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值钱的宝贝,让我们的旅途充满了回忆(文尾有福利哦)

水滴书屋2020-07-30 15:23:40

本周二,在渝西某偏僻小镇的老街上,在一片老屋废墟的瓦砾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脏兮兮的陶罐。

虽然造型与花纹都极其简单,还有一条长长的冲线——其实,它就是原来乡下人用来装盐巴的小陶罐。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上了点年头的老东西。

于是,劳顿的旅途,便因为这意外的收获,有了更多的惊喜。

于是决定,将这意外的收获,作为本期推文的奖品。

同时,也和朋友们分享一些多年来在重庆古镇邂逅民间陶器的经历。


双江·瓷盘

2003年的五一黄金周,全城人都关在家里躲“非典”,而我却来到了潼南的双江古镇,完成出版社约稿的一本关于双江古镇历史文化丛书的采访。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来到了双江古镇外涪江边的河滩上,此地是“双江八景”中“涪江清流”之所在。

在这里,我遇见了刘成祥师傅。年近花甲的刘师傅看上去就像一个中年汉子。他是两年前从成都印钞公司退休回到老家的。

刘师傅说,他在印钞公司干到退休,厂里有房子,每月还有一千多块钱的退休金。但他喜欢老家宁静的生活,便在河滩地上的水濠里圈了几亩水面养鱼和鸭子。

刘师傅在河滩地上盖了两间小房子,在房前种了几棵芭蕉,沿着房子围起了一片栅栏,栅栏里有17只鸭子和两条狗,栅栏外就是他养鱼的水濠。

每天上午,刘师傅割鱼草喂鱼,午饭后睡到下午三点左右,划着自己的小木船在濠里下网或钓鱼,天气好的时候,就坐在河滩上整理渔网,或晒着太阳听收音机。

刘师傅说他干这一切都不挣钱,除去投入,每年还要倒贴几百块钱。

但刘师傅很快乐。


告别刘师傅时已是黄昏,在河边老码头的一个小店里,我看到了一个脏兮兮的青花的瓷盘子,但凭直觉是一个老东西,就讨价还价后买了下来。

回到住处,打整干净后在灯下仔细端详,才发现这是一个大约出产于清末民初的山水纹瓷盘——盘中心绘一孤岛,上有田地、农舍和垂钓的村夫,上端有远山疏林,四周是粼粼水波。有趣的是笔墨的运用,除了画中树叶、耕地与农舍几处用比较规整的线条表现外,其他部分几乎完全采用狂草的笔势,纵横挥洒,势如疾风,尤其是水波纹运用侧锋横刷,粗放豪爽,一看就是出自修炼多年的民间画工之手。

这种民间窑口出产的盘子,在当年也就是家家都有的生活用品。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少见了。越来越少见的,还有画中的风景。

如今,这个瓷盘还静静的立在我的书架上,看见它,就会让我想起十年前的双江古镇,想起古镇旁的涪江边河滩以及河滩上的阳光。我不知道,刘师傅和他的鱼塘、狗,还有芭蕉树,可曾安好?


路孔·陶罐

10多年前一个冬日的黄昏,我与几个朋友第一次去来荣昌的路孔古镇——如今,路孔古镇为一部电视剧的拍摄,被改名万灵古镇,但我还是喜欢叫它路孔——当时的路孔古镇还很原生态,原生态得连一家像样的旅店都没有。一干人匆匆忙忙的在古镇的老街上转了一圈,又匆匆忙忙的逃回了荣昌县城。

5年前一个春天的上午,我又来的已经开始“搞旅游”的路孔古镇,虽然古镇已经比第一次看到时光鲜亮丽了许多,但那次是去参加一个什么“笔会”,参加过那种笔会的朋友都知道,通常的流程都是先开一个座谈会,听当地有关领导介绍大好形势,然后是“与会嘉宾”作一通莺歌燕舞的发言,然后是走马观花的看景点,然后是吃肉喝酒,然后是一个人发一包土特产再“原车原人”回家。

所以,那次的路孔之旅,因为走马观花,所以印象平平。

前年秋日的一个周末,重庆稍纵即逝的小阳春天气,我再一次来到了路孔古镇,也许是应了“事不过三”的老话,这一次,我终于将路孔古镇的面目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算是路孔古镇深度游了。

因为这次是自己去,而且还在那里住了一夜,时间宽裕,行程从容,所以我可以在古镇的老街小巷里尽情的转悠,将古寺、古树、古民居、古祠堂、古书院里的大青砖、小青瓦、硬山墙、穿斗墙、长坂门、吊脚廊以及雕梁画栋与造型、图案各不相同的木石花窗收入镜头之中,将古镇的母子壳(一种野生鱼)、艾叶粑、黄凉粉、卤白鹅、铺盖面吃了个遍……而更让人流连忘返的,是与古镇相伴的濑溪河畔的大荣古寨与大荣桥,将古寨的威严与水乡的婉约融为一体,从不同的角度按下快门,都会得到让人惊艳的美图。

我曾经给许多朋友说过,到古镇旅游,最好是要住上一夜,特别是那些临水的古镇,晨昏之际,你更能感受到小桥流水人家的独特韵味。对于我而言,在路孔古镇住上一夜,除了感受古镇的韵味外,还有意外的收获——


我入住的客栈,是一座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房子改建的,不但外观古色古香,室内的装饰陈设也是古意盎然——三层檐子的雕花大床、刻有戏剧人物的太师椅,就连脸盆架都是堪称文物的老玩意,住在这样的房间里,恍惚间就穿越了时空。

你可能也猜到了,客栈的老板是一个收藏家,在客栈的大堂里,还陈列了许多荣昌陶器的老物件——荣昌曾经是与江苏宜兴、云南建水陶和广西钦州齐名的中国四大陶都,而如今却日渐衰落,正是它的衰落,当年普通的生活用品,已经成了文物。我看中了一个酱色釉刻花缠枝菊花纹的陶罐,色彩沉着、器型规整,刻花线条生动流畅,拿在手里感觉特别轻盈,仿佛悠久的岁月已经将它风干……在我的收藏里,还没有荣昌土陶呢,于是向老板询价,老板说,你是住客,就给你打个八折吧。

塘河·帽筒

前不久,文艺江津的塘河古镇发现“硒玉”的新闻,在收藏界引起不小的轰动。

早在十多年前,老炼就到过塘河古镇,那时,塘河古镇还没有多少游客。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一路辛苦赶到塘河,却发现与想像中的古镇风情相去甚远。

坐在老街边的屋檐下,心中有些失望。

在向店家讨水喝的时候,发现了这只帽筒。与平时多见的那种细瓷的彩绘帽筒不同,这是一只土陶帽筒,但它的纹饰却让我眼前一亮——民间画师用一支笔的不同的点画和力度将菊花的叶、杆、花瓣和小鸟不同部位的羽毛质感表现得栩栩如生,并用竹笔勾出叶脉,仿佛传统中国画中的“墨分五色”。

于是就问店家卖不卖,店家说你喜欢随便给点钱就是。记不得是多少钱买下了,对古镇风景的失望便被得到一件心爱之物的欢喜给冲淡了。


买下这只帽筒,与店家的话也多了起来。店家告诉我,其实塘河古镇有许多精彩之处,要拍古镇全貌,最好是到小河的对岸去。在离古镇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叫滚子坪的地方风景优美,当地政府准备将其开发成旅游景点。

按照他的指点,我确实看到了古镇的许多“闪光点”。之后,又打了一辆“摩的”上了滚子坪,放眼望去,果然一片好山林——还未大规模开发的滚子坪处处展现出自然的美景,尤其是山顶上的两个天然湖泊,湖水清澈,两岸林木葱茏,时有白鹭翔于水面。欣欣然跳进湖中,一路暑气顿消。

在老乡家住了一夜,吃的是地道的山间美食。第二日在老乡的指引下,我背着这只帽筒,从山的另一面走到了泸州地界,一路的风景令人沉醉,让我觉得不虚此行。

都是这只帽筒的缘分,不然我也许不会知道还有一个叫滚子坪的地方,不然我也许会带着对塘河的失望原路返回。

而更重要的是,正是这只蕴含着浓郁巴渝民间风情的帽筒,激起了我对巴渝民间陶瓷的热爱以至痴迷,几年下来,就收集了数十件,虽不是价值不菲的官窑名品,摆在家中的多宝格上却十分养眼。

如今,塘河古镇已经是重庆知名的旅游景点了。在河对面的半边街,不但可以找到传说中的“大师机位”,还可以在茶馆酒馆里小饮,沿河的几家民宿也不错,临水的房间都有阳台,落座其中,看古镇,看塘河,很是惬意。


记得画家吴作人在谈到龚滩古镇时说:那是每个人梦中的童年,那是外婆的老家。

我相信,有许多朋友都像我一样,喜欢去古镇旅游。古镇的老房子、石板街,古镇的幽深小巷,之所以那样吸引我们,就因了这“老家情结”。

人在往前走的时候总会怀旧,在城市里呆久了总怀念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也许我们不能真正的“回到老家”,但如果没有了如老家一样的古镇让我们去寻觅、去徜徉、去流连,我们的故乡情结,我们的童年回忆将无有依托。

而如果我们用心寻觅,定能有更多的惊喜,比如老炼淘到的这些并不值钱的宝贝。

对于古镇而言,它们是岁月的记忆;对于我们而言,它们是旅途的回忆。


放假通知:下周四,清明节。为了让同学们和老炼都过一个轻松的假期,《水滴书屋》推文暂停一周。

本期福利


土陶罐一只

年代:约20世纪中叶
尺寸:高20cm   口径8cm
价格:老炼捡的,无价之宝。

获奖途径:留言被精选,就有可能获得它。

上期奖品


《梁平木版年画艺术》精装画册

定价:168元

出版社: 重庆大学出版社

开本:16开

出版时间:2015年

获奖读者:祥祥爸爸(PS:请获奖读者通过后台留言,告知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