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山歌-歌声悠悠顺河飘

伤感情感歌曲大全2021-05-11 14:38:54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看着王志强那丑态毕露、自扇耳光的模样,陆辰实在没办法再计较下去,只能叹了口气,说道:“钱,我会按时还给你们;地,我们陆家是一定会收回来。”   王志强连连点头:“没问题,没问题。小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陆辰挥了挥手:“散了吧,都散了吧!”   看热的村民陆续散去,王家的人也灰头土脸的走了。   陆辰先是将父亲和母亲送到屋里,然后有些歉意的对李峰说道:“李哥,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李峰摇头道:“这个王志强我也认识,跟常安集团里的很多人都熟。以前一直觉得这个人很不错,没想到却是个横行霸道的家伙。”   陆辰:“今儿多亏了李哥你发话,不然遇到这种不讲理的人还真是很麻烦。”   李峰笑着道:“哪里!你是赵总的贵人,我还指望着你在赵总面前为我多说些好话呢。而且就算我今天不开口,那个王志强也拿你没办法。小辰,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陆辰可从没有练过武功,心里不由得一愣,不解的问道:“何出此言?”   李峰哈哈大笑:“你可别瞒我了。赵总身边也有身手不错的练家子,我经常接触,所以能看出点门道来。王志强推你的那一下,你一动不动,脚下生根;他打你那一下,你身子一震就把他弹开,这就更不简单了,是点真功夫!”   陆辰其实并没有练过武功,只是因为最近修炼,身体比以前棒多了,气息绵长,走路有劲。今日听李峰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这玄门修炼恐怕跟武术也有些渊源。   因为自己的传承来历不明,陆辰也就不愿意多言,转了话题说道:“李哥,进来坐坐吧。”   李峰客随主便,跟随陆辰进了屋。   到了屋里一看,陆家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简陋,可以说是一贫如洗,整个家里都翻不出几件值钱的物件。   陆辰歉意的道:“家里穷,招呼不周,怠慢李哥了。”   陆母想给李峰泡杯茶,在家里翻箱倒柜也没能找出茶叶,一时间有些窘迫——这客人来了,家里竟然连杯茶水都没有,实在是有失礼数。   李峰也看出了陆家的窘境,大度的说道:“来杯白水就好!这里山清水秀,想必山泉水也格外的甘甜。”   虽然李峰这么说,但陆辰并不想失礼,他很感激李峰今儿的帮衬,于是就去了屋里,将那特意留下来、足有九十多年的铁皮石斛切了一点,然后用水泡上,端给了李峰。   李峰闻到了药材那沁人心脾的香味,便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陆辰笑着道:“铁皮石斛,乃补益药。可以滋阴、养胃、安神补脑,泄心火,乃养生佳品。”   李峰作为赵总的秘书,虽然地位显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这也实在是个辛苦活,操心的事情极多,吃饭不规律,白天黑夜连轴转,可谓是又消耗体力,又消耗精力,平日胃口不好,心火旺,睡眠质量也非常的差。   这铁皮石斛可谓是极为对症。   此时,他闻到这味道就觉得特别舒服,赞叹道:“这可是好东西啊!”   这当然是好东西!   真要说起来,这铁皮石斛的药力已经接近灵药了,市面上都难找。   不过,陆辰并没有自夸,只是客气的笑了笑:“都是山里弄的。”   “那我得好好尝尝。”李峰慢慢的品着石斛茶,越喝越觉得滋味不错。   陆母为了招待李峰,杀了只公鸡炖了。   李峰在陆家吃了顿饭,之后就告辞离开,陆辰就一路将李峰送到村外。   送走了李峰,陆辰就往家里走,刚到家的时候,王志强就舔着脸皮过来了,手里拿着欠条,笑得像条哈皮狗似的。   “有事么?”陆辰没好气的道。   王志强递过欠条,连连说道:“小辰啊,今天是我不对!是我脾气急了,嘴欠!”   陆辰接过了欠条,看了一眼,说道:“怎么?拿着欠条来收账么?”   “小辰,你别误会!”王志强解释道:“当年陆叔拼了命才救下我爸,这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若是早知道有这份恩情,我肯定不会让陆叔写欠条呀。这三千块钱的医药费就算了,是我的一点心意,所以我把欠条给你还回来。”   陆辰知道王志强在撒谎。   陆父救王糟头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王志强没道理不知道,不过他也懒得戳破对方的谎言,只说:“欠条我收着!钱,我现在就还给你。”   回村之前,陆辰就去了趟银行,手边有几千块现金,直接数了三千五递给王志强。   王志强坚持不收,陆辰就将钱硬塞进他的衣兜,然后转身进屋了。   其实,陆辰拒绝王志强的示好,根本的原因并不是记仇,主要是不想跟王志强有什么牵扯。   但是王志强却不知道这一点,只以为陆辰不肯原谅他。   他站在陆家院子外,心里越发的忐忑,左右不安,心想这回怕是真把陆辰给得罪死了,这可该怎么办呀!   ……   ……   傍晚时分,苏然回到村里。   今儿在陆家门口吃了瘪,王婆子心情也不太好,见了苏然就板着脸训斥道:“死女人,你这一跑就又是两天,跑野了不是?”   苏然:“我去县里卖药了。”   王婆子:“卖了多少钱?”   那些药材一共卖了三万多块,但是苏然只拿了一个零头出来,将三千五百块钱递给王婆子。   王婆子看到厚厚的一叠钱,心头的阴郁顿时就一扫而空,脸上露出了贪婪市侩的笑容。她一遍一遍的数着钱,然后抽了两百交给苏然,剩下的就全都揣进自己兜里了。   苏然见王婆子视财如命,便小心的试探说道:“去山里采药也是看运气,最近运气好,所以赚的多点,但这种运气也不是一直都有,所以我想去镇上做生意……”   话还没有说完,王婆子脸色就阴沉下来:“你一个妇道人家能做什么生意?家里不管啦?地里不管啦?小叔子你不管啦?苏然,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外面有野男人了?”   苏然被吓得脸色发白。   王婆子冷哼一声:“你给我记好了,你生是我们林家的人,死是我们林家的鬼!别想着在外面鬼混。以后再让我听到这种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苏然低着头,不说话。   王婆子厉声道:“还不赶紧去做饭?你想饿死我这个老太婆么?”   苏然哪敢耽搁,连忙起身去厨房忙碌。   忙着忙着,她的心里涌出了无尽的酸楚,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许久以后,苏然的眼眸里浮出了一抹坚毅,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