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鲁这枚野生姑娘【曼故事】

曼笙makesome2020-03-23 12:02:24

今天许多朋友添加曼笙微信号,原来是有朋友推荐了曼笙服装,并且表示:“一直喜欢野生的姑娘”

看到“野生的姑娘”这个词,拉鲁觉得莫名地喜欢,拉鲁知道,这世间有许多“野生的姑娘”,今天给大家说说拉鲁这枚野生的姑娘的故事吧。




姑娘爱吃、款待自己、喜欢尝试


在深圳上班的时候,周末会一个人去私厨西餐厅,点一份肉酱意面,一份奶酪拼盘,半瓶红酒,一份沙拉,从七点半吃到九点,微醺走路回家。旅行在尼泊尔,跟德国姑娘一起吃尼泊尔手抓饭,尼泊尔朋友给我们解释说,用手吃饭,可以更好地感受事物的触感,嘴唇与手指的接触,也增添与自己的亲密感。在青海湖边藏族人家里,跟着家里的阿爸阿哥吃藏族羊肠,肠子里灌满羊血或者羊杂, 煮熟吃或者放在炉子上烤着吃,口感嫩滑。在四姑娘山脚下吃嘉绒藏寨阿妈做的奶渣包子,酸酸甜甜、松松软软,那是拉鲁每天早起的第一个期待!现在大理,找到一家湘菜馆(拉鲁来自湖南),时常去点一份地道的湘里腊肉,炒一份青菜,吃完还赖在餐馆不走,从包里翻出来一本小说看上一小时。





姑娘爱读书、不求甚解

拉鲁初中寄住语文老师家里,老师家里有一柜子书,那时候老师希望拉鲁好好学习,毕业再看书不迟。毕业了,老师为拉鲁准备了一袋子书,拉鲁接过来翻翻,发现那些书早已看过,趁老师不在家的时候。拉鲁的大学,很多课余时间,和不带劲的课里时间,都在看书。那时候学校的图书馆规定一个月只能借六本书,拉鲁比较懒,就每个月看六本书,到时见就定期去换六本,比大姨妈还准时。当然一个月六本书是不够的,拉鲁宿舍的姑娘们共用一个当当网购书账号,那个账号很早就是VIP了。毕业以后,下班和周末时间,大部分用来看书。跟男朋友吵架了看书,周末在咖啡厅、书吧看书,坐车路上看书,早起了上班之前也看书。

拉鲁从此说话旁征博引出口成章了吗?并没有,有什么感想会在书边边写下来,有时候也会把划记的文字和自己的感想抄写到笔记本上,但是拉鲁的脑子里从来没有记下什么,拉鲁把看书当做是一种旅行,跟着文字穿越时空,去到别处,体验一种生活,了解一些社会背景、或者一些作者的思想。拉鲁觉得脑子不能装太多,也不愿意自己的口说出别人的话,拉鲁相信,人本生就是丰富的,并不需要拿别人的东西说事。





爱,只是爱,不必不求强

拉鲁有心爱的先生,先生有学识、有品位,是一枚专家,沉默而包容。但是先生习惯了独身的生活,于是拉鲁不会勉强要跟先生在一起有一个结果,只是将先生放在心里,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节奏。就当见过了路边有一朵美丽的花儿,欣赏他的美就好。自己的人生,自己把握,与谁都无关。

有爱,还要有爱的方式。心里的情感情绪,拉鲁选择写成文字,受益于阅读的习惯吗?不过拉鲁以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道路,只是需要你慢慢去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路。很多时候,情感情绪并不是负担,也不是垃圾,处理妥当了,它可以成为我们的资源,成就某种作品,而这些作品,组成我们的人生。




喜欢啥学啥,不求成“家”

一位叔叔看到拉鲁临摹文徵明,说:“要成书法家,写十年还不够啊”,拉鲁以为不是这样,书法的妙处并不是成为“书法家”,书法的妙处在于你与纸笔的相处,慢慢去摸索怎样的手法会出现怎样的笔划,轻与重、粗与细、疏与密,笔划之间的配合、字与字之间的呼应……都是值得慢慢玩味的东西,所以拉鲁可以一个字写上半个月,兴致来了,一晚上临摹同一个字几百遍,写完还得意洋洋贴满墙,风从窗口吹进来,宣纸在墙上哗啦哗啦,蛮有意思。

上大学找到音乐学院的老师学钢琴,接触练习指法的《哈农》以后瞬间爱上,从此在钢琴前面一坐大半天,只是弹奏《哈农》的某一小节,了解《哈农》的同学知道,一小节《哈农》就是重复的有规律的指法练习,可是每一次节奏的细微变化,每一次手指


敲击琴键的轻重变化,里面都有不同的旋律和情绪出来,拉鲁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枚“钢琴家”,只要我爱,我就去做。

拉鲁还画画,大学有pop广告设计这门课,拉鲁每次交的作业都用水粉制作,现在大理也经常在大晚上,跑到天台支着画架,手指结合画笔涂抹一些漂亮的颜色。画画不代表要做画家,不做画家也可以画画。很多朋友表示很喜欢画画,觉得那很好玩,但是不会去画,因为没时间没必要或者没用……只是几盒颜料几支画笔和几张纸的事情,其实我们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么?

拉鲁学跆拳道,到最终也只是个“空带”(最低级阶段);拉鲁打乒乓球,看对方顺眼就稳稳挡几十个回合的球,看不顺眼了连抽带拉、大汗淋漓;拉鲁打篮球,根本无心要进多少球,只是觉得球打到篮板上,返回来重新接住,或者在篮筐上转几个圈就很好玩。



爱旅行,并且从从容容不赶路

时间比较赶或者行程比较紧的旅行拉鲁是不参与的,去景点走马观花拍个照走人的旅行并没有吸引力。拉鲁在尼泊尔的某个山头住过一个月,也在青海湖边藏族人家里、四姑娘山住过一周,跟当地人一起吃、一起吃、一起玩,敲鼓起舞或者沿湖骑马,看本书或者写点东西。走到大理,觉得有些累了,就住下了。加入曼笙,就上班了。

不需要去路上寻找什么答案,上路本身就是答案;不需要去异乡遇见自我,自我一直在自己身上;不需要为自己有多少见识就出发,只是随心而走,随缘而停。不过旅行有它的妙处,跟看书差不多,去一个地方,体验一种生活。在沿路的风景里陶醉,一如进入梦境,一如生活本身。



爱美,但是并不追逐潮流

从大上学,时尚杂志就没少看,后来从广告进入服装广告,也算是兴趣与专业相结合了。麻质粗糙、丝质柔滑、棉质亲近……爱收集漂亮衣裳,看上的衣裳没买下来会牵肠挂肚,连睡衣也要选择简单精致的款式。每天早上醒来,不想好今天穿什么,是很难起床的,但是若是想起哪身衣裳特别欢喜,起床会非常爽快。穿上华丽的裙子就风情万种,穿上素净的棉麻袍子就清新淡雅。嘻哈、旗袍也完美驾驭,从不给自己定义某种风格,拉鲁的风格叫“多变”,衣裳其实是一种内心的外化,反过来,衣裳有时候可以改变人的心境,这是衣裳的妙处。

但是拉鲁不喜欢穿内衣,实在不行会选择单层蕾丝的单口内衣,市场上那些海绵、钢圈什么的,调整型、加厚什么的,不过是为了把女人的身体变态挤压成芭比娃娃,若不是特殊场合或者搭配需要,女人实在不需要那样子难为自己,身体本身就很美,舒适自在更要紧。



爱家人,但是拒绝互相捆绑

拉鲁从小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但是毕业以后,自己养自己。跟家人保持联系,从心沟通。理解家人对我的一切希望,集中到一点是希望我幸福快乐。而具体的方式,我会要求自己去把握。家人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的见解由他自己的人生决定,我的人生,连我自己都不确定是怎样,更何况是家人。所以那些具体的希望,比如说有什么样的工作、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对象,这些问题,家人会有看法,但是拉鲁从来只当建议参考,如果遵循了不快乐,相信那也不是家人想要的。

把自己照顾好,家人看到自己过得开心,对自己的生活有把握,就很好了。前段时间不是流行一个帖子说“要家人的祝福,不要担心”么,拉鲁深以为然。人都是独立的,哪怕是爱人亲人,你的感受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想要什么,你可以直接去争取。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创造条件,为自己要做的事情排除干扰,在中国这种传统的家庭单位社会,这干扰往往首先来自家庭,而女人太擅长为家庭牺牲自我,拉鲁不知道是不是这种牺牲自我可以换来一种安稳,因为它是要求以责任和关系作为回报的。但是拉鲁以为,爱自己,爱好自己,让自己快乐,让自己满足,家人也会感受到你的阳光。而牺牲,不过是让自己成为家庭的附属,当你的光芒渐渐暗淡,承受负面后果的是你自己,需要对此负责的也是你自己。

父母若是说:“当初都是为你了,造成了我现在的不幸”,或者子女说:“为了父母的期望,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悲的了。



【曼笙寄语】


姑娘:

做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欢迎更多野生的姑娘添加曼笙的微信:makesome2012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曼笙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