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安处唯山阳/屈清清—陕西山阳

和雅牧歌2020-06-04 11:50:41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15


014

吾心安处唯山阳

□ 屈清清 陕西山阳 □


流年似水,韶光易逝,走过万水千山,看过千万风景,终于明白,最美的风景,不在远方,而在故乡。——————题记

我爱山阳,爱生我养我的故乡,爱她的青山绿水,爱她的碧草蓝天……

十一放假,一家人一起去了向往已久的繁华都市苏沪浙。在蓝天白云之间,飞机像是带我们穿越了一场时空之梦,让我们看到了梦寐以求的东方明珠。当山阳已是一层秋雨一层凉时,十月的上海,阳光依旧浓烈的犹如一坛老酒,透过浅浅的云层,让整个城市沉浸在氤氲的醉气中,逼出一粒又一粒细细密密的汗珠。在陆家嘴,一座座大厦像是要无限接近那个蓝白色的天空,青天白日之下,它们就那样孤傲地挺立着,抛却了整个世界的喧闹,冷漠地让所有人都无法企及。夜晚,仰望着“金茂大厦”、“环球国际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厦”这三座摩天大楼,在那个像是梦一样的黑色苍穹里,拥挤的人群像流动的液体,被推动,被分开,各种自拍的游客,吃泡面的外国人,天桥下那个唱着“突然好想你”的歌手……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藏着不为人知的悲欢喜悦。

与上海比,我倒更喜欢苏杭,这里虽然跟上海比落后了一些,但却更有味道。在西湖,教儿子念白居易的“江南忆,最忆是杭州”,看苏小小的“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赏雷峰夕照,想着“西湖水干,雷峰塔倒”这个传说,不由深深同情她们。妓也好,妖也罢,爱都是真的,为什么自古以来就有那么多的痴情女子呢?好在,在滚滚历史长河中,得到的,失去的,最后,都将成为过往,都不重要。

在乌镇,亭台轩榭,雕梁画栋,桨声灯影里,那一句句让人沉醉的吴侬软语,素衣长裙的女子,古朴的民居,古老的藤曼,古旧的典藏,小桥流水,烟雨人家,故居书院,道观当铺,手工坊,晒布栏,老邮局,乌篷船,风中夹着花的清香,雨中带着水的脉脉。一切都美得像幅画。

是的,我喜欢江南。她比我梦见的更美。

可是,热闹背后,却倍感孤寂,在这里,除了背上的行囊,真正属于我们的,少之又少。堪称一绝的蟹黄包子于我而言味同嚼蜡,潮湿多蚊虫的环境,所有带着甜味的饭菜,以及脸上长成一窝蜂的痘痘,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你不属于这里。

是啊,外面的风景再美,却总找不到家的感觉。每当夜深人静,疲惫不堪的我们还背着行李拉着儿子往酒店走,蹦跳了一天的儿子会突然闹着要回家,不停地说:“我想回我们三楼的家”,回到酒店后,他一边流泪一边给爷爷奶奶打电话,看着这个平常把爷爷呼来唤去的捣蛋鬼此刻边哭边说:“我想回家,我想你们了”,当时,自己竟然也泪流满面,忍不住开始想念山阳了。我想念自己家舒适柔软的床;当吃了一顿又一顿带着甜味的饭菜,就连平常对我手艺挑三拣四的老公都抱怨这卖饭的手艺还不如我时,我想念山阳的面皮肉夹馍,想念王一刀,想念盛祥的泡馍,想念我最爱的锅巴米饭……当高铁到达西安,一出车站,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凉皮店,让这正宗地道的陕西味儿安慰我空虚已久的胃,连儿子也一边辣的吐舌头一边忍不住还要吃。最神奇的是,回到家后,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脸上的痘痘竟然奇迹般地都消失了。看来,想念山阳的,不止是我的胃,还有我的整个身体与灵魂。

心若没有归处,到哪里都是流浪。

我爱山阳,这里有我成长的足迹,我爱的人,有我看不够的风景,割舍不下的牵挂。山阳,我愿迎着你的朝阳,春天,沐一段苍龙山温婉日光,夏天,撑一回漫川关渡船,秋天,看一片天竺山层林尽染;冬天,拈一阕诗词幽香,伴一缕清梦绵长,然后,轻握岁月如絮的时光,看着你的微笑,体味你的温暖,在你怀中,缓缓老去。

吾心安处,唯山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