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才_管弦乐的经典名曲

音乐艺术概论2020-08-06 13:42:16

乔治·比才

乔治·比才(Georges Bizet,1838年—1875年),出生于巴黎,法国作曲家,世界上演率最高的歌剧《卡门》的作者,现实主义歌剧的先驱。

 

比才1838年10月25日出生于巴黎的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一位声乐教师,母亲会弹钢琴,舅舅则是一位著名歌手兼音乐教育家。良好的家庭环境的熏陶,使比才在幼年时就显示了不凡的音乐才能。10岁那年,父母将他送进巴黎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和作曲。 1857年,比才因获得著名的罗马大奖而赴意大利罗马进修,那时他已写出了他的杰作《C大调交响曲》和独幕歌剧《奇迹医生》。    .
   

年轻的比才音乐兴趣广泛,他高超的钢琴演奏技巧和总谱阅读能力曾使当时的著名钢琴家、作曲家李斯特感到震惊。有一次,比才在阿列威家的音乐会上见到李斯特,李斯特拿出自己的一首非常难的新作品,并说,除了他自己以外,恐怕只有封·彪罗能弹得出。但是,13岁的比才竟然即席视奏这首乐曲,而且弹得非常之好。李斯特惊叹道:“本来我以为只有我和彪罗两个人,但是现在出现了第三个,应该说,他是我们当中最年轻、最大胆和最辉煌的能手!”

 

回国后,他于1863年完成第一部歌剧《采珍珠者》(Les Pecheursdeperles),而后推出《帕思丽珠》,但两部歌剧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回响。继之创作了《嘉米蕾》,虽然还是没有成功,但已经找到自己的风格。不久他为都德的话剧《阿莱城的姑娘》配乐,大获好评。

 

1870年,比才新婚不久便参加了国民自卫军。退役后在塞纳河畔的布日瓦勒(Bougival)从事写作。1873年初,比才开始歌剧《卡门》的写作,《卡门》取材于梅里美的同名小说,1875年3月3日在巴黎喜歌剧院首演,惨遭失败。当代人对他的作品中“大胆的现实主义和赤裸的情感感到震惊和受到冒犯”,指责这是一部“淫秽的作品”,“音乐不知所云”。据说他曾为此整夜痛苦地在巴黎的街道上徘徊。但《卡门》却受到了国外音乐家的赞扬,预言“十年之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一部歌剧”。然而,比才未能等到这一天,仅三个月后的1875年6月3日,他即因抑郁在布日瓦勒逝世,年仅37岁。五年之后,《卡门》再度在巴黎上演,获得了极大轰动。


卡门组曲

《卡门》是比才一组描写的是爱情、欲望、嫉妒、仇恨的悲剧歌曲,但因为剧中有大量的对话,所以它的体裁是喜歌剧,可见当时的歌剧和喜歌剧之间的区别并不是从内容来考虑,而完全是单纯的技术问题。比才的最大优点,也是他最深刻的独特性,就是运用了三种不同的因素:民间因素、喜剧因素和悲剧因素,并成功地将三者融为一体,所以作品的一致性是最先引人注目的特点。然后,悲剧因素再渐渐主宰整部歌剧,最后并吞了其他两个因素。从序曲开始,这个极富特色的主旋律就预告了卡门的命运。

《卡门》的旋律紧凑,节奏充满活力,人物的性格描写逼真细腻,因而造成许多戏剧高潮,从而深刻地揭示了作品的悲剧性。比才的和声也很富想象力,音域也很宽广,很能表现卡门紧张、激动的悲剧情绪。这部作品的音响结构也很完整,它的丰富感来自于配器法与伴奏中精致的对位材料。歌剧的序曲为A大调,四二拍子,回旋曲式。然后突然把A大调转到F大调,突出了第二场中《斗牛士之歌》的副歌,在短小的序曲的最后27小节中,作者引进了卡门,用她的一个具有增二度音程特点的主题来加强观众对她的印象。随着增二度音程越来越清楚地成为减七和弦的一部分,这个减七和弦往往使人联想到剧中邪恶的事物。最后序曲在一个加倍的ff减七和弦结束。


以下为卡门组曲1号的五首片段:


前奏曲

《卡门》的前奏曲堪称所有音乐作品中最家喻户晓的,也是最精彩的歌剧前奏曲之一。它由对比强烈的两大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气氛热烈欢快,包括两个主题,第一主题是在斗牛场上,喧闹的群众为盛装的斗牛士欢呼喝采,为A大调,气氛热烈欢快,是由两个主题构成的减缩再现复三部结构;第二主题是具威风气势的斗牛士之歌,主旋律取自第二幕中埃斯卡里奥出场的音乐,为F大调,在反复时提高八度;在第二主题结束后,再现第一主题。第二部分是出现卡门的音乐动机,带有不祥的气氛,是通常所说的“命运”主题,在弦乐令人颤栗不安的震音背景下,由大提琴、单簧管、大管和一支短号奏出悲剧性主题,暗示悲剧性的结局,最后在强烈的不和协音响中结束。不过,在部分网上流传的卡门序曲中并不包括第一部分,仅有第二部分。


阿拉贡民间舞曲

第四幕开始前的间奏曲。西班牙舞曲色彩浓烈,描绘斗牛场上艳阳高照、观众挥汗等待斗牛士出场的景象,比才于此用了多种打击乐,节奏感十足。


间奏曲

第三幕开始前之间奏曲。在竖琴温柔的伴奏下,长笛吹奏出轻盈而优美的曲调,描写剧中另一名女性角色米卡爱拉纯洁的爱情。米卡爱拉是男主角豪塞(就是约翰,个人认为是翻译问题……)青梅竹马的情人,对豪塞始终坚贞不渝,甚至在深夜时独自进入走私犯藏匿的山区,传递豪塞的母亲病危的消息。


塞吉第亚舞曲,第一幕中卡门引诱唐·豪塞将她放走所唱起,带有咏叹调性质,极具挑逗性,以鲜明活泼的节奏、热情而又带有几分野气的旋律,进一步展示了卡门泼辣的性格。


阿尔卡拉龙骑兵

第二幕开始前的间奏曲,大管以中庸的快板奏出洒脱而富活力的主旋律。豪塞在放走卡门之后,当晚便一直唱着这首歌来到了酒店。该首乐曲简单而朴实,代表还尚未逃离军营的豪塞背景之单纯,也对比于复杂而纷乱的酒店。


斗牛士之歌

第二幕中斗牛士埃斯卡米洛上场所唱起的这首著名的《斗牛士之歌》,绘声绘色地描述斗牛的场景。这或许是“卡门”中最著名的唱段,著名歌剧评论家纽曼(E.-Newman)说这是一首绝妙的装腔作势的歌。它充分展示了艾斯卡密尤自高自大的性格。歌词描述了斗牛场上的紧张场面。而副歌中对爱情的吟唱暗示着剧情的下一步发展。



以下为卡门组曲2号的五首片段


阿莱城的姑娘组曲

《阿莱城姑娘》第一组曲是比才的作品中很少在当时就获得成功的一部。这是比才接受委托,为法国作家都德的舞台剧《阿莱城姑娘》所作的戏剧配乐,后来改编成的交响组曲,比才的《阿莱城姑娘》配乐比剧作本身更有生命力。1872年10月I日,话剧《阿莱城姑娘》首演失败。但是,比才的配乐烘托出法国南部农村的生活气氛,刻画了剧中人物的悲剧命运,却焕发出强烈的艺术魅力。当然,失败的剧作也使人们没有重视这批成功的配乐。后来,比才从中选出四首乐曲作为管弦乐组曲,于同年11月10日单独演出,才大获成功。由此,都德剧作《阿莱城姑娘》又获得广泛重视,续演下去。这个由比才编成的组曲,就是《阿莱城姑娘》第一组曲。在比才去世之后,他的朋友埃涅斯特·吉洛又从配乐中选出三首,并加上歌剧《贝城一丽姝妹》中的“小步舞曲”,以四曲组成《阿莱城姑娘》第二组曲。


阿莱城姑娘故事梗概:在法国南部普罗文斯,有一个阿莱小城。故事发生在阿莱城近郊的农村。二十岁的农村青年弗杰德里与自己母亲和老仆从过着平静的生活,他们养着一个患有痴症的弟弟。美丽的同某城姑娘使弗杰德里坠入情网。但他听说牧场守卫人米特菲奥是她的情人,便陷于苦闷之中。在家人劝说下,弗杰德里与一个叫作维怀特的姑娘成婚。在圣·埃洛瓦节(12月I日)的婚礼上,维怀特的母亲与老仆人这一对过去的恋人见面了,同时又传来阿莱姑娘与情人私奔的消息。不可抑制的嫉妒与愤懑,使男主人公弗杰德里跳楼自杀。这时,奇迹出现了,他的弟弟恢复了理智。按当地说法,白痴可防家中不幸。剧情表现了这个迷信的传说:当不幸来临时,白痴的理智得到了恢复。比才在配乐中,以“钟声”、“牧歌”等富于农村风情的音画表现出普罗文斯城乡的生活特色,也以进行曲和多首民间舞曲表现出法国乡村的诗情画意。对于剧中人物的悲剧性命运,作曲家并没有鲜明的表述。


1.1“前奏曲”

圆号和弦乐齐奏出一个雄壮有力的音调,揭开了组曲的第一章。这个“前奏曲”是原剧第一幕的序曲,主题取自流传于普罗文斯的一首民谣,人们称作“王爷进行曲”。随后,这首进行曲四次行进在管弦的广阔大地上,每次都展现出不同的面貌。第一次,它从管弦有力的齐奏中,攀到木管乐组。在柔和的木管四重奏中,旋律由单簧管奏出,仿佛雄壮的脚步声微弱刚响,轻盈优美地飘在渺远的天际。第二次,弦乐组上升的颤音仿佛是河水波纹。动荡的背景使木管组轻奏的进行白显得激动不公。第三次,大管奏出湍流的三连音型,圆号与大提琴重奏出进行曲主题。但速度变慢,调性由小调变成大调;旋律明亮的色彩,配器浑厚的音色,使“王爷进行曲”具有深沉的颂歌气质。第四次,重新回到主题呈示时的原貌。接着,萨克管以柔和的音色奏出一支充满孤寂之感的旋律。这是弗杰德里的白痴弟弟陈述着恍惚的语调:最后,小提琴奏出一支动荡的音调。渐增的音量与力度,勾画出被嫉妒之火熬煎的男主人公弗杰德里的痛苦心境。


2.2“小步舞曲”

作为话剧第三幕的问奏曲,这首典雅朴素的舞曲表现了纯朴的法国农村的田园景象。这段音乐的首尾是一个轻盈活泼的三拍子舞曲,先由弦乐奏出,然后转到木管乐组,犹如农村青年女在舞蹈中灵巧地转换体位。接着,乐曲转入抒情性的中段。单簧管和萨克管奏出一支充满幸福感的优美旋律,为爱情吟唱出一曲祝福歌:这支柔婉轻缓的曲调,在竖琴晶莹的音响伴奏下,显得更加光彩照人。接着,简洁再现的小步舞。打断了幸福的歌咏。全曲在明快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3.3慢板

慢板作为抒。请的插段,使音乐在总体上更有对比性。这段音乐表现出一对年迈情侣在青年入婚礼邂逅相遇的情景。小提琴奏出两位老人心中的旋律。加弱音器的弦乐以恍惚的音色,烘托出暗淡虚幻的意境,把人们带到久远的年代,那里响着一支刻缕在老仆人和老农妇记忆中的爱情之歌垂暮的爱情在心中依然掀起激荡的波涛。悲叹失去的年华,沉洞幸福的时日,但又感到未来有一种难言的空虚与惆怅。百感交集化为悲哀的音调,使“慢板”出现激动的波峰。最后,他们又回到低声絮语之中。


4.4“钟声”

剧中第三幕,人们忙碌着,准备圣·埃罗瓦节中的婚礼宴席。音乐一开始就响起乡村教堂的钟声。作曲家将四支圆号的强奏,坚琴与小提琴的拨弦以及中提琴的拉奏组合一起,模拟出充满节日气氛的钟声音响。单调的三个音符,惟妙惟肖地刻画出大钟摇曳震响的形态与声音:钟声回荡之中,小提琴奏出喜悦欢快的曲调。音量的强弱交替,旋律的广阔发展,在管弦乐队中汇成宏大的声浪,显示出群钟轰鸣的壮观气象。而后,音乐变得细腻徐缓。两支长笛重奏出一支牧歌风的优美曲调,刻画出剧中那位有着难忘爱情经历的老仆人形象。接着,弦乐伴奏声部渐增音量,抒情旋律也向更广阔的管弦大地延伸。在音乐高潮中,老仆人激动的心潮逐渐平静下来。轻轻回响的钟声,顷刻又变成群钟齐鸣。宏亮的音响,壮伟的气氛为这部组曲作了最后的终结。


2.1“牧歌”

 一支气息宽广的抒情旋律,在管弦强有力的音响中透迄而出。象是原野上飘荡着教堂的钟声。接着,木管组以五重奏形式,用牧歌般的情调复奏这一主题,迷人的田园风情盈溢而出:中间,出现一支富于舞曲性格的主题。在鼓声与弦乐的辩蹈节奏伴奏下,长笛和单簧管,短笛和双簧管,先后奏出主题旋律。简朴的曲调在无形的音响中勾勒出法国乡村有形的节日风采篇首的抒情旋律再现后,很快就融化到安宁的田园气氛中。木管带着泥土的馨香,唱完“牧歌”的最后一个音符。


2.2“问奏曲”

深沉有力的问奏,为发展中的剧情划出了明显的幕间段落。间奏曲的首尾,曲调庄严凝重,配器淡交替,把剧中主人公弗杰德里投到痛苦的思索之中。接着,单簧管、萨克管和圆号奏出哀愁的旋律,那忧郁的情调,悲怨的叹息,表达出主人公对阿莱城姑娘难以割舍的情思。主题旋律深挚的情感勉力给人留下难忘印象,后人曾用这个曲调编成拉丁语歌曲《神的羔羊》,广为传唱。弗杰德里内心痛苦正在难以脱解之际,音乐达到激动的高潮。但男主人公在爱情上会作出怎样的选择?——深沉主题很快转为抒情旋律的娓娓陈述。为了全家的幸福,弗杰德里决定割断对阿莱城姑娘的爱恋,而娶维怀特为妻。


2.3“小步舞曲”

在《阿莱城姑娘》配乐中,本无此曲。这是作曲家的歌剧《贝城一丽姝》第三幕中一段动听的音乐。自从它作为《阿莱城姑娘》第二组曲的乐段以来,再演此剧时,也把它作为一个前奏曲演奏。这是一段由坚琴伴奏的长笛独奏曲。流畅的旋律,纤秀的风格,与比才的《阿莱城姑娘》的配乐极为神似。这段除炙人口的著名乐曲,不仅成为这部组曲中的动人段落,而且也常现在长笛演奏家的节目单中:中段,出现管弦乐队全奏。丰满的音响与长笛独奏的轻盈段落形成轻与重、浓与淡的鲜明对比。主题旋律再现时,加入萨克管,使色彩更加瑰丽。但“小步舞曲”仍以优美精妙的长笛独奏结束。


2.4“法兰多尔群曲”

法兰多尔是法国的民间舞曲。舞蹈者拉成长队,领舞者先作出多种动作,群舞随后模仿。这个充满乡土气息的民间舞曲与“王爷进行曲”交织一起,构成一幅欢腾的节日画图。管弦乐队首先奏出“王爷进行曲”,并从小调转为大调。。这时,在大鼓与弦乐伴奏下,木管乐奏出火热快速的法兰多尔舞曲。活泼的民间舞曲在三次复奏中使欢乐气氛愈益高涨:在渐强的音响中,“王爷进行曲”昂扬而至。经过、一个色彩斑驳的过渡段,法兰多尔舞曲在管弦高声部活泼地跳跃,“王爷进行曲”在低声部有力地迈进。两支性格不同、但同样欢快的主题并置交叠一起,把音乐推向高潮,攀上了节日狂欢的峰巅。虽然戏剧中的悲剧就在这个“峰巅”上开始——男主人公弗杰德里跳楼自杀了;但是,这段音乐综合了第一组曲首章的主题,作为《阿莱城姑娘》第二组曲的终篇,首尾相应,既使音乐风格获得统一,也用更加宏大的声浪把人们投到节日欢乐的热潮之中。

总结:比才的《阿莱城姑娘》的两部组曲,不拘于戏剧情节的表述与人物命运的揭示,而是发挥音乐抒情性的特点,将法国乡村的动人情调,细腻地绘在管弦乐画布上。在一幅幅美妙的田园风景画中,我们看到了比才!幻着生活、向着大自然露出了明朗乐观的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