留下脚印叫风沙抹平

 

谁能从摇篮经过那片沙漠顺利进入坟墓?

 

天地之间的过渡者玩弄时间的把戏

潮起,潮落和希望

寂静力量枯竭

时间之外有生命的精华

我变了颜色改了棱廓

由着性子

跨过河,亲吻你

一个冷战

我成了一座桥


——拉鲁写于2017年3月





路人让我守规矩,马听不懂


我与三棵椰树一道立在海边

它们等待月亮,我不等谁

马踢沙而来,骑马回城

走向你的时候,我不想你

前程不经意,行踪可疑

路人让我守规矩,马听不懂


你是那个念头

闪现在头脑边缘

没成形就消散

我摘下眼镜,擦了擦

依然模糊不清

马横冲直撞,人心意飘零

一腔热情倏忽抽离

月亮大概不会来了


黎明悄悄来,像你

拥抱轻柔,叫我扑空

拨开层层云

我看到西边升起一轮太阳

一个苍白的谜

信仰裹着浓雾,执着像个笑话

我只想捉住那个念头

不想解释行迹



——拉鲁写于2017年3月





浪漫主义的废墟


尘土枯枝一场雨一张潮有毒的前景在扩散

野葡萄介意被咬第二口一个人死了一个人在爱

阳光路短到达冰川停下来不及发热

不是空间是时间把我们隔开往梦洞里掉

刚碰着洞底白山纵火者抗拒人给的冲动

重影失重的发丝源泉与动力的代价流溢性感

海水侵蚀木头和燃烧的帆指向欲望的罗盘

每一个和任何一个黑色的边缘惹火浆和舵

你在许多网中织网那只蚊子没喝饱就离开了我

点燃海底的火焰来自仇恨相互确保摧毁灵魂的倒影

打碎规矩冲出生命的轨道找回一代代失落的芦笛

吐露真心的发言冲淡本质的原则强调品尝禁果的嗜好

韵脚色彩意味玩笑一群知了藏在脑后思绪拥堵前额

海沟遮挡视线危险人物害怕自己饮用过时的迷药

脚本费解抽象拉开距离青天白日之下扼杀艺术

你超越思想做一名旁观者白色精灵停留在第六章

原型改头换面眨眼迷糊眨眼醒热爱假象四面碰壁

愤怒带着雾气咀嚼着软糯是艺术的烟火

你演着完美重点是烟重点是火路人在风中赶路

一颗又一颗沉默的炸弹粉碎时间的灰烬吹旺炭火

你奋力争自由又成激情的牢笼赤脚者胜券在握

激情投入漫无目的的闲逛白色幽灵挣脱了锁链

黑夜特有的翅膀飞进我的嘴闪电插进大海荡漾着回声

我们与世隔绝在浪漫主义的废墟之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宇宙远景的肖像自认无根等待着语言的灾难

生活与梦境糅合心跳盖过窗帘后的耳语

眨眼你在我眼前笑眼被我亲吻

割裂你的孤独一边说话一边使劲把门关上


——拉鲁写于2017年6月




不速之客 


本能对抗茉莉花酸

土地荒芜要牺牲

寰宇荡漾,天地精神

不速之客来自致命的岩洞

镜中见我,不说好话,不做坏事

推门而至又扬长而去

我说你看,我为你准备了自己

 

沼泽高举白旗

我在走向别人的路上跌落悬崖

飓风卷起我,一口皮外伤

我弄坏不速之客,塔斜

挖出深埋的罐子,闭眼

身体是一座奴隶庄园

内部绝对黑暗,搜寻

那道结实的目光

见证我的灵魂曲线出逃

 

涛声在海上架起吊桥作出路

我从桥上回来,泪流满面

命运之神出售应急的爱情药水

喝下去,尝遍所有的苦

嚼着玫瑰花瓣炭火不灭

别来,我害怕你的坚决

偷食栀子花香燃烧殆尽

别走,我同情你的孤独


 —— 拉鲁写于2017年8月




临界在上 临界在下


夜雨过后

天格外蓝

大地伤痕累累

海湾沙滩

一艘小船

风帆锈迹斑斑

血色短裙

脸半明半暗

眼神一闪不闪

遮颜求心安

赤脚走迟缓

饮风尘贪婪

罂粟花红了

孤云在天边

大海洗去污垢

大海抹平创伤

重量,呼吸

暖烘烘一口气

鱼摆摆尾,曲线游走

我离开,我回来

我找准位置,摆脱自身

切断,送葬,空茫茫

咬紧牙关,沉默万无一失

临界在上

临界在下

天地之间越来越狭窄

或者被夹碎

或者坠落漂浮

你是石头,垒成桥

断在水中央


——拉鲁写于2017年9月






慢火烹煮一个警觉的梦


古井预兆乐器驱逐风暴

彗星经过

女人献出隐藏的石头

抛锚在浪尖

言谈松散

掌心的纹路,和杯底的咖啡残渣

都写着你的名字

地球一半明亮,一半阴暗

落日无依无靠,满月丢失重心

所以熄灭那支炭火般的玫瑰吧

高高举起我像个伞兵

你是一头巨大的海洋哺乳动物

皮肤泛着茶渍和烟草的棕色

低喃着对上暗号,解开密码

铺下一块基石在我灵魂黑暗的后巷

我需要翻越呼吸中的每道藩篱

然后用指节三次扣响记忆之门

三声哀求,门吞没人

胡茬硬挺,快乐阴沉

慢火烹煮一个警觉的梦

梦里有人叫我

用的却不是我的名字

离群的山羊铃铛响

你独自狩猎的平原

月球风声,冰渣清脆

沙漏流沙完毕

时间正改向


——拉鲁写于2017年10月





切肤之痛



我还坐在,他早已离去的岸

山坡白云低飞

湖面舟随水荡

几眼光景,温暖得像黄色水果硬糖


地平线涨得厉害

天际线到此为止

我生活在内心的花园

走向深海的每一步,踏实


乖巧换自由

他的动作不由分说,切肤之痛

蘸酒精的棉花从嘴唇到面颊、鼻子、额头

海风不知疲倦


恭维与诋毁并无二致

他要我放下态度共赴空欢喜

一个点,一个面

我目中无人,从不温顺地走进什么良宵


触摸我,践踏我,错过我,失去我

手术台狭窄,人无助

像是在切割,像是在缝合

盐粒般的刺痛,被麻醉冲淡

缥缈,深入


无影灯光刺眼

沙漠热风泛黄,干燥

动作还在继续,重复,没完没了

我跟上一个队伍

跑过一汪水,钻进一群人

夜,一边在创造,一边在毁灭


——拉鲁写于2017年11月






离开我!离开我!


风中怯怯颤抖

荒郊野外一支蜡烛

最后一阵风会吹灭它

我看着他们推倒

我跟着他们推倒

那桥通向外界

最后一站路,后独行

回大地

去世界无需桥梁

保持距离,保持联系

保持高妙的超脱

承受伪装,承受温柔

承受傲慢如命运的帆

宿醉惊起坐

梦留在梦里,贫瘠

我们拥抱,然后互相抽几个耳光

粉碎时间和空间的局限

路,故事,时光褶皱泡开来

混沌闭合,缄默泅渡

一副人世美景

轮廓和元素,风景都看遍

栽着跟头一路高歌

我看着他们推倒

我跟着他们推倒

最后一站路,后独行

回大地

一走了之吗?

一走了之吧


——拉鲁写于201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