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后腾格尔再唱《天堂》,你怎么哭了呢?

深夜东八区2020-05-21 07:29:21


他一开口,

仿佛是一只快乐的雄鹰,

历经坎坷,终于回到了他的草原,

唱出了一种淡然的人生态度。


腾格尔版《隐形的翅膀》


最近一期歌手,腾格尔再现了那首久违的经典之作《天堂》。


曾经《天堂》被恶搞太多,今再听此曲:昔日的草原、牧歌、长笛、牛羊、马头琴……绵延无尽的乡愁。


这份深深扎根于故土的爱意,唱哭了多少游子的心。


初听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结石姐,这位英国歌手,彻底被他的“天堂”震撼到了。



腾格尔,这个年60岁的老艺术家,被人遗忘太久。


他生长于西北大草原,那片“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土地养育了他。他曾快乐地骑着骏马,赶着羊群……


家中兄妹5人,靠着点煤油灯过日子。腾格尔也是被上帝偏袒的那个人,生来一副好音嗓,在家庭的熏陶下能歌善舞。



在腾格尔14岁那年,上帝给他开了个玩笑。


那时尚年幼无知,贪玩“游戏”,犯下禁忌,遭老师痛斥。吓得他险些自杀。自此,他再也无心学习。



人生有很长的路要走,最关键的却只有那么几步。


腾格尔在他15岁时迎来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俊朗的外表让他有机会进入内蒙古艺术学校学舞蹈。


他曾坦言道:“那时候的我几乎什么都不会,唱歌也不行,演奏也不擅长,只是外在条件不错,所以就报考了舞蹈班”。



唯有过尽千帆,方能遇见真实的自己。


在学习舞蹈的两个月后,他发现舞蹈并非所爱,于是向学校“求救”改学乐器,谁知竟如愿以偿改学了三弦。金子总会发光,艺校第三年,开始自己作曲,已是小有名气。


毕业后,他留校当老师,教三弦兼学生乐队指挥。



看过更大的世界后,就再也不甘心留在原地。


腾格尔离开家乡,来到北京。有幸进入中国音乐学院进修指挥,这次进修极大开阔了他的眼界,他意识到才华撑不起野心时,唯有不断学习。


然而,那时的他身无分文,迫于无奈,为了能拿到72元的营养费,一次又一跑去献血。经过不懈的努力,他考入了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



毕业后进入中央民族歌舞团,担任三弦演奏员,由于长期无所事事,生活陷入窘迫。


恰逢东方歌舞团举办了“孔雀杯”青年歌手大赛,他带着自己的原创歌曲《蒙古人》,闯进前十,成为他事业的起点。


而后又凭《我热恋的故乡》一举成名。相继推出《父亲与我》、《母亲的河》等脍炙人口歌曲。



内敛踏实的腾格尔,没有因一时的成就而停下前进的脚步。


1992年,他克服重重困难,带着对邓丽君的崇拜,怀着交流音乐的愿望,独自一人,背着吉他去了台湾,成为在台湾举办演唱会的大陆第一人。一时,台湾掀起了“腾格尔热”,刮起了最强劲的西北风。



人生最美好事情,莫过于与一群志趣相投的人走在一起,追逐在梦想的路上。


腾格尔与一群来自蒙古草原的音乐爱好者,组建了“苍狼乐队”。《黑骏马》、《江水啊,流啊流》等歌曲斩获了各种奖项。粗犷、苍凉,带着草原风味的歌声,诉说着一个个草原民族的故事。



不仅如此,腾格尔还跨界影视圈。1995年主演《黑骏马》,演绎了蒙古族青年白音宝力格的成长历程,讲述了他和索米娅的爱情悲剧。他凭借该片获得了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音乐艺术成就奖。


也许一个人要走很长的路,经历过生命中无数突如其来的繁华和苍凉才会变的成熟。


在成立乐队不久,流行音乐的口味突然转了向港台音乐,固守于自我音乐风格的腾格尔陷入事业低谷。


这样的沉寂让腾格尔不堪忍受,又有了第二次轻生的念头。


他说:“一时间,我什么也没了。演出没有了,名气也没有了。我一向很爱面子,又特别喜欢吃,天天跟朋友们泡在一起花天酒地,经济方面只出无进。突然一天发现自己的存折上已经只剩下3万块钱,无法再让自己继续奢侈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死了算了。”



年少无知,不懂得如何去爱,易动情却难守情。


腾格尔感情并不是很顺利。他与第一任妻子演员哈斯高娃相识于一场晚会,互生好感,相爱一年后,低调成婚。


奈何,生活的琐事,相互的不理解,还是消磨了两人之间的感情,8年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哈斯高娃,至今未再婚。



腾格尔在遭受了婚姻的挫败后,全心投入音乐事业,无心感情。


时隔两年,遇到了现任妻子洪格尔·珠拉,两人一见倾心,虽是相差18岁,却是十分投缘。


在6年的爱情长跑后,这对恋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腾格尔曾说过这样一段话:“能得到珠拉,是命运对我这许多年努力工作的奖赏。要不然,一个小我18岁的美女怎么会爱上我?”



44岁得到人生最美的一份礼物,他的第一个孩子呱呱坠地。


早在10年前就取好了“嘎吉尔”这个名字,腾格尔意为“蓝天”,嘎吉尔意为“大地”。为此,他还专门为女儿写了一首《嘎吉尔》。


天有不测风云,年仅3岁的女儿不幸患先天性疾病,下半身瘫痪。为此,腾格尔放下一切,专心陪女儿治疗。奈何上天执意要把这份礼物夺回,3年后,女儿还是离开了人世。



女儿的离开,让腾格尔十分消沉。他退隐歌坛,喝了很多酒,在草原上呼喊女儿的名字。


每当说起女儿的时候,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都会忍不住红了眼眶。在一次采访中他说道:“女儿去世是这一生中永远的痛,有时候孩子和他妈妈不在,会偷偷拿出的女儿的照片来看。”


在遭受命运的沉重一击之后,上天有赐给了腾格尔一个儿子,经历中年丧女之痛,让他对儿子分外疼爱。



亲情和故乡是他生命永恒的主题。


在他功成名就时,始终不忘建设家乡。1993年,出资为鄂托克旗额尔和图兴建佛塔。2003年,又拿出20万元开设了“蒙古人杯”智力大奖赛。


为了纪念母亲,每年都要回家种树,他把这片树林命名为“腾格尔林”,他说“有生之年要把腾格尔林种满”。



如今的腾格尔,尽管离开家乡,居住在北京,却依然保持着蒙古人的生活习惯。


经常邀三五好友,游山玩水,享受生活。



2013年,他携新作《桃花源》和观众见面,扮演的是一个十足的“萌叔”,活脱脱一个“叛逆”的老艺术家。


你还能认出,他是那个曾经唱《天堂》的腾格尔吗?




一大波“萌叔”表情包,刷爆朋友圈,腾格尔真是越活越可爱。



愿我们也能在经历人生百态之后,依然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如“天堂”的最后一句唱得那样:“顺其自然,一切如故”。


文/带你去看好风光(leixian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