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国——耕出那一片田园牧歌

腾越文苑2020-07-31 10:45:26

王开国,字承谟,又字二庄,腾冲城全仁街人,一生乐于舌耕,喜于砚田,是腾冲著名的教育家和书法家。


先生年幼时曾就读于清厅学训导杨绍増处,为学勤奋刻苦,善运思,深为杨老先生器重。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中举人。翌年赴京春闱不中,遂决意科举,全身心投入到桑梓的教育事业当中,耕出了那一片教育的田园牧歌。先生只是一个教书匠,没有宗教家的福音,没有哲学家的思辨,更没有科学家的实利与功用,一切只是源于初心,源于真性情。



先生之底色——善教

先生教育学生始终以“遵圣言,笃风义,端职业,淡荣利”为主旨。先生之讲课,语言精练,运用启发式教学,发挥学生的主导地位,自己则是起到引导作用,对于初学者以《四书》为主,积累一定基础后读经习史。先生会让学生自学做批注,到上课时讲述,若讲解有误的地方,先生会加以纠错和说明。先生教学方法多样,能因材施教,不拘泥于现实,先生的教学思想富有朝气和革命性,在当时封建伦理道德思想禁锢着人们的意识,先生不畏世俗言语,招收了一些女学生,让她们与男子一样有同等的学习机会。为了使学生们能够了解到外面的世界,阅读外文书籍,先生特意请海关的一个先生教授外文课程;先生教学不拘泥于理论,倡导实学,因此先生经常会以时事作为题材出题目,相当于是古代的时务策,如关于民国十五年刘正伦倒唐的“大包头”事件,先生就以此出了许多题目:《问地方兵祸是天数,是人事?》、《问迤西地方,以何处为乐土?》、《问英国领事哈君于我腾冲,有无恩惠?》、《问邻国可干预我内政否?》等。先生致力于教育四十多年,将毕生的精力和浩然正气耕种在自己向往的田园牧歌之中,最终桃李满天下,门生遍布于军政、文教、工商各界,其中以张文光、李弥、张木欣、王万林、线天光、董率真、金绍和、吴宝泉、王少岩为佼佼者。

王公祠



先生之底色——正气

腾越辛亥起义成功后,门人张文光以军职要职聘,先生醉心于教育,无心于功名利禄而拒之,并告诫张文光“慎用人,少募兵”。后张文光遇害,他却能坚持本心,带着学生到张灵前吊唁,挽一联云:“三字狱何冤,果知蓄有预谋,自应尸诸朝市;九原心莫白,对此能无恸哭,最难舍者师生”。先生曾告诫学生:“非真有益于国计民生,切莫做官吏;非真能造福地方,切莫为绅士”富有一身正气的教书人。先生曾有一亲戚,与邻居发生了关于园地之争而求情于先生,亲戚以为凭借先生可以恃强凌弱。而先生论事不论亲疏,秉公直言,最终使这场纠纷在合理、融洽的氛围之中得到妥善解决。

王公祠



先生之底色——博学

先生不仅学识渊博,醉心教学,而且善于书法。同为书法家的赵藩观赏其墨迹后,誉为“滇西书人第一”彼此惺惺相惜。据《县志载》:“先生初习欧阳修,篆、籀、钟鼎、隶属都能临摹。晚年,学王右军铁画银钩笔法。平生不写行书、草字。为学生批改作业、诗文,始终坚持细字正楷。榜书好用浓墨涩笔,斑烂耀眼,意味古深。”其楷法摹晋人,风骨遒劲,结构秀整。其书法远近闻名。

王公祠


先生之底色——感恩

先生在为师之后,依然不忘曾经的授业恩师,每年都会从腾冲买几匹大布,邮寄给邓川的杨绍曾老师;并醵资购买杉木,运给养老做寿木。先生之品行,松柏有本心。

王开国


先生为桑梓的教育,奉献了自己的一生。没有火一样的热烈,没有波涛一般的汹涌,却是那样的坚毅,像一个不屈的战士,抗击着世俗的眼光。肩上扛着铲除(愚昧)的锄头,口袋里却装满着新思想的种子,不论天是阴是晴,是清晨是黄昏,他只是努力的舌耕砚田,清理一方泥土,播下一方生命,耕出了那一片坚信的田园牧歌。夜是五月的夜,风是南来的风。斯人已逝,留给我们的是无限追思与敬畏。

王开国墓碑

笔者拙作,以表敬仰之情

文字编辑|张岐德

美编排版|刘昱秀

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