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万紫千红还在含苞待放,双手奉上这份春季追花指南!

国家地理中文网2020-07-30 12:11:02

国家地理中文网

美国《国家地理》中文版官方公众号

关注

 

早春3月的罗平开始,春天的脚步便相继踏遍华夏大地。我花了三年的时间,细细追寻繁花的足迹。


近到江南婺源、远到南疆深处。


那一片片浩瀚无垠、温婉动人的花海,都是关于春天的,最回味无穷的记忆。然而,许多动人心弦的花海实际的盛放期往往只有一周或更短我也早已习惯与花期失之交臂。


但正因这转瞬即逝的短暂美好,才更显春天的珍贵和美好。

 

撰文、摄影:姚璐

 

三月上旬 | 云南罗平


早春三月,罗平的金鸡峰丛可以俯瞰到大片规整的油菜花田。


从南到北,当大部分地区还处于寒风阵阵的暮冬时,罗平的油菜花早在3月初就大面积盛开。这里是中国油菜花盛放的第一站。


郁郁黄花从四面八方包围着星罗棋布的翠绿峰林,漫山遍野,春意盎然。


螺狮田弯弯曲曲的花田曲线,如同春天一样活泼而俏皮。

 

三月中旬 | 江西婺源


虽然是梅雨季节,但婺源的水墨画意同样动人。


在罗平,看的是漫山的野外花海,而婺源看的则是花与徽派建筑、山水的完美结合。


婺源被称为“中国最美乡村”。早春时节,金色的油菜花海和着粉墙黛瓦,白色、黄色交相辉映。柔情似水,水墨如画,奏响了华夏大地的早春乐章。


被雨水浸润后,娇嫩欲滴的花朵透露出雨后芬芳。

 

三月中下旬 | 四川金川


开满雪白花朵的梨树伫立在路的两边,像是春天在夹道欢迎路上的人们。


同样是三月,另一场更宏大而纯净的花海已经准备就绪。


当我坐着车子从初露春意的丹巴甲居藏寨出发,翻山越岭,越来越接近金川时,路边第一次出现了一排排盛放繁花的梨树。它们密集地排列在路边,盛放的白色花朵爬满枝头。

 

这片雪域高原面积最大的梨花,沐浴在春风中、艳阳下,临风而舞,洁白如雪,一下子把寒冬腊月撕碎。


柔和的晨光把雪白的梨花照成浅浅的粉色,炊烟升起,一派田园牧歌的景象。


我一下子理解了岑参为什么用“千树万树梨花开”来形容大雪纷飞。

 

站在金川县外那些并不很高的山丘上,俯瞰铺满梨花的金川河谷:路边、田地、山间点缀着轻盈的梨花,整个世界晶莹剔透。一瞬间,仿佛置身于童话之中。


在金川梨花的著名观赏位置——沙耳乡的神仙包上,梨花点缀满小小的土坡。

 

但梨花极其脆弱,两三天后,只是一阵算不上很大的风,便吹得花瓣洒满一地,已经“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没想到这盛开的梨花,竟只支撑了短短三四天,便香消玉殒。


穿着艳丽民族服饰的女孩,走过雪白的梨花胜境,宛若油画。

 

三月底、四月初 | 南疆帕米尔高原


盛开着百年杏树的杏花之村阿勒玛勒克,迎来了一年中最美的日子。


四月的步伐临近,在帕米尔高原深处,百年杏树已经悄然绽放,奔赴着塔什库尔干河谷的盛大约会。


一场大雪后,和煦的晨光温暖地洒满大地,远处的山峦依稀沐浴在洁白的雪中,大地却早已五彩斑斓:绿色的麦田、蓝色的河流、粉色的杏花、土色的房屋,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相得益彰。


粉红配粉绿,帕米尔高原深处的春天完全符合我对“世外桃源”的所有想象。

 

头顶是盛开的百年杏树,脚下是零星洒落的花瓣,每一步都有惊喜,每一步都是天堂。


虽说路途遥远、条件艰苦、花期短暂(5天左右),但“杏花之村”阿勒玛勒克所带来的感动和愉悦,一定会消解旅途所有的舟车劳顿。更何况,这里还有热情好客的塔吉克族。


牧羊的女人从小道缓缓走来,此番场景美得恍若隔世。



阳光照在塔什库尔干,枝头张牙舞爪的杏花包围着村落、包围着大地。


头戴塔吉克族“库勒塔”帽的女孩,走过长长的杏花大道。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四月中旬 | 新疆伊犁


杏树点缀在绿色的草原上,给早春伊犁涂抹上一层温柔的色彩。


伊犁的杏花沟,一定不会辜负你。


爬上山坡,登上山头,绵延的绿色草原此起彼伏,其间零星点缀着房屋、牛羊、马匹。早春的伊犁暮暮朝朝都是如此诗情画意。


杏花沟的开花时间极为不稳定,从3月中旬到4月中旬都有可能,且杏花盛放期只有5天甚至更短。


能不能看到,就看缘分了。


六月上旬 | 新疆喀拉峻


雪山下的紫色花海、立体草原,大概只有喀拉峻才拥有的这样的奇景吧。


伊犁的草原不同于呼伦贝尔的一马平川,被称为“立体草原”。而其中波澜壮阔、水草丰茂的喀拉峻,又被称为“五色花海”。


我和朋友徒步从琼库什台村前往喀拉峻,一路经过村庄、河流、森林、高山,最终抵达这空无一人的茫茫草原。6月伊始,未待草原上方的冰雪完全消融,春天便早已有迹可寻。


白色的、黄色的……各色野花争奇斗艳,而其中,最梦幻、最独特的当属紫色“报春花”海。球状的花遍布草原,小巧可爱,夕阳西下,泛黄的光线隐隐绰绰,天地广阔如海。


紫色报春花海沐浴在温柔的阳光中,像是繁星点点,洒满草原。

 

六月中下旬 | 新疆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边的公路边,野花争相怒放,整片大地都沐浴在花的海洋中。


6月是属于伊犁的季节,所到之处,无不是夺目绚烂的花海。


在阳光的映衬下,赛里木湖蓝得通透、蓝得仿佛忘却了世间一切伤悲,只剩下令人心旷神怡的明媚。春末夏初,湖边百花绽放:金莲花、蒲公英、各色野花,一起点缀着这个湛蓝的湖泊。


晴天下的赛里木湖,海天一色,沁人心脾。

 

我和朋友带着帐篷,在湖边扎营了四天,看遍日出、日落、暴雨、闪电、彩虹和星空。而其中,最为稀有的便是在别处难得一见的金莲花海。晨光露水中,温暖的橙色海洋与朝霞落日相映成趣。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洒在娇嫩的金莲花上,温暖而又静谧。


露水和逆光中婀娜多姿的金莲花,仿佛定格了时间。

 

七月 | 青海湖 


七月的青海湖在油菜花的相伴下,尽显盛夏光年的明媚。


中国第一大咸水湖像海洋一样,静静坐落在青藏高原上。然而广袤无垠的代价便是略显单调,好在盛夏七月,湖边明亮的油菜花为这一大片碧蓝增添了一份生机。


从敦煌、张掖一路南下,翻越层次丰富的祁连山脉后,大片的油菜花便出现在眼前。他们绵延到湖水边缘、绵延到天空尽头。虽不是大海,却能拍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意境。


花海延伸到湖边,仿佛在指引游人通往那一片宝石般的蓝色。

 

七月 | 伊犁昭苏


昭苏的油菜花被变换的光影分割成多个层次,也正因这美妙的光影,油菜花条如同丝绒一样细腻而柔和。


距离罗平油菜花开花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但油菜花的脚步依旧未停。从西南边陲、江南水乡,一直延伸到了塞外江南。

 

我沿着伊昭公路来到被誉为“天马故乡”的昭苏

 

当车子缓缓驶出县城,马上映入眼帘的,就是广阔无尽的花海。昭苏的油菜花坐落在雪山之下,此起披伏。大地被夕阳这个调色盘涂抹得变幻莫测:每一秒都绝无仅有,每一幕都扣人心弦。

 

油菜花由近及远,一直绵延到天山脚下。

 

但我马上又被另一片更为罕见的花海吸引:大片的唇形科植物“紫苏花”矗立在田野上,在夕阳中,尽显绚烂。

 

太阳释放出最后一点能量,照耀着这片广阔的紫苏花海。

 

时间已经是七月中旬,在这春天的尾巴上,徜徉在迷人的紫色花海中,看夕阳西下,最终落入地平线。这不仅是一天的结束,也是一整个春天的结束。


而回忆里,全是山花烂漫、春日和煦,全是一个个金灿灿的午后和一片片明晃晃的花海。


长按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影像经典”



长按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