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室内乐新作品在演释上的大胆探索与全新尝试

酌乐古典2020-03-24 15:13:39

注释:张昕《牧歌》音频,长笛独奏:刘宗琴,打击乐独奏:徐文嘉



文:左  驰


6月8日晚,《移动的风景》当代室内乐新作品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演艺厅盛大首演,这是一次中国当代室内乐新作品在演出形式上的大胆探索与全新试验。当晚的演出跨越了传统音乐会在表演与欣赏两个维度上往往只偏重于听觉体验的单一面向,彻底打通了听觉艺术跟视觉艺术的感官边界,达致了一种“视听合一”的艺术新境界。



作为本场音乐会导演的项目第一负责人张昕参与了演出视觉创作的每一个环节,因此视觉创作得以完全遵循作品音乐结构和创作手法的指引,促使当晚演出的视觉呈现跟音乐作品的内在结构完美统一。例如张昕的作品《牧歌》、《哈尼禾泥》便是在使用一体化结构和简约创作技法的前提下,最终实现了在舞美设计上以极简主义的舞台形式加以表现的诠释手法。


本场音乐会的导演、项目第一负责人张昕



音乐会结束后,除了张昕本人的三首作品以外,包括温德青和徐孟东在内的两位作曲家,都对当晚现场舞美和投影(视频)针对他们作品的诠释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对这种“视听合一”的当代音乐作品演绎感到由衷地满意。


当晚的音乐会,上交演艺厅舞台中央高悬的圆形投影幕布下,接续一个正三角的斜垂布景,斜垂沿着T型的舞台,直铺到一楼池座的观众席。在音乐会主创人兼导演张昕的创意下,将一部部当代室内乐新作品搭配原创的多媒体动画影像,透过简洁明快、凝练大方的舞台投影,近距离地呈现在了现场观众面前。尤其是坐在一楼池座靠近舞台的观众,几乎是完全置身于当晚的现场演出当中,在空间感上构成了整场音乐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台上的共计22位演奏家与台下数百名观众实现了相互交错、无缝对接,彻底跨越了作为舞台表演艺术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天然屏障。


演出以本场音乐会导演、作曲家、浙江音乐学院作曲与指挥系青年教师张昕的《牧歌》开场。该曲是一首为长笛与打击乐而作的二重奏,作品当中有着马林巴、大锣、铃束、咚咚鼓等打击乐器的综合运用,来自浙江音乐学院西洋打击乐专业的青年教师徐文嘉一夫当关;而作为长笛独奏的则是来自浙江音乐学院管弦系的青年教师刘宗琴,她现场吹奏出的长笛气音,气息流畅、技巧艰深。搭配投影乌云密布的雷雨“一线天”,随后画面转向鲸鱼、水母、雪山之巅的流动造型,最后一团祥云飘过、天色渐暗。这部作品的尾声处,长笛独奏吹出旋律优美的音乐乐段,而打击乐独奏的马林巴敲击同样悦耳动听、耐人寻味,在一次次循环往复的音乐反复渐弱之后作结。


张昕《牧歌》现场演出剧照


本场音乐会的项目第二负责人刘宗琴


本场音乐会的项目第三负责人徐文嘉



当晚的第二首作品是来自著名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秦文琛创作的《吹响的经幡》(古筝独奏),来自武汉音乐学院的古筝教师刘文佳担任独奏,她全程拿着大提琴琴弓拉锯和击打古筝琴弦,开发出了作为中国传统弹拨乐器古筝所具有的拉弦乐器和打击乐器的艺术新特性。现场的多媒体投影影像搭配的则是月全食的动画。相较于前一首古筝独奏作品的形式创新,秦文琛另一首被演奏的《风中的圣咏》(古筝独奏)则更显传统,现场圆形投影上的月全食再现,并且慢慢地渐远渐小。


秦文琛《吹响的经幡》现场演出剧照



第四首作品是来自著名瑞士籍华人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温德青的《泼墨Ⅰ》(为钢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长笛、双簧管、低音单簧管、长号、打击乐而作)。该曲来自台上旅欧青年大提琴演奏家陈少俊的独奏片段格外出彩,相伴的多媒体投影出现黑烟缭绕的影像画面。与此同时,弦乐声部的滑音跟长笛声部的长音遥相呼应,此时,匹配的投影有如在一块黑布上点破的白色油彩。最后,作品的结尾伴之以台上演奏家们的齐声哼唱,精彩至极。


温德青《泼墨Ⅰ》现场演出剧照


旅欧青年大提琴演奏家陈少俊


浙江音乐学院双簧管讲师余晓睿


从左至右:浙江音乐学院大提琴讲师王丹迪、单簧管演奏家王召远、大提琴演奏家陈少俊、杭州爱乐乐团巴松管声部首席黄剑、双簧管演奏家余晓睿


执棒本场音乐会的指挥家高健



第五曲是来自张昕的《哈尼禾泥》(为钢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单簧管、双簧管、长笛、打击乐而作)。该曲开场的大提琴solo, 投影配搭着燃烧的火苗,那是一点点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作品当中,短笛和京韵大鼓所呈现出的音乐色彩感格外强烈,一段动感十足的乐段过后,钢琴的插入让作品回覆了平静,舞台上灯光的色调也开始由暖转冷,现场音乐的情绪则由炽烈转为清凉。小提琴的拨弦、铃束的撩拨都意境悠远、绵长……



浙江音乐学院单簧管教师王召远



第六曲上演的是温德青的《泼墨Ⅲ》,该曲犹如一部以笙为主奏乐器的小型室内乐队协奏曲,编制上为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古筝,外加一个打击乐(马林巴)。不过,此曲却又绝不仅仅只是一部笙协奏曲,因为三个独立的弦乐声部,以及古筝,都带有各自独特的音乐面向。其中,笙与古筝的音乐对话精彩到位。此时此刻,投影配以水波激荡,伴随着音乐的情绪推进,画面转换为宁静的湖面,终了幻化成泡泡,还有裂开的水纹。作为中国传统民族乐器的笙,在音色上跟西洋乐器里的“庞然大物”管风琴和管乐器双簧管相接近,但在音色上的共鸣更强。作品尾声当中,笙的一段大solo相当别致,同时台上的独奏家们亦都展现出了精湛的临场发挥。


青年笙演奏家华逸飞



第七曲是来自张昕的《风恋波》,该曲是一部为钢琴、小提琴与大提琴而作的三重奏。作品开端处钢琴独奏立起身子,拿手直接拨动钢琴内部的琴弦,现场投影有如带汽饮料所冒出的气泡,继而转向一点星光在反复画圆。钢琴的持续演奏,搭配以小提琴和大提琴独奏的粗砺弓法,作品突出的是一种音乐上的节奏与氛围,属于一部典型的现代派作品。投影幕布上则呈现出泛开涟漪的水波、滴答的落水,以及窗前的雨滴……


全场音乐会的最后一部作品是来自著名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徐孟东所创作的《惊梦》。该曲开篇是一段木鱼的连续敲打,配以巴松管和长笛的轮番独奏,再贯之以京剧女声念白,完全是兴味盎然、气质出众。后续,京剧男声念白的加入更是将这种独特的中国古风古韵给淋漓尽致地加以表现。当晚这最后一曲《惊梦》,将全场音乐会给带上一个在艺术呈现上的最高潮,演出收获圆满成功,获得了包括台上演奏家、视觉艺术家,以及到场观众朋友在内的好评连连。


徐孟东《惊梦》现场演出剧照


音乐会结束后,张昕上台发表感言


本场音乐会的舞台监督李卓华(左)与张昕(右)


张昕(右)与本场音乐会的舞美、视觉设计师,同时也是她先生的石力(中),还有负责当晚演出短视频拍摄和剪辑的摄像师(左)


本文作者与徐孟东






长按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