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检验婚姻和爱情最直接的标准 ——重温《父母爱情》,你的女人有没有底气说“我敢跟世界上任何女人比”

牧歌声声2021-04-29 15:28:38

这才是检验婚姻和爱情最直接的标准

——重温《父母爱情》,你的女人有没有底气说“我敢跟世界上任何女人比”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我侬词》


 
 

01

看到有电视台在播《父母爱情》,下班闲来无事,便忍不住重温了一遍。

早已熟悉的情节,有些甚至看着上句就知道下句是什么,但看的时候仍然大为动情。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感动泪目。

男主人公江德福,离异,无子。农民出身,海军高级炮兵学校学员,文化程度,用剧中的话形容就是“文盲大老粗”,连“隊伍”的“隊”都写不对。

女主人公安杰,未婚。漂亮,气质佳。资本家出身,毕业于教会学校。

这样两个“不相配”的人就偶然地认识了,然后相亲。毫无意外,安杰没看上江德福。

然后,在江德福的努力下,在天意的偶然事件中,安杰被他的人品打动,也发现了他身上隐藏的智慧和幽默,两个人决定在一起。

在一个讲究出身的年代,解放军娶“资本家”那是要冒很大政治风险的。但江德福不为所动,坚持就算被扒了军装也要和安杰结婚,而安杰也经受住了人性的考验,决定即便男主脱了军装也跟他结婚。


安杰:“这咖啡好香啊,这么好喝的咖啡你怎么不喝啊?”

德福:“我不喝,全省着给你喝。嗳,你幸福吗?”

安杰点头

德福:“好,你幸福就好,我就放心了。

德福;“你们学校应该让你当校长,你水平那么高”

安杰:“就那破校长,请我当我还不想当。”

德福_“那你想当什么呀?”

安杰:“我想当你老婆,当你老婆我就知足了。”

德福:“嗯,这话我愿意听,听起来舒服”

安杰:“舒服吧”

德福:“舒服”

安杰:“不生气了吧”

德福:“不生气了”

两人在海边散步

德福:“哎呀,真想拉你的手啊”

安杰:“想拉你就拉呗”

德福:“说实话,我还真没这个胆,  安杰,你一点都不老”

安杰:“谢谢你的夸奖,我不显老那也是你的功劳”

德福:“怎么是我的功劳了?”

安杰:“你明知故问呀,是你让我衣食无忧 精神愉悦过着幸福的生活,行了吧,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幸福也对不起你啊。

02

两人结婚,巨大的背景差异闹了很多别扭和笑话,但江德福一直非常宠爱安杰,即便后来提拔升官,他对安杰的感情也始终如一。

而安杰也越来越深爱丈夫,她依然嫌弃他的“大老粗”,但即便是她的娘家人,她也不喜欢他们说自己丈夫的一点不好。

正如江德福面对别人对安杰的非议时,也同样深表不满。虽然他自己也经常抱怨安杰,但别人说安杰一点不好他都不买账,即便是他的好战友老丁,每次老丁说安杰是“操蛋老婆”时,江德福总会瞪起小眼睛表示不满。

他们像所有的夫妻一样,柴米油盐,生儿育女。

即便安杰已经成了好几个孩子的妈,江德福对她的宠和爱都从未减少。在大男子主义盛行的岛上,江德福一直对安杰呵护有加。

安杰一撅起小嘴,江德福都会凑上去问“你又怎么了?”一个“又”字多少反映了一丁点的不解不耐烦,但还是难掩他一脸的担心;孩子们顶撞安杰,受训的一定是孩子。

即便自己的仕途因为安杰的出身受到影响,江德福也没有一点怨言,甚至想尽办法瞒着不让安杰知道。

安杰也处处为江德福考虑,怕影响他,安杰瞒着姐姐姐夫就在江德福辖区的事情。而江德福知道后,主动关照安杰被打为“右派”的姐夫一家,后来更是为安杰的外甥侄子侄女安排当兵……

他们彼此深爱着,想对方所想,急对方所急。


德福:“这辈子啊,有我喜欢你就不错了。”

安杰:“你只是喜欢我吗?”

德福:“那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安杰:“你说呢”

德福:“松手,你松手我就说”

安杰:“我不,你说了我就松手”

德福:“哎呀,你不就是想让我说我爱你吗,你怎么这么喜欢听这句话啊,结婚的时候逼我说,大半辈子都过去了,你还逼我说,有完没完啊”

安杰:“你这人真没劲”


安杰对女儿亚菲说:“你妈我这辈子可以跟世界上任何女人比。我嫁给你爸,我很满足,我很幸福。

03

到了年老的时候,他们经常斗嘴,但眼睛里依然满是爱意。

安杰生病住院,江德福守在医院,任凭孩子们如何劝说都不肯休息,一直寸步不离守在安杰,直到身上一股馊味还是不肯走。


晚年的夫妻俩像是两个人互换了身份。江德福一身真丝睡衣,院子里打着太极拳,俨然出身有钱人家;倒是安杰,一身碎花衣服,拎着篮子出入菜市场。

就像结尾那集,他们女儿女婿的对话讲的:


王海洋:按道理说吧,像这样天上地上,反差巨大的夫妻,应该是过不好,肯定不幸福吧,可是人家老两口,过得比谁都好,过得比谁都幸福,他们两个,这过了一辈子,磨合了一辈子,都在努力地向对方去走进,去靠拢对方,可就在即将要胜利会师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来了一擦肩而过,继续向前走下去了,这样一来呀,你妈就走向了你爸来的那条乡村土路,走向了淳朴的农村,你看看老太太现在多朴实根本就看不出以前的那个资本家娇小姐的样子,可你再看你爸呢,现在是,穿睡衣,戴礼帽,还喝大红袍,

江亚菲:那你说他们俩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呢?

王海洋:这就叫做润物细无声他们两个人都在努力地去改造对方,又都在努力地抵抗对方的改造,结果是什么呀?他们矫枉过正了,他们角色互换了。

 

我想,这大概也算得上最美的爱情最好的婚姻了吧。

两个人携手一生,用温润的爱呵护也滋润着对方。

在彼此的心里,都有着对方不可替代的位置。

在彼此的身上,也有着对方显而易见的影子。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正如那首《我侬词》。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04

安杰:“我又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不是明媒正娶的大老婆,我怕以后不能跟你葬在一块。”

德福笑:“老伴儿,谢谢你,我们呀,来世还做夫妻,我跟你呀,还没做够呢”

安杰:“行了,咱两在地底下接着做”

亚宁:“妈,您真幸福。”

安杰:“是,我很幸福。”

亚宁:“当初你嫁给爸爸的时候,想到过这种幸福吗?”

安杰:“说实话,没想过。”

亚菲:“那你为什么嫁给爸爸啊?”

安杰:“那会儿心里也挺不踏实的,总觉得,嫁给你爸这样一个人,有点,有点委屈自己,不大甘心。“

亚宁:”妈,你还真的不甘心啊?“

安杰:”我可没有不甘心,但是,觉得有点委屈,不过不是替我委屈,是替你爸委屈,哎,要不是我拖累他,以你爸的为人,能力,早就升上去了,不是现在这个职位。哎呀,可是你们的爸爸,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从没跟我提过这事,他越是不提吧,我这心里越是觉得愧疚。”

看完最后一集,我不禁觉得,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在白发苍苍的时候,彼此都愿意发自内心地对对方说:“我们呀,来世还做夫妻,我跟你呀,还没做够呢!”

世界上恩爱夫妻很多,彼此都有着自己的相处相守之道。但剧中江德福与安杰的贯穿一生的爱情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典范。

他们彼此都有缺点,彼此也都有嫌弃对方的地方。他们也斗嘴,也吵架,也冷战,甚至离家出走。但最后,因为爱,因为在乎,他们还是原谅彼此。

好的爱情和婚姻不是说永远不出问题,而是无论出现多大问题,你都不会忘记,他/她是你最重要的爱人;你们可以吵,但绝不会吵散。

好的爱情和婚姻就是:选择了,便不去计较,不去计算谁高谁低,谁付出多谁付出少;相爱了,便不再犹疑,无论前方坎坷还是坦途都携手同行。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就是;经过人情冷暖的洗刷、尘世诱惑的纷扰,彼此依然相看欢喜;经过柴米油盐的浸润、琐碎啰嗦的消磨,彼此仍然不悔此生的选择。


ps.

上班不到一周,宝贝已经能独立站起来挪步走。对比一下,宝贝真是一日千里,自己则是原地踏步,惭愧啊~~

有耐心忍耐无法改变的事,有勇气改变

可以改变的事,有智慧区分以上二者。


我是牧歌,每段文字都是真情的陪伴


点击上方“牧歌声声”,

或长按下方指纹可以订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