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田园牧歌

小开有间小酒馆2020-07-31 14:37:23


我从山里长大,儿时记忆里都是睁开眼睛窗外的山坡阳光挂在哪棵树上便知道了大致几点,耳边响起的都是前山半山腰上牛儿羊儿驴儿的脖颈上挂着的铃铛撞起的清脆的声响,几声吆喝和大人们毫无顾忌的聊天混搅在一起,让儿时的记忆饱满又鲜活,还能回忆起那时的感觉,恨透了这一系列的声响,怪他们惊扰了我的美梦,而如今却开始想念这声响,这是我对田园最深刻的眷恋。

我们努力的让自己逃离那贫穷的山村,卯足了劲儿在城市里有了自己的小窝,过上了让老家人艳羡的生活,可我最不能忘的还是那山间鸟儿的啾啾叫嚷,邻居婶婶家飘过来的炊烟夹杂着做饭的鲜香,驴儿泰然自若的神情和花花草草无声无息的努力与陪伴,我走出了那里却又努力的想回到那里,在城市的半空中奏响自己的田园牧歌。

家里养了几盆绿植,起初是为了清除房间里家具墙面散发出来所谓的有毒物质,总觉得养几株植物让这个家会有些生机,偶尔点缀却也显得特别灵动和俏皮。

有段时间因为自己比较孤单,每天起床后会去打理它们的叶子,浇浇水看着它们努力的生长,我会像和朋友聊天一样和它们说说话,以排解我内心的凄凉与孤寂。久而久之,我开始买来更多的植物来点缀这个温馨的小家。绿萝会繁衍的很快,非常任性的四处生长,小艺送给我的一盆多肉让我分了一盆又一盆,虽然没有那么乖巧整齐的生长,但是的确也凉凉的发着嫩芽,饱满如我一样的在阳光下可爱的想要流出浆汁,我开始喜欢这些无声的生命力,它们像朋友一样陪着我,而我也开始用心的去爱它们,我想起了老家的种种灌入眼里的绿色,让我如在家乡,满是回忆,找回自己同时也让这嵌入半空的楼层可爱了太多。

头一天晚上我和李老板说我要种点菜,李老板慷慨的愿意把自己的户外平台填满土给我种个小菜园,还在认真的想着菜的种子还有我喜欢吃的那些莫名奇妙的野果子,我打断了他的想法,决定用泡沫箱先种几种尝试一下。

第二天一早他把我叫起来我们去河里挖了河泥,去旁边的野地里挖了土,两个人在各种小桜子的围追堵截下终于圆了这个小愿望,沉甸甸的臭臭的找到了那些小菜的土壤。

我很感念李老板的好脾气,一心陪我去做我喜欢的小事情,我兴致盎然的欢呼雀跃,他像个捧哏的一样在周边迎合着我的心情,让我有了更多秀恩爱的筹码,我享受这种状态,也喜欢清晨河水边的味道,腥臭中带着新鲜的清凉。


晒河泥,挖花土,筛石子,买种子,一切在他的努力下一气呵成,一层石子,一层河泥,一层挖来的土和着花土在我们准备好的泡沫箱中有层次的铺开,我种上了我喜欢的菜籽,等着它努力的发芽,挣脱出它该有的样子。


我想有间花房,再有间书房,我想在我的背景墙上挂满李老板买给我的晒好的干花,用这些花的枝叶帮他唤醒他似乎忘记装在脑子里的记忆。

吃完饭我们回去路边的野山坡上去采那些看似好像能种的种子,李老板钻进花丛里去给我找熟了的花籽,问我喜欢哪一种,然后很阔气的去摘点种子和我一起拿回家,好像这个山坡都是他的,陪我嬉笑怒骂,满足我这些看似微小实则非常重要的小愿望,配合着我矫情的情怀,让我越来越产生依赖。


是的,我就是在秀恩爱。

天渐凉,风终于不再黏腻,我拿着采好的一束花籽,在乌突突的城市月夜里兴奋烂漫的回家,在这样一个城市中,多少人在追求着杯盘碰撞中的觥筹交错,多少人在纸醉金迷中享受着繁华都市的鲜浓烈焰的城市味道,我和李老板在宽阔的马路边吹着风,幻想着小酒馆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刻就那样自然的出现了,那是我梦想聚集的地方,会有一面书墻,会有一面酒柜,会有无数个故事,更会有那荡漾指间的文字和我的青春,花香围绕,在这喧嚣的都市里,安一个没有声音的角落,让花儿绽放,让累了的人静静憩息片刻,让我的梦想悄悄地绽放起来,继续听晨间花儿绽放,羊儿牛儿脖颈上的铃儿响叮当,让回忆里的七八岁重现在这喧闹的城市间,奏响我心中的田园牧歌。


只要心中有海,不管哪里都是马尔代夫

只要心中有梦想,不管哪里都会有梦想成真的可能。

我喜欢写文字,于是我有了这个小小的公众号,我喜欢做吃的,所以我渐渐的可以拥有自己的小酒馆,我喜欢养花种菜,我终究会拥有我的小花园,去看那种子贲张的冲出土壤,给我更多面对人生的勇气。终究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我还能保留那一丝柔情来驾驭我这颗热气腾腾又充满张力的心,希望你时常会有这些偶然的愿望,拿着爱咋咋地的勇气去实现那些别人看似不可能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