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路上的“惊喜”

泰兴组工2021-05-02 15:22:54



泰兴经济开发区经济发展科办事员   卢雨潇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又是一年春节,这是一年一度的亲情大聚会,人群潮汐般涌向小城镇和农村,我也不例外。

看起来与往年很相似,但平静之下,孕育着巨变。


大年初二早上六点多,父亲就叫醒我,说今天要去老家给外公外婆拜年,得早点出门。我挣扎着起床,发现父亲已将早饭做好,餐桌上摆着煮干丝、包子、杂粮粥、糕点、姜丝、花生米、红枣汤,加上一壶清香扑鼻的龙井茶,非常丰盛的早餐。这要归功于我的父亲,他不仅工作上专注投入,而且对于做饭这样的家务活也乐此不疲。

吃过早茶,已经七点半,我们一家人带着大包小包礼物直奔公交站亭。父亲打开手机上的“畅行泰州”APP,查看公交车的实时运行信息,系统提示下一趟班车只要十分钟就可以到达。果然不一会儿,5路公交就到了,母亲说:“现在交通真是太方便了,以前回老家,只能到长途汽车站乘坐农公班车,一天才三班,而且春节期间人特别多,班车都超载,不要说找座位了,连站立都成问题,回家一趟来回非常折腾。现在交通基础设施越来越好了,有几路公交直达乡镇,连村里都通了公交,回家一趟只要一块四毛钱,老年人坐车还免费。而且现在网络发达,在手机上就能看到实时的行车状况,太方便了!”母亲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神情。



车子出发几站后就到了运河大桥,泰东河大桥东侧一个高楼林立的居民区立刻映入眼帘。我问父亲这是什么小区,父亲说:“这里是泰州市政府建设的一个大型保障房小区,可以解决上千户困难家庭的住房问题,小区的环境很好,闹中取静,交通也十分便利,不说离火车站只有两站路,光公交就有七、八条线路经过,去市中心好多地方都不需要转车。现在党和政府对民生工作抓的更扎实、更细致,像这样的保障房小区还有好几个,房子质量和环境都是很好的。”听到这里,我不仅想起杜甫的一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车子继续走了十多分钟,公交车驶入笔直宽阔的红旗大道。窗外穿梭而过的是大大小小的建筑,有“秋雪湖欢乐世界”“花博园”“江南一品”“田园牧歌”。经过一座立交桥后就进入一条南北向的大路,这条路直通淤溪镇的南端,与淤溪中心大街连成一体,自从修了这条路,从我老家到泰州市区的行程缩短了近半个小时。父亲回忆说他小时候到市里是早出晚归,坐船需要两个多小时,每天只有一班船,这么一比较泰州这些年的发展速度真是飞快啊。



很快就到了淤溪镇南头,淤溪商业街一下子“跳入”视线,整齐划一的小洋房、笔直的大街,离开不到两年,这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父亲说这几年除了基础设施得到改善,这里的人们思维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们依靠便捷的交通发展现代农业和旅游业,商业也逐渐繁荣起来,淤溪人总算富起来了。



路过东环路,车子驶上了一座高大的桥,这是新建的淤溪大桥,父亲形容这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过去的泰东河将镇子分成南、北两个部分,河北岸跟里溪村之间又有一条河隔开,河上面都没有桥,行人都要坐两次渡船才能到达镇子,后来建了两座小型水泥桥,但是年久失修。新桥建成后,一座跨度几百米、气势雄伟的大桥从镇子的东头一直延伸到里溪村。就是这座桥,将整个淤溪镇的公路全部联通了,老百姓终于享受到了出行的便利。



车子在大桥站停靠,上来一个腿脚有残疾的大婶,大婶说现在的条件真是太好了,公交都能开到家门口了。我问她现在农村的生活咋样?大婶乐呵呵地说:“那变化太大啦!过去农村下田一身泥,回家还是一脚泥。现在呢,搞新农村建设,村里的条件大变样了。水泥路一直修到家门口,下雨天也不怕了。就连田间也修了水泥路,下田干活啥的方便的很。而且现在看病有医保,村里还帮我申请了残疾人生活补助,我家的田都租给别人种了,每年可以拿到稳定的租金。我们村的干部带着大家想主意,把村里建得像花园一样,房子都规划得整整齐齐的,原来的小路弯弯曲曲,现在都是笔直的,我们村的环境可不比城市里的差,每天还能吃到自己种的纯天然瓜果蔬菜……”听了大婶的话,我不禁感慨万千,这些年党的富民政策越来越好,农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这不正是小康社会的缩影么?

路还在延伸,我们仍在前行……


编辑:念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