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对对唱-岁岁重阳又重阳

新女郎漫画2020-10-07 16:03:53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所谓的散修,就是没有门派、没有家族的闲散修士。   末法时代以后,很多修行传承逸散在民间。   有人在地里挖出了功法,有人在坟里刨出了绝学,有人在某些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传承……   这种没有门派、没有家族,获得传承便自行修炼的人,统统都被称为散修。   严格的说来,陆辰也属于散修之流。   搞明白什么是散修,陆辰又问道:“紫青山是什么?”   紫小月:“紫是紫氏家族;青是青云门。”   陆辰惊讶的道:“青云门?诛仙?张小凡?”   “诛你个大头鬼呀!有点常识行不行?”紫小月撇撇嘴道:“紫家和青云门在同一座山上修行,所以那座山就被称为紫青山,是云州一等一的世外修行之地。”   陆辰:“你们家族和青云门为什么要在同一座山上修行呢?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难道就不会打架么?”   紫小月:“他们打不过我们。”   陆辰诧异的道:“那你们怎么没把青云门撵走?”   紫小月:“我们也打不过他们。”   “呃……”陆辰笑着道:“看来你们的关系不太好。”   紫小月冷哼一声:“跟你个散修说这些也没用。”   陆辰换了话题:“这是你们紫家的传承是要吸收月华和怨气?”   紫小月怒道:“你才吸收怨气,你们全家都在吸收怨气!”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陆辰板着脸。   紫小月:“我是在净化怨气!紫家的传承是《紫宸真经》,拥有净化怨气、阴气、煞气、邪气的能力。那坟头上的怨气那么浓,早晚酿成大祸,所以我就去把它净化了,免得荼毒生灵;还有这屋子的厉鬼,很快就要凝聚出鬼体了,一旦凝聚出鬼体,它就能够害人了,所以我也顺带把它净化了。”   “这么说起来,你还是个活雷锋?”陆辰讽刺道:“要不要我跟国家申请一下,给你颁发个奖章。”   紫小月摇头道:“不用!我是国家干部!”   国家干部?鬼扯呢!陆辰才不信。   正想要在讽刺两句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对。那天晚上,你打了一枚丧魂钉出来,邪气得很!”   紫小月撇撇嘴道:“煞气、阴气等等本来就可以作为攻击手段,那只是一个小法术而已,寻常得很!你这家伙来历不明,我不想暴露身份!”   陆辰:“看来这就是个误会!既然把话说清楚了,那么你攻击我的事情我也就不计较了……”   紫小月心里那个气呀,心想虽然我攻击了你,但是你压根就没有吃亏好吧!你假装什么大度?这样有意思么?   “既然是误会,那就赶紧放了我。”她说道。   陆辰为难的道:“我是不想为难你,但是我怕你为难我呀。”   紫小月也学乖,假装大度的说道:“误会一场啦!不打不相识哦。”   陆辰:“放了你,你不会再来找我麻烦吧?”   “放心啦!不会的!不会的!”紫小月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陆辰:“可我不是很信任你呀。”   紫小月赶紧说道:“我这个人最守信用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陆辰:“你不是君子,你是女子。”   紫小月无奈:“那你想怎样嘛?”   陆辰:“我觉得还是拍个裸luo照比较好,要是你反悔,我就满大街撒照片……”   紫小月怒道:“混蛋啊,你给我适可而止好吧!”   ……   ……   最终,陆辰还是决定把紫小月放了。   紫小月恢复自由以后就是一副面如寒霜的表情,恨不得把陆辰给活剐了。   “说好要守信用的啊。”陆辰嚷嚷道,“你不会想要反悔吧?我跟你说,动手我可不怕你!”   紫小月确实想动手,但又吃不准陆辰的深浅,只好咬牙切齿的道:“本姑娘不跟你计较。”   “不计较好呀!斤斤计较什么的最讨厌了!”陆辰笑着道:“好走不送哦。”   紫小月恼火的走出厢房,来到院子里的天井里,然后双足一蹬便翻上了院墙,然后纵身一跃就朝着外面飞去。   “喂喂,姑娘,有门的啊!有大门不走,翻墙是个什么德行?”陆辰忍不住的吐槽。   下一秒,紫小月在半空中回过头来,然后咬牙切齿道:“混蛋,好好享受吧!!”   陆辰抬眼便看到半空中往下坠落的紫小月手心里释放出了一道紫色的月印,然后朝着他打了过来。   “这死女人……”陆辰被吓了一跳。   这道紫色月印来得又快又急,他已经躲无可躲,只能本能的扬起双臂格挡。   然而当紫色月印打在他手臂的那一瞬间,龟壳图案忽然黑了一下,然后像是黑洞一样将紫色月印吞噬。   紧接着,玄命就从陆辰的手臂里冒了出来,落在地上,不断的打滚,显得极其痛苦。   陆辰看了一眼院墙方向,紫小月已经跑了,追之不及,只好在心里记下这笔账,然后赶紧去查看玄命的情况。   玄命是他的东西,他可以欺负,外人不行。   陆辰也不知道玄命被术法攻击以后会怎么样,心里大为焦急,直接灌注法力,想要了解具体的情况。然而当法力接触到玄命的一刹那,龟壳上猛地传来一股吸力,庞大的法力涌入龟壳,眨眼之后,玄命张嘴吐出一道紫色的月印,朝着院墙上打了过去。   轰隆!   院墙被月印轰塌了半截,腾起了无数的烟尘。   “紫色月印这么猛?”陆辰大吃一惊,然后心里涌出了一股后怕。   他若是被月印打中了,一定会尸骨无存的吧。   这死女人真狠!   对了,玄命是怎么回事?怎么吐出紫色月印了?   陆辰再次灌注法力,然后玄命又一次的张嘴,再次吐出一道紫色月印,眨眼之后,将剩下的半截院墙轰塌。   这一次,陆辰不惊反喜。   原来玄命不仅可以吞噬法器,还能吞噬术法呀。   吞噬掉法器以后,它可以变成法器;吞噬掉术法以后,它就可以施展术法!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玄命真的真的真的……很牛niu逼啊!   这紫色月印威力如此不俗,以后就是老子的杀手锏了。   陆辰心情畅快,哈哈大笑的对玄命说道:“宝贝,你想吃什么?要不今天换个口味,咱们吃包子怎么样?我保证你没吃过。”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