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换宿之日本和歌山(三)

Lucia宁格格2020-05-21 10:40:17

关于原创作者


我高二时候的同班同学,后来分班靠《哲思》维持着塑料友谊。


读大学本科的时候,她在澳门,我在珠海,又因地理优势一直维持着吃吃喝喝的友谊。


漂亮的外貌,有趣的灵魂大概说的就是她吧。


她的旅行(穷游)太有趣,所以分享出来给你们。


明年大家出国实习时候,有假期的话可以去尝试着打工换宿。



昂大学本科学的是日语,大四去日本交换一年,接下来也会在日本读研,希望她去遇到更多有趣的旅行。


接下来会推送她在日本的旅行,因为篇幅太长,美照太多,所以就切分一下。


以下是经过她授权(好高级)转载的攻略or游记?



如果忘记了前面的故事,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打工换宿之日本和歌山(一)

打工换宿之日本和歌山(二)



那智胜浦


那智山是日本世界遗产,有那智瀑布、野熊古道、那智大社和三重塔这些比较集中的景点。


从离我们最近的纪伊日置车站坐JR线一个多小时到那智胜浦,然后有公交车可以到达那智山脚下。(要注意看公交车的时间,比较少不要误了班次)。


一大早朝本像妈妈一样开着车带着她的三个孩子去车站,跟我们交代要好好玩。


元气满满~~出发啦!


虽然刚说完元气满满,坐上JR后的Yui就睡成了一滩水,攒足体力才能好好玩嘛~


到了那智胜浦后直奔公交车站看时间,离下一班时间还早,所以我们打算先在这边稍微逛逛吃个饭。


那智胜浦的金枪鱼非常有名,下车后处处都是金枪鱼的店,还有个金枪鱼鱼市,新鲜捕捞上来的金枪鱼就地直接买卖,还可以看到金枪鱼的罐头是怎么制作的,不过不幸运的是那天不是鱼市的开放日,我们站在海岸边问了问鱼腥味算是来过了吧。


毕竟靠海就要吃海嘛,小镇上还有很多其他卖海产品的店,我这个生长在平原的人从未见过的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虾,我们几个也小小的饱了个口福。

由于我们几个都不怎么喜欢吃金枪鱼,所以最后去了一家鳗鱼饭的店,(写到这里的楼主好饿)三人都要了鳗鱼饭,吃饱喝足后奔向汽车站。


这是那智山的观光地图,我们从野熊古道出发,途径那智大社然后从三重塔和那智瀑布的方向下来。

三月初的山上还没有樱花,留下的梅花还在寒风里小心翼翼的开着,给这有些荒凉的山脚添了一丝暖意。

野熊古道就是这样有台阶的山路,两边都是几百岁的古树和参天的竹子,走在里面幽静而安谧。

路边随处可以看到这样的牌子

树粗到大概可以站下四五个我

和Yui德国小哥拾级而上,像是在探索未知的世界

快走到那智大社时候人开始变得多起来

大社顺路往前走不久就是三重塔和那智瀑布。

以下是不走心的游客照几连拍:

那智山因为是世界遗产,所以是已经开发的比较成熟的旅游景点,一路下来我们没有走很难的路,很轻松的途径那智瀑布下去山脚后时间还早,于是我们决定回到那智胜浦以后去泡个温泉。


公交车回到那智胜浦,港口换船,我们的目标是德国小哥推荐的一家岛上的温泉酒店,已是傍晚的天空变得温柔起来,船突出来白色的浪花,朝着温泉酒店出发。

去温泉酒店只是直接去泡温泉,每个人加上毛巾大概人民币四五十,去泡温泉所以没拍什么照片。


那是个临海的露天温泉。或泡在热汤里,或靠在岩石上,忘了和Yui断断续续聊了什么话题,只记得那天风微凉,夕阳美得难忘。


再乘船回到那智胜浦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回去纪伊日置的JR上空空荡荡,偶尔有一站上来几个穿着支付的唧唧喳喳的学生,又在某一站一起推搡着下去,他们热闹的好像我的高中,年轻着可以肆意妄为。


最后几个学生也下去之后,车厢变得彻底空荡荡了,只有轮子撞击铁轨的声音和窗外无尽蔓延着的黑暗。


Yui和德国小哥又熟睡了,偷偷拍一张,定格一下那晚JR上的宁静。

回到纪伊日置车站以后朝本老太太开车去接我们,说给我们留着饭菜一起吃。


这一天屋里又来了一位台湾的helper,这个妹子和我们不太一样的是她是专门为学习蓝染而过来的,之前在德岛(四国地区)的一家也是手工 蓝染的店学习。做了太多蓝染的她手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妹子非常厉害,自己一个人背包穷游了很多(我不敢去的)地方,比如阿富汗伊朗巴西和墨西哥等。


她说她非常喜欢中东和南美,危险但是美丽。


最可怕的一次在伊朗搭顺风车被司机差点强奸,跳车跑掉了。所以这些写出来并不是鼓励大家去想她一样去这些地方穷游的,根据自己的能力经验,还是安全最重要。


美味的晚餐过后,Host居然又拿出蛋糕让我们分,帮忙制定出去玩的路线,车站接送,留好饭菜,居然还有甜点,瞬间感觉自己过来干的这点“活儿”真是太配不上享受的这些了。

右边是那个台湾妹子,她非常喜欢做鬼脸。美丽的Yui这张有点崩,还是遮一下比较好(Yui我今晚要加鸡腿)






之后的日子里基本也是一样的绣花染布,由于只在这里一个星期,所以其实很快也就过去了。

太快的一周

朝本先生

刚才一直没有怎么提到朝本先生,这里想要说一下他。

朝本先生非常忙,据我和Yui猜测,他应该是白滨町的政府官员,具体不知道干什么的,还有一篇自己的果园,还有从事一些渔业,所以一天到晚几乎都只有晚饭的时候会在家吃一口。


他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日本人,相信神道,甚至自己在家里修了个小小的神社。(朝本老太太跟我吐槽过她自己其实挺害怕家里有个神社的)每天早上都要把家里的各个地方供着的神坛拿下来重新清洗,装上盐和米然后毕恭毕敬的供上。


我和Yui早上经常会帮忙清洗神坛,出于莫名敬畏,也没有怎么拍那些的照片。


再见了,僕らの海

一周过得很快,快走的那个晚上和Yui跑到海边拍北斗七星。天太冷了,举着相机的手一直颤抖无法对焦和曝光,最后听着白滨町的夜晚的海浪声,悄悄对这片海说声再见。


离开的那天和狗狗Max的合影

我是长在内陆的孩子,从小不在海边长大,也不会游泳,喜欢海的美丽却又莫名害怕它。这海边住着的这一周我看遍了从早到晚上海水的一千种颜色变化,我们在海边奔跑,对着大海唱歌,沿着海岸的陆地骑自行车,脑子里反复出现的一句歌词就是この海は、僕らの海さ(这片海就是我们的海)。


这首歌是我喜欢的一个乐队组合的一首叫魚(さかな)的歌,看到这些海的时候总能想到它。

最后再秀一下在那里时候每个晚上我们一起做的饭

    

最美味的饭到底还是家常饭,最温暖的声音还是披一身寒气从门外推进来后的那句「ただいま」(我回来了)和马上有回应的「おかえり」(欢迎回来)。


和歌山打工换宿完,再见了朝本一家人,再见德国小哥台湾妹子,再见Max,再见僕らの海。


感谢耐心读完,希望能有所帮助,欢迎留言交流。

努力做一个勤奋的小垃圾


用文字记录

日常唠叨

让生活多一点儿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