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对对唱-浪费青春我想哭(温柔的辛酸苦辣)

壁纸高清手机精选头像图片2020-09-12 13:43:23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林有倾是谁?我不知道这人。”她装出一脸无辜,想要再眨眨眼营造效果,才想起自己的眼睛已经被蒙住了,只能把戏份全部写在了脸上。   或许是她的演技太过于逼真,其中不免都有人开始怀疑,小声的向另一人嘀咕:“大哥,我们是不是抓错人了阿,她说不知道林有倾。”   “笨蛋!”   被叫做大哥的人似乎是很生气的赏赐了那人一个暴栗:“你见过谁在这种情况下会承认?你跟在老子身边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学到吗?养你何用!”   男人一阵怒吼完,视线再转到了林有倾身上,他的心中其实也升起了一丝疑惑。   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被引来这样的事情,男人暴躁的吼声让林有倾有些微微的吓住,可依旧还是要装出一阵镇定的模样,毕竟她现在别无选择。   再次调整情绪后,她又说道:“大哥,我想你们真的找错人了,我不姓林,我姓宁阿。”   这番话倒是还真让那位大哥怀疑了起来,他突然想到在行动之前,那人给过自己照片。   “你最好别是别跟我说谎,不然我会让你后悔!”   “当然不敢。”   她在心中想到,她这样也不算是说谎吧,毕竟她已经嫁给了宁茗深,不说都说了加夫随夫嘛,所以她理所当然也是可以姓宁的。   “老三,把我包里的照片拿来。”   照片?林有倾的脑袋乱成了一团,她想着是什么照片?不会是……   所谓是人在倒霉的时候,越是害怕的事情就越是会发生,就像是此刻林有倾才知道,那个大哥口中的照片竟然就是自己的照片,她压根就没有想过他们准备的这样周全,还是一群粗俗的人。   一把扯下林有倾的眼罩,大哥跟照片对了对,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   结果也是很明显,除了她的额头上伸出的密汗,还有颤抖的睫毛,简直跟照片一样。   发现自己被骗了的大哥,当即就愤怒的拉住了林有倾的头发,嘴里还在说着脏话:“臭娘们,竟然敢骗我,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等着吧!”   他此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欺骗,如果不是那人吩咐不能让她死,他真恨不得杀了她。   林有倾的头发一路被拉扯到,直至被丢进了一间小黑屋里,但这群人并非这么快的离去,倒是其中有一人留了下来,美名其曰是要看守住她,其实那龌龊的眼神,只要是个人都能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而大哥点头同意的模样,明显就是跟这个男人串通好了的,这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等到其他人退场,这男人将小屋的门关上,转身便朝着林有倾扑了过去,刚才在车上就暗中打量了一番她的身材,发现她完全就是属于自己喜欢的那型,特别是那双长腿,完完全全满足了他的恋腿癖好。   看见男人一脸痴样的向着自己走来,她的心中恐惧依在,并且需要一些时间打量周围。   “等下!”她叫住了男人,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毕竟现在这个房间里好像就只有他们两人,更何况这男人的身材并不魁梧,她想如果除开天生男人比女人力气大这一点,她说不定可以巧妙的进行攻击。   原本朝着她走去的男人,在听到她这话的时候意外的停下了脚步:“怎么?小妞。”   “我知道你的想法,我可以配合你,不过你得给我点时间准备。”   男人没料到她会如此说,心中大喜:“好,那你快点,我可是等不及的。”   控制住了男人,她又开始张望,发现这间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以外,有的就是简易的桌子加上凳子,除此就再无别的东西。她再次看了看桌子,随后落在了凳子上,最后锁定了。   好!她就征用这个凳子,希望它能够帮助自己。   “小妞,好了吗?我说过我等不及了,别挑战我的极限阿。”男人的语气藏不住的不耐烦。   “恩,我好了,你可以过来的。”   故意将自己的声音调低了一点,做出一副顺从的样子,她就是想要让男人毫无防备。   果真,一脸兴奋而来的男人直接就中了林有倾的全套,整个人被凳子绊倒,随后是她将凳子转面将他制服在了凳子下,一脚直击重要部位。   结果是男人捂着受伤的地方,落荒的走掉,也解除了林有倾的危机。   只是她看了看这间屋子,这场战役才刚刚开始?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   冰冷的墙壁不带任何温度,明明是酷暑的夏天,空气中却带有丝丝凉意。   林有倾背靠着墙,手臂圈住了卷缩起的双腿,这已经是在她在这里度过的第三天了。   这三天里,她是粒米未进就保持这个姿势呆坐着,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怎么闭过。   在观察了这些天里,她依旧对此一无所获,没有想到任何的突破口,偶尔会有人来给她送东西,也是一句话不说,将东西放在地上就赶紧离开。   她大概也是放弃了继续寻找,她抬手想要将杂乱的头发撩开,却不料手滑到了脖颈间。   指尖无意触碰到一个冰凉的物品,这是宁茗深在情人节那天送给自己的礼物!   想到宁茗深,这是她脑海里最长出现的脸颊,自己这么多天没有出现,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生自己的气?他是否也有为自己而担心?   她的眼眶没由来的就红了,原来思念是这种感受阿!她多么希望他可以拯救自己。   军队里。   “少将。”   人还为出现在办公室里,声音倒是先传入到了宁茗深的耳朵里。   抬起头,他看了看冒冒失失走进来的人,竟然是他安排在林有倾身边保护的人,而这个时候没在她身边,反倒是出现在了这里,明显是有事情发生。   顿时,他的整个神经就紧绷了起来:“什么事?”   “对不起,是属下的过失,不小心将宁太太给弄丢了。”   “什么?!”宁茗深直接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凌厉的眸子直视面前的人:“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那天司机去……”   此人将林有倾消失那天的所有过程全部都向宁茗深阐述了一遍,不敢有任何隐瞒。   而你宁茗深听完后也是大怒:“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当天就该给我报告的。”   “我当时以为宁太太是去找朋友了,毕竟那天她心情低落,没想到……”   他也很委屈,因为他的工作是暗中保护林有倾,压根不敢现身只能在暗地里默默的进行,等到他现身的时候,林有倾都已经消失了,况且当时她那副模样确实难过。   “哼,这个事情我之后再跟你算账,马上去给我安排车,我要立刻回市里。”   丢下这句话,宁茗深已经从办公室走了出去,他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一秒都不能等。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仅仅是失踪案,背后肯定是其他的隐情,而他还不知道现在的林有倾是否有危险。   想到此,他就忍不住低吼一身以发泄愤怒,他竟然没能好好保护到她!   ……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