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的黄皮子坡与牧野诡事引发的思考

知产力2020-05-21 07:42:17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

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注科技领域创新及相关知识产权问题,请订阅本微信公众号(zhichanli)、官方微博:知产力,亦可登录www.zhichanli.com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 | lvyFan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4379字,阅读约需8分钟)


一手紧握钻石般IP大作《鬼吹灯》的天下霸唱,在七月份掀起了一股《河神》热潮。《河神》的IP开发目前来说虽然只是及于了网络剧之上,但无疑打响了第一炮,十分成功。天下霸唱可以说是用自己的才华再次成功的为自己发掘了一座不小的宝矿,当然这座宝矿和之前的《鬼吹灯》相比,还是难以相媲美的。


《鬼吹灯》无疑是当前国内最热的小说IP之一,其IP开拓也算是目前最为完善的一部作品,从小说到电影、网剧、有声作品、游戏等,再加上各类周边商品。在娱乐界引起的风波可谓是席卷狂潮,让人抵挡不住;在国内的影响也是直逼罗琳的《哈利波特》与马叔的《冰与火之歌》。所谓人红是非多,其在娱乐界的风波成功的点燃至法律界之中。这几年,因为《鬼吹灯》这一高价值IP作品引起的争议纠纷多到也许连作者天下霸唱本人也数不过来,围绕着《鬼吹灯》的那些是是非非的纠纷可谓是理不断,梳还乱的麻团节奏。


更何况,每一件关于《鬼吹灯》的纠纷都可以说是知识产权领域内的焦点争议;其可探讨性和引领作用都是让人难以随意放手的。因为,笔者想大家这两年来也是被各种“鬼吹灯”纠纷搞得晕头转向,有点摸不着北的感觉吧。所以,笔者想先给大家理一理关于《鬼吹灯》的相关作品,而后提取其中焦点问题来说上一二,还望各位看官不要心急。

《鬼吹灯》相关作品有哪些


一、《鬼吹灯I》《鬼吹灯II》


张牧野,笔名“天下霸唱”,在十年前与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玄霆公司)签订了相关协议,将自己创作的《鬼吹灯I》(盗墓者的经历)《鬼吹灯II》(魁星踢斗)作品先后转让给玄霆公司,合同内明确写明“作品的著作财产权全部转让”。而我们耳熟能详的《鬼吹灯》正是这两部,其中又被分为《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之云南虫谷》、《鬼吹灯之昆仑神宫》、《鬼吹灯II之一黄皮子坡》、《鬼吹灯II之二南海归墟》、《鬼吹灯II之三怒晴湘西》、《鬼吹灯II之四巫峡棺山》。


暂且不论十年前国内的知识产权极为不受重视的现实情况,但这也的的确确是白纸黑字的契约。至于合同中的“作品的著作财产权全部转让”其实也就是意味着,作者张牧野自愿履行关于不得使用其本名、笔名或其中任何一个以与本作品名称相同或相似的去创作作品或者用以作为作品中主要章节的标题;也意味着玄霆公司是有权对相关作品进行再创作、开发外围产品等。同时,我们得明确这个合同中依旧是有关于作者和玄霆公司对作品开发后的利益分成部分,也就是说,虽然作者将著作权完全转让了,但是每当自己的作品经过玄霆公司的开发利益后作者还是可以相应的获得合同约定的分成比例。

 

二、《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十年后的2015年,天下霸唱出品了《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一书。同时,天下霸唱将本书的完整著作权等相关权利打包授权给了天下九九,期限为十年。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国内对待知识产权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不仅是人们对待IP的态度,而且业内对IP开拓的商业模式也日益完善。


天下九九拿到《摸金校尉》后便授权给了易科成志,易科成志获得相应的开发、运营、推广和销售该作品的同名系列手机游戏及周边产品。而后,作者天下霸唱也出具个人说明,认可易科成志拥有的周边产品权利。而后,易科成志又与千禧之星签订了相关的合作、加工生产和销售协议,千禧之星从易科成志获得了关于摸金符饰品产品的设计圈、开发权等周边产品权利。


三、《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这本《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其实根本不在《鬼吹灯I》与《鬼吹灯II》之中,但天下霸唱自己对《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有言曰:“没有这本书,就没有《鬼吹灯》”。其前身是南方都市报连载的短篇专栏《牧业之章》,在2010年被整理合集出版并更名为《牧野诡事》。


以上三部分作品就是一直以来引起各种纠纷的《鬼吹灯》小说作品系列,大家对市面上的各种影视作品可能也是模模糊糊,不能将其与天下霸唱的作品一一对应起来。所以,笔者下面对纠纷的阐述之前会结合梳理其作品对应的影视作品。

焦点问题值得探讨


一、《鬼吹灯I》《鬼吹灯II》


前面提到,鬼吹灯一二两部被分为了八大作品,《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和《鬼吹灯II之一黄皮子坡》是这两年被开发的重点作品。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先被改编为《九层妖塔》出现在大荧幕之上。虽然,《九层妖塔》由中影集团出品,陆川导演携带一批一线大明星(有如赵又廷、姚晨、唐嫣和李晨等)。但是,实在没能抵挡被各种吐槽的惨淡结局。


也正是由于被改编与天下霸唱本人原意“大相径庭”,天下霸唱在2015年12月提前诉讼,诉由是侵犯作者的署名权及保护作品完整权。


就署名权而言,《九层妖塔》电影不论在电影中或是海报上都的确没有给天下霸唱署名,仅仅标注“根据小说《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改编”。


所以,法院也毫无疑问的认定了《九层妖塔》侵犯天下霸唱的署名权。就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而言,天下霸唱认为《九层妖塔》实在和自己原著相差甚远,不论在故事情节、人物设置和故事背景等方面都已超出了法律允许的“必要的改动”范围,一部盗墓大戏活生生硬是被改成了扛枪打怪的“悬疑片”;然,法院就此诉讼请求并未支持。


虽然,《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大荧幕初现可以说是落魄下场。但是,2016年根据《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改编的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确实十分成功。这次改编由企鹅影业、冒险者电影和有着品质保证的正午阳光影业联合出品,由靳东和陈乔恩主演,开播24小时网播量就突破了1.7亿,剧情过半成功突破16亿。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成功可谓一扫之前改编失败的《九层妖塔》的惨淡局势。这次的改编,没有再出现“超出了法律允许的必要的改动范围”的控诉了。


《鬼吹灯之黄皮子坡》IP的开发可以说也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这部由腾讯视频于今年7月份独家播出的网络剧,是耀客传媒、企鹅影业、万达影业和第七印象联合出品,管虎、费振翔执导,阮经天、徐璐和郝好等演员联袂出演。


虽然由阮经天扮演的胡八一抄着一腔十足的台湾腔,但是因为剧本的改编和原著还是基本一致。描述了胡八一和王凯旋在青年时期进入黄皮子坡,进入“阎王殿”百眼窟,随后发现日本“给水部队”遗迹的一系列盗墓故事。拍摄手段以及后期处理技术也可以说是相当给力的,整体水平来说也是可以和电影看齐。


二、《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正如前文所述,《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并不是《鬼吹灯I》《鬼吹灯II》中的系列作品,而是天下霸唱使用《鬼吹灯》系列作品的同人元素创作而成。该作品经先锋出版公司授权,由群言出版社出版发行。也正是这部作品引起了业内对同人作品问题的热议,玄霆公司起诉张牧野创作使用同人元素构成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天下霸唱自己承认,《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中的主角仍旧是《鬼吹灯》系列的主人公,但分别改称为胡爷、杨雪梨和王胖子。其中,沿用了《鬼吹灯》系列设定的盗墓规矩、禁忌手法等。但是,天下霸唱强调《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的小说故事情节、内容以及时间线等与《鬼吹灯》完全不一样,是一部全新创作的新作品。


就《鬼吹灯》系列与《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小说作品而言,主要争议围绕着两部作品直接是续写关系还是同人作品关系?天下霸唱认为,自己的《摸金校尉》仅仅是对《鬼吹灯》的续写,虽然玄霆公司与其约定在新作品中不得使用“鬼吹灯”作为作品名称或主要章节标题,但却未限制其创作类似题材作品。同时,天下霸唱认为玄霆公司从他这里只获得了续写作品的一般许可,而自己仍旧保留着续写和许可他人续写做的权利。再者,天下霸唱认为作者使用自己创作的人物形象、设定和方法等进行再创作也只是业内作者们普遍使用的继续创作的一种方式而已,不能说其构成侵犯著作权、不正当竞争或者违反商业伦理。


法院对此争议认定,作为原著作者——天下霸唱有权使用自己作品《鬼吹灯》的同人要素创作新的作品。法院根据双方约定协议,认为其中关于《鬼吹灯I》《鬼吹灯II》著作财产权的转让并未包括基于作品人物等相关同人要素形成的权益。法院判决书中指出从严格解释出发,该约定为普通许可非独占性或排他性许可;就约定而言,法院认为并未排除作者基于原作品中相关要素继续创作的权利。法院认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是独创性表达而非思想,就玄霆公司关于权利作品的人物名称、形象、人物关系、盗墓规矩工具等应受著作权法保护并不支持;但是,法院也强调虽然这些要素不能作为著作权客体受到保护,却不意味着涉案作品相关要素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使用。法院认可作者创作作品中重要要素与读者们建立起了相对稳定的联系,对于读者们都已经产生了特定指代或识别作用,这就使得其可以区别于一般著作权保护客体。而如果利用这些特定要素可以在之前作品营造形成的市场号召力和粉丝流量之上,轻易地获取高额经济利益,形成更大市场影响力。


以上仅是《鬼吹灯》系列小说作品与《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小说作品之间纠纷,而经改编《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拍摄而成的电影《寻龙诀》又是另一回争议。


《鬼吹灯》与《寻龙诀》之间的争议主要是关于虚假宣传的问题。玄霆公司将天下霸唱、北京新华先锋文化传媒、北京新华先锋出版社、群言出版社和新华传媒作为被告,万达影视作为第三人提起了诉讼。玄霆公司认为,五被告在《寻龙诀》电影上映期间进行了虚假宣传:由《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改编而成的《寻龙诀》电影海报、图书封面和宣传、电影宣传和预告片等之上,在被控侵权的《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一书封面和官方微博文章中均有意无意不断突出使用“鬼吹灯”相关字样进行一系列的宣传推广活动。法院对此认为,综合考虑《鬼吹灯》系列作品的影响力、市场知名度和主观过错等因素,被控侵权图书封面的使用即使是经由第三人授权,但被告在使用时应遵循法律规定和市场竞争规则,不得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故被告被控诉行为除案外人使用微博微信宣传推广之外均成立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三、《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这部被天下霸唱自己宣称为:“没有这本书,就没有《鬼吹灯》”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的前身是南方都市报连载的短篇专栏《牧业之章》,在2010年被整理合集出版并更名为《牧野诡事》。


在2017年被改编为一部令人跌破眼镜的网剧,为何说是跌破眼镜呢,这源于其找不到套路的发展,其基本没有原著情节的剧情,以及被豆瓣评分为2.8分的惨不忍睹。这部经赵小溪、赵小鸥执导,王大陆、金晨和王栋鑫主演的网剧,刚刚登陆爱奇艺便被一顿差评,其趋势应该和之前的《九层妖塔》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众网友观众更是哭喊着大呼“还我原著”。但是,人家偏偏慢悠悠的播完第一季之后,立刻进入了第二季的拍摄。这节奏,也是没谁了。


本文还仅仅是就《鬼吹灯》小说作品相关的三四部小说和其改编的影视作品进行一定梳理,还没有对《鬼吹灯》而衍生的游戏、有声作品和周边产品纠纷进行阐述,但仅仅这三四部小说引发的纠纷就已经是热闹地红红火火了。从此也可以看出《鬼吹灯》这一IP的开发潜力,以及让人有些期待未来《鬼吹灯》可能在业内或是法律界引起何种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