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歌》那段失落的故事

鄂温克旗彩虹之家2020-08-07 09:12:07


布仁巴雅尔《牧歌》


  2016年的夏天,我们巴彦呼硕景区来了一位蒙古长调歌手,叫希吉日图雅(照片中左1)。那姑娘实际是通古斯鄂温克人,却是学蒙古长调的。景区的初夏没有多少客人,歌手们排练,选节目做些旺季来临前的准备工作。那时我和希吉日图雅学了几天长调,更确切地说当了几天学生,因为没有几天也就是简单的学了一些长调的技法,还用蒙古语学习了呼伦贝尔民歌《牧歌》,后来因为希吉日图雅小老师,家中有事提前走了,所以就跟希吉日图雅小老师没学上几天蒙古长调。在自己哼唱《牧歌》时,发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小老师和别人的长调蒙语发音不一样,我带着疑问走进了呼伦贝尔民歌古老的《牧歌》的故事中。

       我们北方少数民族的民歌,最早的时候是森林狩猎生产劳动开始的,它是讲猎人用掷兔的掷棒来打兔的一个歌声。后来又变成典型的游牧文化 ,在草原这样的一个牧歌,也就逐渐的演变成长调了。开始了歌颂草原,在慢慢的成为一种壮美的、真情的、悲壮的、朴素的,没有矫揉造作,没有低俗轻浅,它蕴涵着民族的情绪,像草原的风一样自由地流动,像草原的辉腾河一样轻快地流淌,像呼伦贝尔草原的花一样无拘无束地怒放。亲切自然像是从心中自然而然地流出来的歌词,给人以遐想和震撼。蒙古民族又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内在品质也大都饱含苍凉、孤独、悲怆的歌曲意境。蒙古民歌也伴随着民族的发展,寄托了很多的悲欢离合,胜败兴荣。

       希吉日图雅小老师教我的是古老口传的版本,在远古的这首歌中,唱的最主要的意思是:牛头山和极寒山这两座山,这里发生了一件不平常的事情,某一年的春天,野火烧毁乌和尔图辉腾这一带的牧场,这时正好有一对热恋的青年,没有来得及逃出去,结果美丽的姑娘被野火无情的吞没了。为了想念,他对着连绵不断的乌和尔图和辉腾这两座山,无限怀念死在大火中同岁的爱人,在悲愤当中唱出了这首歌:       

       隔着草滩遥相望的是乌和尔图辉腾两座山,
       我那可爱的妹妹,
       没想到她遇上了灾难,
       牛头岭啊牛头岭,
       架起了蒙古包,空荡荡,
       呼伦贝尔草原,呼伦贝尔草原,
       失去了姑娘啊也在悲伤。” 
还有这样的一个版本:

       隔着草滩遥相望的是乌和尔图辉腾两座山,
       我那可爱的妹妹,
       没想到她遇上了灾难,
       在那独山的阳坡上燃起一片火 ,
       我那漂亮的妹妹永远印在我心窝。
这就是民歌,因为在流传的过程中都是口口相传,使得歌词曲调有不同的版本,这首不同版本民歌,我们祖先一直在传唱。
近几十年呼伦贝尔多数唱长调的歌者如若用蒙语唱《牧歌》时,都用古老口传的版本,接着唱第二段用汉语唱时,则唱下面这个版本:
       蓝蓝的天空上飘着那白云
       白云的下面盖着雪白的羊群
       羊群好像是斑斑白银
       撒在草原上多么爱煞人


所以说最有意思的是呼伦贝尔的长调歌手,用蒙语和汉语同时唱《牧歌》时,实际上是用同一曲调,让自己的蒙汉两种不同语言唱了两首不同的歌曲。

       再后来由于海默先生在鄂温克巴彦呼硕敖包山下拍摄过《草原上的人们》电影,对草原上的生活再熟悉不过了,瞿希贤就请求海默为无音乐伴奏《牧歌》续写歌词,就是下面这个版本: 


       蓝蓝的天上飘着那白云
       白云的下面盖着雪白的羊群
       羊群好像斑斑的白银
       洒在草原上 多么爱煞人
  
       蓝蓝的天上飘着那白云
       白云的下面盖着雪白的羊群
       翠绿的草原上跑着白羊
       羊群像珍珠撒在绿绒上
  
       无边的草原是我们的故乡
       白云青天是我们的蓬帐
       朝霞迎接我自由的歌唱
       生活是这样幸福欢唱


这样你就知道呼伦贝尔民歌最古老的《牧歌》是如何的形成,如何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