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诗学》第二课 导论、圣乐分类

风的声音走进管风琴的世界2020-07-30 16:23:24


圣诗导论、圣乐分类
《圣诗学》第二课


林哲阳原著 郭临恩改编


一、导论


宗教音乐是欧洲音乐艺术的源头。宗教音乐又称圣乐,是信徒借着音乐抒发对上帝的敬崇、赞美和祈求的一种谦恭的表现,一方面也传达上帝给人们的启示。

米利暗击鼓跳舞

基督教的宗教音乐源于旧约,按旧约以色列人的宗教与音乐关系密切,创世纪4:21记载犹八是弹琴、吹笛的人的祖师,出埃及15章摩西在红海岸边高唱胜利与得救的诗歌,米利暗击鼓跳舞唱诗颂赞耶和华。到了大卫王,他深切体会到敬拜神不单只在乎华美的殿,而是需要完善的敬拜体制,于是尽心安排利未人的职位与服事制度,又成立乐团、设立专职歌唱者即诗班及建立各项事奉规章等,这些音乐祭司都需事先经过严格训练的(历代志上15:22)。其子所罗门王在圣殿建立之后,更将音乐列为圣殿事奉的职事,供职于神面前与祭司的事奉相称,奠定音乐在宗教事奉的地位(历代志下5:11-14)。后来的约沙法王甚至让诗班穿上圣洁的袍子,走在军队前赞美耶和华(历代志下20:21)。而诗篇不但是以色列人的赞美诗集,更是基督教圣诗的灵感泉源,它以不同的音调(如:远方无声鸽,百合花等),诗篇还教导我们如何敬拜、如何赞美,要我们「欢呼歌唱!大声欢呼!」

当时的乐器有锣、钹、羊角、竖琴、弦琴等。诗篇149及150篇更是教导信徒要透过诗歌及乐器来颂赞耶和华,藉由音乐的敬拜与上帝相交并抒发信仰理念。这些旧约时期的音乐,包括了有工作歌、祈祷歌、飨宴歌、赞美歌、感恩诗歌、荣耀颂、雅歌及哀歌等,另有乐器的演奏和舞蹈的配合。到了新约时期,主耶稣在最后晚餐之后,与学生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 ( 马太福音 26:30)。保罗在以弗所书 5:19教导门徒说:「要口唱心和的赞美主」。由此可见,圣诗与早期教会信徒的生活及宗教经验的密切关系。后来,宗教音乐随着教会势力的扩张迅速传播,也渐趋多样化,圣歌不断注入新血,特别是走过一千年艰难又漫长的中世纪,到了十五、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随着工商业的发展,人们挣脱教会的枷锁,无论是宗教或世俗的音乐、艺术文化、社会动态都充满了生命力。

文艺复兴之前的音乐,依音乐的类型可以分为宗教音乐与世俗音乐,其实大部分世俗音乐的内容还是与宗教息息相关,只是当时所谓的世俗音乐是不在教堂里演出,而且音乐的作者大部分是一些没落的贵族,后人称之为游吟诗人。

宗教音乐则泛指葛丽果圣歌(Gregory chant),罗马教廷从公元6世纪开始使用,天主教教宗葛丽果一世(Pope Gregory I or Gregory the Great ,AD 540 – 604))重新整理了当时流传于教会及民间的宗教歌曲,为了强化他的宗教独特性质,教宗葛丽果自己给这一部圣乐作品命名为「葛丽果圣歌」。不但如此,他还将它远传至欧陆各国,后来随着教会势力的扩展,葛利果圣歌逐渐定型成为西欧最为盛行的宗教仪式和圣歌。这些仪式,可以分为两大类:日课(Office)和弥撒(Mass)。这种礼仪歌曲能将经文与音乐巧妙结合,虽然只是单声音乐,然而曲调流畅,节奏舒缓,有如心灵最自然的呼唤,更妙的是能与听众产生共鸣。

葛丽果圣歌的特色包括了1、与现在的圣诗节奏概念完全不同,它是没有固定节拍;2、在调性的使用上总共有八种教会调示;3、演唱的成员一定是由教会里受过训练的教士们组成的唱诗班来唱;4、使用的语言ㄧ定用拉丁文;5、歌词内容一定是圣经的祈祷文或诗篇作为歌词;6、一定是用有旋律的歌唱的方式来表达。

葛丽果圣歌经过发展之后,因为收集到圣诗的地域关系又分成东方圣歌,例如:亚美尼亚圣歌,拜占庭圣歌等,和西方圣歌,例如:安布罗西圣歌,葛丽果圣歌等。公元9世纪以后,教士们主动在原有圣歌的旋律上方加上一个五度平行的旋律,这举动造就了音乐史上最初的复调音乐。总而言之,这类的音乐的目的都是为了教会仪式,必须依照教会的年历在不同的仪式中配合诗歌的歌词内容来使用并演出。后来就发展成弥撒曲、安魂曲,如:海登 (Haydn)的创世纪、莫扎特(Mozart)的加冕弥撒等。

请点击链接欣赏:

维也纳童声合唱 加冕弥撒

到了文艺复兴时期(1400-1600年)的音乐,整个音乐的重心都偏向复音音乐的发展,对位曲式、卡农曲式、对答曲式、轮回曲式等乐曲都是在这个时期奠定基础的,然后才有更进一步的开花结果,一直到16世纪到达整个复音音乐的颠峰时期。教会音乐持续的蓬勃发展,直到18世纪的启蒙时期,音乐开始向世俗化发展。但不论世俗音乐能怎么样的兴盛,整个音乐的发展仍然是以教会音乐为中心。

十六世纪中叶,复调音乐创作理念的交织度日益复杂,旋律方面也融合了不少世俗音乐的素材。马丁路德开始新教改革以后,改教运动既如星火燎原,基督教世界的分裂看似无法避免,加上回教土耳其人势力日渐坐大,威胁整个欧洲,罗马教廷于是在奥地利的特伦托召开了特伦托会议(Council of Trent,1545-1568)。这个会议主要的目的是针对更正教的改教运动而召开,因此举凡更正教质疑天主教教义及信仰生活的内容,特伦托会议都一一作答。在会议中,教廷强烈捍卫只用拉丁文歌词的信念,并坚决反对音乐上的革新,为了要有听觉上较单纯的教会音乐,他们甚至决议宗教仪式上有任何世俗倾向的音乐和复调音乐都要全部去除,只保留最正宗的圣歌。

特伦托会议Council of Trent

就在这最重要的时刻,意大利宗教音乐作曲家帕勒斯替那( Giovanni  Palestrina, 1524-1594)适时的出现,并挽救了欧洲的复调音乐。当时教皇委托他创作一首复调弥撒,规定帕勒斯提纳在创作曲中不可以搀杂任何世俗的杂念,用简单的音乐衬托圣经的经文,把歌词清楚的表达出来。帕勒斯提纳完成了《教皇马尔塞鲁斯弥撒》献给教宗。当然这是一首几近完美的弥撒曲,表达了在宁静中超脱出一切世俗的纷扰的意念,其中歌词的部分也能清楚的被表达出来,丝毫没有被旋律盖过的问题。就因为这一首高贵的作品,教廷终于同意让复电音乐存在于宗教仪式音乐中,并准许复调音乐能够发扬光大。自此帕勒斯提纳成为宗教改革之后天主教音乐的代表人物,帕勒斯提纳将复音音乐发展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并结束这时代。


请点击链接欣赏:

【合唱欣赏】帕勒斯特里那《教皇玛切尔弥撒曲》


文艺复兴时期宗教音乐的三大声乐曲是:弥撒曲、经文歌和牧歌。经文歌最大特征就是礼仪性的清唱式(acappella),因此,十六世纪也被称为清唱的音乐年代,不由分说的,迷萨曲及经文歌一定是以圣经作为歌词的根据,但在这时期的世俗音乐哩,有的时候连牧歌都可以看到经文歌的形式。

自马丁路德改教以后,基督教脱离天主教,开始出现基督教圣乐的发展。马丁路德的至理名言:「天底下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比音乐与神学的结合更为美好。」


马丁路德为了培养信徒的灵修生活能自律的产生虔诚的信仰,他创造了圣咏合唱(Chorale)与赞美诗(Hymn)。这些赞歌的旋律多选自当时德国民间广为流传的歌曲,听起来极为朴素与平和,音乐曲式则属于A-A-B曲式。为了让一般民众都能了解诗歌歌词的意义,马丁路的一虑采用德文歌词,但这些民间语言是由原来圣咏拉丁文歌词翻译过来的,所以会众能在宗教仪式上一起咏唱。

1524年,马丁路德及其好友约翰·瓦尔特把他们创作的 Chorale 汇编出版,给这本新的赞美诗及命名为《新德意志宗教歌曲集》,其中最有名的一首《坚固保障歌》(新编赞美诗第327首),这首诗歌被恩格斯誉为「德国16世纪的马赛曲」。

圣咏曲Chorale 后来成为许多德国音乐家的创作灵感的泉源,由作曲家舒兹(Heinrich Schütz 1585-1672)开始,中间经过无数伟大的作曲家,后来直接影响给西方音乐之父巴哈(J. S. Bach, 1685-1750)。巴哈是巴洛克时期,最伟大的圣乐作曲家,是他让德国的音乐艺术被提升到举世无双的境界。巴哈的宗教音乐创作中有3/5以上是以 圣咏曲 为基础, 许多圣咏曲的歌词是 着重内心忏悔和自我反省的,也就是马丁路德用音乐来诠释教义,可以直接影响信徒个人灵修的生活。从这个角度来看,改革后的新教圣乐与传统上没有个性的天主教音乐相比,新教的音乐更富有人性。

马丁路德认为音乐对人的灵魂具有不可估量的净化功能,于是路德宗在新教管辖的地区(中、北欧)的中学普遍开设音乐课程,让平民的孩子也能接受正规的音乐教育。另一方面马丁路德提倡以管风琴为教会主要礼仪伴奏乐器,就因为马丁路德这样的举动,造就了从16世纪到18世纪许多的音乐家,其中包括了斯威林克(Jan Sweelinck 1562-1621)、布克斯特胡德(Dietrich Buxtehude, 1637-1707)、帕赫贝尔(Johann Pachelbel, 1653-1706),还有巴哈等管风琴大师。

到了加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的时期,由于他个人作风是满有禁欲主义和极权主义的色彩,加尔文对于但凡带有世俗倾向的宗教音乐都表示十分不满,坚决反对在礼拜中使用乐器。加尔文认为音乐带有神秘力量,神秘到几乎难以置信的地步,加尔文个人认为音乐是上帝为着世人的享乐而施惠于人的。(参看《基督教要义,3-20-31至33 》)。加尔文强调宗教音乐应该要强调视歌词为唯一精随,该留在人们心中的绝对不是音乐的旋律而已。加尔文于是下令拆除瑞士境内所有改革宗教会的管风琴,不得而知的是他留下唯一的一座位于Zurich的管风琴。

加尔文同时创立了一种以诗篇为主的音乐体裁,又称作韵文诗篇(Psalter Hymnal) ,旋律简单,师店听起来近乎只是朗诵而已,这么做的目的是为避免信徒沉迷于优美的旋律而忽略了歌词的神圣,反而因为用宗教音乐而误入歧途。不过加尔文有伊甸跟马丁路德不谋而合的,就是他们都倡导使用当地语言来吟唱圣乐。在法国冲教改革时期做礼拜的时候会众只能齐唱加尔文提倡的韵文诗篇,在德国已经被大肆开发的复调宗教音乐和各种形式的世俗音乐是完全被严谨的加尔文所禁止的。法国圣乐的这个现象一直到了19世纪末期才慢慢地开始被允许在教会里头使用乐器和唱除了韵文诗篇以外的圣诗,但是整个崇拜礼仪还是以庄严为首要。

然而在加尔文推波助澜之下,日内瓦作曲家包括了波乔 (Louis Bourgeois, c1510-c1561),古地梅尔 (Claude Goudimel, c1520-1572),还有许多优秀的作曲家所创作的日内瓦诗篇 (Genevan Psalter),对整个宗教音乐的贡献极为重要。这项工作再集结许多作曲家的力量,并且时间是从1537-1562年才把所有的韵文诗篇整理及翻译的艰巨工程做完。加尔文让韵文诗篇不但能在崇拜礼仪中达到赞美荣耀上帝的功能,还能让一般信徒可以因为韵文诗篇得以振奋信仰,在这长达16年的时间里,波乔协助加尔文训练日内瓦青年“以心灵及感悟”吟唱。加尔文曾以音乐上的Horminy“交响乐”作为对教会的比喻之一,在某次证道时他以Multi Voice Choral“许多歌喉合唱”的旋律,劝勉基督徒当遵守属灵上的合而为一的信念。加尔文喜欢从古典文学名著中引用诗句,其中最有名的一首乃“向耶稣基督顶礼”(Salutation to Jesus Christ,参看普天颂赞第229首)。整体而言,加尔文提倡的宗教音乐其艺术性和路德宗的圣咏曲呈现出来的艺术性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二、圣乐(Sacred Music)的分类(李振邦,宗教音乐,pp. 5-6)


1.  正式礼仪音乐(liturgical Music)


2.  普通敬礼音乐(Devotional Music)


1.  经文歌(Motet )

2.  圣母颂(Ave Maria)

3.  连串祷文(Litany)

4.  圣诗(Choral)

5.  临终七言(The Seven Last Words)

6.  游行仪式(Procession)



3.  宗教音乐(Religious Music)


1.  中古礼仪剧(圣剧,Liturgical Drama)

2.  游唱诗人(Troubadour Religious Song)

3.  颂歌(Laudi 意大利十二至十四世纪宗教民歌)

4.  宗教牧歌(Religious Madrigal)

5.  神剧(Oratorio)

6.  清唱剧(Cantata,巴哈时代属于正式礼仪音乐)

7.  宗教歌剧(Religious Drama)

8.  苦难神剧(Passio - Oratorio)

9.  大经文歌(Lully、Bach等之管弦乐Motet)



以上是天主教之观点,基督教派中以路德会和圣公会在礼仪方面比较接近天主教,他们在礼拜中使用弥撒曲。但是除了圣诗之外尚有圣歌队的颂赞曲(巴哈用清唱剧),前奏曲,后奏曲,和奉献曲 (Offertory) 等。



往期精彩回顾

复活节歌本推荐《十字架的大权能》清唱曲

认识圣诗 --【圣诗学】第一课

教会的圣乐使命与责任--黄婉娴

教会诗歌今昔谈--王永信

「圣诗和牧养的关系」-谭静芝博士

圣乐家论流行诗歌的问题

棕枝主日诗歌--希腊圣诗《Blessed Is He》

为圣灰日写的歌 Ashes(We rise again from ashes)

大斋节期诗歌介绍《效主禁食祷告》附视频乐谱

迦勒音乐教室2018教会司琴技能全国巡回培训(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