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歌曲大全-双手捧水给郎喝

一个小八2020-05-24 16:44:20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果然,这个男人能有本事让万霜好几次都发飙。 他确实有这个本事。 宫子恒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权天睿已经走了出去。 那边万霜见权天睿出来,将方才心里的那些恐惧压制在了心底,这才消散了几分。 面对权天睿,这才神色平缓了起来。 “你准备的一切呢?权以蔷要求的可是将人送到海域去的。” 权天睿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坐进了驾驶室。 “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只要将夏天带给她就是了。” “…………” 她很想问,夏天不是让他给送到帝都了吗?还夏天,真亏他想得出来。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万霜想不明白。 “你为什么就觉得权以蔷一定会亲自出现?” 这才是万霜一直想不明白的。 “因为我会出现。” 对于权天睿冷着脸说着那样自恋的话,万霜表示已经无力吐槽了。 这个男人,也真不知道夏天是怎么受得了的。 宫子恒虽然对万霜的做法表示很不高兴,但还是跟着去了。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她的保镖,她的安危他自然得守护。 走向车子,看到权天睿在驾驶室,宫子恒只是短暂的愣了愣,这才拉开了后座的位置。 见宫子恒上车,万霜本能的朝外面挤了挤,尽量让自己跟他的距离隔得远一点。 对于万霜的小动作宫子恒都看在眼里,这让他想起了刚才权天睿对自己说的话。 眉头不由的紧蹙了几分。 来不及多想,车子已经被权天睿开了出去,目的地自然是海域。 虽然宫子恒不想要万霜为了唐禹哲的事情去冒险,但是如今见万霜那样惧怕自己,他也在想,是不是自己不能在去管她的事情了? 这样她对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这样惧怕了。 宫子恒沉默,权天睿亦不是话多的人,而万霜害怕宫子恒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跟他说话,一时之间整个车子里陷入了低气压之中。 这样的气氛,让万霜觉得压抑无比。 好在海域并不是很远,h市到海域还翻过一座山,权天睿却在翻山之前停下了车子。 万霜有些不解,权天睿已经下了车。 那边唐禹哲已经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出现了。 万霜也跟着下车,看着唐禹哲,万霜的心里复杂无比。 许久没有见了,就算是来了z国,来了h市她还是没有跟他见面。 因为知道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很多东西都在压制。 但是此刻见到自己心里惦念不忘的这个男人之时,这才发现,原来他是那样陌生。 好像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见面了一样,他的脸在自己脑海之中,已经渐渐的在消失。 而此刻再次见面,这才感觉到他的脸才开始清晰了起来。 只是,似乎他比上次自己见到的时候,要更加意气风发了许多。 是因为杨素素回来了的关系吗? 而且,他做爸爸了,这样的他,如今很幸福吧! 万霜就那样呆愣的看着唐禹哲走过来。 宫子恒自然将万霜的所有神色都看在眼里。 心,越发的沉重了起来,权天睿的那句话,更是不断在脑海之中旋转。 此刻,他恨不得上前直接将她拉过来,狠狠地惩罚。 只是显然地点不对。 唐禹哲带着那个女人走了过来,权天睿上前,看着那女人,冷清的双眸之中没有丝毫的波澜。 “长得是有几分像,走吧!” 唐禹哲却叫住了权天睿。“老大,整个海域都准备好了,就等权以蔷出现了。” “嗯……记住,要活的。” 权天睿顿了顿步子,这才继续朝车走去。 不过这次走向的却是后座,当然唐禹哲带来的那个女人也跟着走了过来的。 万霜也在这个时候被他们两个的谈话给拉回了神来。 这才看向那个女人,看到她容貌的时候,也愣了愣。 这个女人确实很像,如果十分的话,那么这个女人跟夏天一定有八分。 如果非要说两分不像的话,那就是气质的问题了。 这个女人,不管怎么样都给人感觉有些风尘的味道。 而夏天却没有,夏天给人感觉就是知书达礼,虽然为人冷清,但总是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当然,这除了气人的时候。 在万霜看来,夏天也只有气人的时候,才会有烟火的味道。 权天睿坐在后座,前面开车自然是由宫子恒来了。 车子朝海域进发,而权天睿却不知道从车子哪个地方掏出两根绳子出来,直接扔给了那个女人一根,自己留了一根。许是真的害怕权天睿剁了自己的手,就连那绳子也自己绑住了。 看的万霜也是一阵无语,果然,有些人就是犯贱,总要被威胁了,才什么都会了。 不过此刻万霜也总算是明白了权天睿的用意,这是打算诱敌深入啊! 车子很快便开到了海边,这里算的是h市很海域之间最为偏僻的位置了。 车子一开到海边,便停了下来,万霜率先下车,将权天睿带了下来,宫子恒虽然不满意唐禹哲的存在,但是对于万霜的决定,还是却没有违背,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也一并拧了下来。 虽然动作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甚至是有点粗鲁,但是谁会在意? 虽然那个女人不舒服,但是看着冷着脸的两个男人,终究还是没有在说什么。 这两个男人简直是冷面罗刹,开了这个口会被灭的吧!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所以,就算是弄的再疼,她也不敢喊疼。 权以蔷将绑着的两个人直接带去了海边,周围一片葱郁的树木,前面是一片汪洋的大海,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但是万霜敢肯定,权以蔷一定在这附近。 直接给权以蔷拨了电话过去,电话那边很快被接通。 “你为什么将我哥也带来了?” 权以蔷的声音有尖锐,丝毫没有以前那种假意的温和,这次连假意都不用了。 万霜意味深长的对着权天睿笑了笑。 权天睿像是没有看到万霜那意味深长的笑意,依旧只是淡淡的看着远处的海面。 “你难道不想见见?” 权以蔷听到万霜的话,浑身的气息变得阴暗无比了起来。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将自己哥哥一并带了来,原本以为她只是带来了夏天在,这样一来,她只要把夏天弄到手了,其他的事情都好办了。 但是目前,这个情况,摆明了万霜是在威胁她。 万霜勾唇一笑,身为军火之王的大小姐,尽管在怎么淑女,骨子里还是透着几分狠厉。 “我想要做什么,你猜?” 万霜像是捏住了权以蔷的命脉一样,笑的有些肆无忌惮。 “万小姐……” 权以蔷压制住心里的火气,面上变得更为阴暗了起来。 “我们之间的交易,我会完成的,但是你把我哥给放了吧!” 听到权以蔷的话,万霜冷冷一笑。“权以蔷你当我是傻子?放了你哥,你觉得我还会安然的将夏天带走?” “还有,我也不跟你兜圈子,要想我放了你哥,自己过来,不然我可就直接将你哥还有夏天扔海里了。” “别……” 权以蔷不在乎夏天的死活,但是权天睿却不行。 那是她哥,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是她最爱的人。 她怎么能让他有半丝的损伤,更何况那是扔进海里,就算是不死,半条命也没了。 “我过来还不成吗?” 此刻的权以蔷失去了往日的警戒,挂掉了电话之后,很快一辆摩托艇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看到权以蔷的出现,万霜看权天睿的眸色之中,那笑意更盛了几分。 “真的作孽,把自己妹妹都迷得团团转。” 而权天睿,依旧冷着一张脸,全程没有什么表情。 万霜有些无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有什么本事儿,让那么多女人迷得团团转。 还好,自己的眼光还算正常,至少看上的男人,不是那么冷冰冰的。 如此想着,万霜又觉得很庆幸,看来自己的审美观还是挺正常的,当然除了人家已婚这一点。 咳咳……思绪有点跑远了。 就在这个时候,权以蔷骑着摩托艇便冲了过来。 直接停在了海滩上,也幸好权以蔷并不是完全失去了理智,身后还是带了人过来的。 不然万霜真的该骂一句蠢了。 要真的是这么点智商的话,估计也用不上她万霜了,只要权天睿脱掉衣服,站在那处勾引下,估计权以蔷就出来了。 当然,这都是万霜臆想的。 权以蔷显然也被吓得不轻。 军火之王的公主,那能做出什么事情,这根本就是权以蔷不能想的事情。 就算是她们有交易,那她也不能保证万霜是否会反悔。 权以蔷冲上了沙滩之后,想要扑过来,但是看着万霜威胁着权天睿的那样,根本不敢在乱动了。 “万霜,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此刻她的一颗心都在权天睿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在去想其他的。 “我不想做什么,只不过看杨素素的朋友不顺眼。” 万霜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让权以蔷咬牙切齿。 她当初找上万霜的时候,本来以为万霜只是一个被宠坏的了大小姐,现在看来是自己失算了。 她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说万霜有那个能力会把自己哥哥给拿下,是她小看了万霜。 此刻的权以蔷心里自责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小看了万霜,那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我哥哥不是杨素素的朋友,那个女人才是。” 万霜指着一旁从来充当夏天的那个女人。 此刻的权以蔷一门心思都在权天睿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夏天,跟以前的夏天已经有些不同了。 “我可不管那么多,夏天是权天睿的老婆,她的朋友,自然也是他的朋友。” 万霜的话让权以蔷几乎疯狂了。 很多她想要埋藏的事情,此刻也根本没有在想到要去埋藏。 “不是,那个贱人不是我哥哥的老婆,我哥哥才不会喜欢她。” 万霜笑的几分讽刺,有几分怜悯。 “那你觉得你哥哥喜欢谁?难不成还喜欢你?” 权以蔷一口一个贱人,听的权天睿很是不耐烦,眸色如刀,只是此刻的权以蔷根本就看不见。 “我就喜欢我哥怎么了?” 对此,万霜只是轻笑,她没有想到被逼急了的权以蔷智商还真的是为零。 看来还是自己高估了她的智商啊! “嗯,喜欢你哥,确实不会怎么了,不过似乎,有人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很是熟练的将自己的手反手用那绳子绑住,那女人拿着那根绳子有些发愣。 看着权天睿那熟练的动作,她是蒙的,根本不知道那该怎么绑。 “权少,你帮我下嘛!人家不会绑。” 一开口,立即让万霜整个身子抖了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冒了起来。 不开口还有八分像,这一开口,压根就完全不像了。 她简直不敢想象,夏天的嘴巴里要是说出这样粘腻的话,那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估计会雷翻一片人的吧! 权天睿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是冰冷的回道:“自己绑。” 那冰冷的气息,让万霜都忍不住抖了抖,那个女人虽然也害怕,但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样优秀的男人,谁不动心? “权少……” 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真的是恨不得直接躺入权天睿的怀里了。 那扭捏的样子,让万霜憋着笑意,要是这一段录下来给夏天看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突然,万霜要期待,想着,正要拿出手机录下来,却听到权天睿那几乎冻成冰渣子的声音传来。 “在朝这边一分,就留下你那双爪子。” 这样一句话,成功让那女人退离权天睿身边。 在也不敢朝权天睿的身边乱蹭了。 万霜直接对权天睿伸出了大拇指,果然,这个男人惹不得。 这也太血腥了,不过,她也在羡慕夏天,有这样一个男人爱着自己,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幸福? 有了权天睿的威胁,那女人这一路上再也没有用那甜腻的声音叽叽喳喳的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