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歌曲大全—花不点头难随意

跳l壹l跳l小l游l戏2020-05-21 06:50:29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陆翊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了,因为一时没有任何防备,竟然直接被夏青荷给推的差点摔跤。 看着夏青荷那个样子,有些不愿意相信的事情,这一刻那些坚持,好似都成了笑话一样。 虽然还未看清上面的内容,但是直觉来说,这并不是好什么事情。 陆翊起身,看着夏青荷,双眸之中多了几分冷意。 “让开……” 夏青荷自然也是看到陆翊眼中的疏离,但是却坚决的摇了摇头。 “不要,你不要看好不好?” 乞求的声音,非但没有软化陆翊,更是让他认定了一些事实。 陆翊也不在跟她废话,上前,直接将夏青荷给拉开。 夏青荷在怎么挣扎,都不可能挣扎开陆翊的牵制,且不说男女之间的力气本来就不对等。 而她刚才还流产了,这个时候正处于虚弱的时候,更不会是陆翊的对手。 陆翊不过轻轻的一提,直接将夏青荷给提开来。 那些照片就这样跃进了陆翊的眼帘。 那些混乱不堪的画面,那熟悉的面孔,还有不熟悉的面孔。 赤-裸的身体,让他根本无法直视。 不敢相信,但是却又不得不相信,原来他一直以为的纯洁如白莲花的女人,却是这样的污秽不堪。 夏青荷整个世界都崩塌了,眉眼之中剩下的只是绝望。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东西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这样的不给她留余地。 她深爱的男人,往日深情的眉眼,此刻剩下的只是一片冰冷。 夏青荷回过头,恨恨的看着秦瑞君,都是这个老太婆,居然还派人调查她。 简直是该死,如果不是她,这些东西也不可能会这样公诸于世。 见夏青荷像是毒蛇一般的眼神,让秦瑞君的心里打了一个寒碜。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狠毒,但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所想的,还是将她想的太好人了些。 陆翊上前直接抓起夏青荷的头发,狠狠的瞪着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嘶吼,额头的青筋暴起,捏着她头发的手,再次紧了几分,直接将夏青荷的头皮都给抓了起来。 “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轻声的询问,但是那话语却是痛心。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就算自己母亲在怎么样说她不好,他从来都觉得他的妻子,是天底下对美,心最善良的人。 然而现在这一切告诉他,这一切不过只是她的演戏。 他的所有深情,就是个笑话。 当初为了跟她在一起,跟夏天退婚,跟她订婚。 到现在上流社会之中的人,都看不起他,甚至是背着嘲笑他。 这些他都可以忍,因为他觉得,她很好,她对自己是真心的,这就足够了。 夏青荷看到陆翊眼中的伤痛心里也不好受。 那双眼,从来对她都是深情的,但是此刻那恨意却是那样的让她陌生。 “老公……” 夏青荷哽咽出声,那个爱她的男人,好像越来越远了。 听到那熟悉的两个字,没有了当初的甜蜜,剩下的只是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感觉,让人恶心! 直接一巴掌,“啪……” 刺耳的响声,在整个大厅里响起,秦瑞君坐在一旁,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看着夏青荷被打,只是冷笑了一声。 她以前就说过,总有一天她会揭开这个女人的假面。 现在也是时候了。 夏青荷被陆翊一巴掌直接将整个身子都打摔倒在了地上。 嘴角更是渗出了一丝血渍。 此刻的夏青荷只觉得脑子里有千万只蜜蜂在叫一样,根本什么都听不见了。 更多的却是不敢相信,一向对她温柔的陆翊,居然动手打了自己。 陆翊的力道可是用了十足十的。 这一巴掌下去,夏青荷被打在地上,久久都没能爬得起来。 “夏青荷,你这个贱女人,你不是想要嫁给我吗?好,如你所愿,我不会跟你离婚。不过,还想要像以前那样做陆家的少奶奶,根本不可能……” 陆翊直接丢下这样一句话给夏青荷,深深的看了看自己母亲一眼,这才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 这个家,像是牢笼一样,根本无法呼吸。 原本以为她是自己唯一的慰藉,到头来才发现,这一切不过只是虚妄的假象而已。 看着自己儿子那伤痛的眼,秦瑞君的心里也不好受,低头看着地上的女人,上前去就是一脚。 “都是你,欺骗我儿子的感情,简直该死。” 如果不是法律在这里,她真真想弄死这个女人。 “滚……我不想在看到你。” 吼完之后,秦瑞君直接上了楼,在看下去,她自己真的控制不住,控制不住要杀了这个女人。 匍匐在地的夏青荷双眸里满是恨意。 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对她是真心的,统统都是假象而已。 说什么爱,呵呵,到头来还不是这样无情的对待自己。 她要杀了这些人,天底下没有一个好人。 夏天,秦瑞君,陆翊…… 夏青荷将那些恨意藏在眼底深处,这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擦掉了嘴角的血丝,这才捂着自己的肚子,朝房间走了去。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已经入冬,虽然不是最冷的时候,但是此刻的夏天也是被包裹的一层有一层的。 现在的夏天肚子已经大显了,也越发的慵懒了起来。 基本上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权天睿也是担心她还孩子的时候艰难,每天晚上吃了饭,都带着她在后花园走。 现在的权天睿基本上都将晚上的所有工作,应酬都推掉了。 只是为了可以好好的陪着夏天,让她锻炼下自己,只是身为孕妇的夏天,貌似并不领情。 夏天有些幽怨的看着权天睿。“我不想走了,我们回去睡了好不好?” 虽然没有别的孕妇那些水肿啊,孕反应啊! 但是走路都看不见脚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棉花上似得,真的好困难,要不是有权天睿扶着她,她恐怕走一步都很困难,所以基本上她不愿走,而且她更害怕自己一个不下心摔跤了,那就真的悲剧了,怀孕初期的那些事情,她可是一点不敢忘记,光是想想都觉得一阵后怕。 “你行的,你才五分钟而已。” 知道夏天走路困难,但是权天睿想到因为生孩子的痛苦,他宁愿狠心一点,让她现在多锻炼锻炼。 “啊……老天,有你这么折腾孕妇的吗?” 对于夏天的吼叫,权天睿听而不闻,只是握着她的手,力道却加重了几分,让她将身体的分量依靠着自己一些。 “老婆,我知道你很累,但是这样走走对你身体有好处的。” 夏天仰天长叹。“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好处。” “…………” 权天睿已经无语了,不过到底是心疼夏天,几分钟后,便直接被权天睿横抱上了楼。 夏天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开心的笑了,她就知道他心疼她,舍不得。 不过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百般爱护的样子,夏天的心里也是被暖意给充盈了。 瞧着夏天那笑的有几分得意的样子,权天睿深深的叹息,不过眉眼里却满是笑意。 “你呀,到时候生孩子痛我看你哭都来不及了。” 因为看过关于孕妇生产的这类书籍,所以权天睿比起夏天来更加担心。 他真的害怕她承受这样的痛,只要想到那字里行间描述的字眼,他就忍不住寒颤。 夏天吐了吐舌头,对于这个,夏天倒是比较淡定的。 生孩子是必经之过,所以她倒是不担心,该来的总会来的,担心了也没有什么用。 “算算日子,还有三个月。” “嗯,预产期听医生说,要等开年以后了。” 权天睿点了点头,“嗯……” “我让桂嫂给你添置了一些冬天穿的衣服,你去看下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在重新给你买。” 夏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现在大的根本穿什么衣服都不好看。 而且她整个人都圆润了,现在买什么衣服都是一种浪费。 “哎,凑合着穿吧!我现在穿什么都只有这个样子了,等到明天我生了孩子,一定要穿最漂亮的衣服。” 权天睿看着夏天,眼眸之中是深深的迷恋。 “在我的心中,你穿什么都好看。” 权天睿的情话,让夏天瞬间红了脸颊。 明明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却还是经不起他的半点调侃。 这个男人就像是身上放置了千万伏的电压似得,只要一放电,她必定会被攻陷。 有时候夏天都在想,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有自制力了,面对权天睿,根本没半分的抵抗力。 瞧着夏天那红了彻底的脸蛋,权天睿的心神晃动的厉害。 只是看她的肚子,只得忍着。 将夏天轻轻的放在主卧里的沙发上,俯下身子,在她的肚子上落下一个吻。 “小东西,你出来咱们好好的算账,因为你你老爸忍得有多辛苦你知不知道?” 只是,那温柔的眉眼,让人忍不住醉溺在其中。 转身,这才将衣帽间里的薄毯拿出来,轻轻的盖在了夏天的身上,但是这男人所说的话,就不太敢恭维了,夏天伸手连忙捂着权天睿的那胡乱说的嘴。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当着孩子的面儿,说什么呢你?” 这个男人,简直是没羞没躁,什么话都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样的胎教,叫她以后怎么有脸去面对孩子? 权天睿伸出舌尖,在她的掌心舔了舔。 那噬痒入心的感觉,让夏天猛的收回手掌,这个男人,简直是…… 太色-情了,要命。 “老婆,我这是进行胎教,让他明白,以后不许霸占你,你是我的。” 夏天无语的看着他,这男人连还没有出生孩子的醋都吃,简直是逆天了。 “你还可以在厚颜无耻一点,而且我觉得孩子我得送去给爸爸带,不然你这样能教好什么孩子?” “这样正好。” “…………” 夏天真的是无语了,这个男人,不要脸起来,真的不要脸。 “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 权天睿起身,撑着脑袋看着夏天。 “老婆,如果是男孩子,这样的教育是必当的,如果是女孩子自然我是会将她留在身边,男孩穷养,女孩儿富养,这道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 当初自己就是被老爷子扔出去,不管不问,所以这才有现在的他。 这一点他一直都知道,也感激着。 正是因为他的狠心,将他放置在外面流浪,这才有他现在的权天睿。 “我明白是明白,但是如果到时候,我怕自己又舍不得了。” 权天睿伸手将夏天揽入怀中。 “我都懂,但是为了孩子,必须得这样。” 于是污的不行的权天睿,就这样转移了话题。 嗯,到后来夏天也没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第二天,权天睿便收到了唐禹哲的电话。 “老大,查到了。” 权天睿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说。” “大嫂的母亲叫做宫栩芙。” 听到这个名字,权天睿愣住了,宫栩芙? 宫家? “确实跟你想的一样,是那个宫家。” 宫家他自然知道,算是上流圈子的书香世家,宫家的人大多都是跟艺术有关的。 就单论宫栩芙,听说当年也是首屈一指的书画家,而且她的作品,面世基本上都是上百万的。 这对于一个书画家来说,确实是很不小的名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年在她一幅《何欢》之后,便在无作品问世。 都说她已经封笔,不在画画了。 但是权天睿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宫栩芙居然是夏天的母亲。 “不过,夏天的父亲,恐怕有点棘手。” “怎么说?” “查起来有些困难,那个人的身份好像故意抹掉了的一样。” 权天睿知道唐禹哲的能力,如果说唐禹哲查起来都困难的话,那么那个人的身份,恐怕是不简单。 “老大,虽然困难,但也不是无迹可寻,我这边已经有些眉目了,想要查出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嗯,我知道了,你加紧一些脚步。” 因为他也知道夏天已经知道身份的事情了,虽然她一直没有说,但是却一直闷在心里。 早些找到她的亲生父亲,她或许会开心些。 至少可以了了心里的那个心结。 “明白。” 言罢,唐禹哲便挂掉了电话。 权天睿起身,走向落地窗前站住,俯视着脚下的风景。 只是,心里却始终有些郁结。 他原本以为夏天的身份很简单,但是却没有想到,事实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 他是无所畏惧,只是担心她。 越是深不可测的,越是凶险,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也不知道自己让唐禹哲去查这件事情,是对还是错。 帝都,某处老宅子内。 “查到是谁在查我了吗?。” 浑厚的声音,带着长期上位者的压迫,只是听着这声音,便让人喘不过气来。 “查到了,是暗枭。” 听到这个名字,那人一愣。 蹙了蹙眉头,有些不解。 “他查我做什么?” “跟一个人有关。” “宫栩芙……” “什么…………” 那人从椅子上惊了起来,双眸瞪着跟他汇报的人。 夏天入冬更是调整成了冬眠期,整个身子是越冷越不想动。 基本上都是窝在沙发里,要么就是窝在床上,整个人成了懒熊。 “小懒虫,快起来了。” 夏天动了动身子,眯着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 “别闹,让我在睡一会儿。” 软糯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权天睿勾唇一笑。 “真的不起来?外面下雪了。” 听到下雪,夏天闭着的双眸唰的睁开了。 “真的?” 权天睿伸出双手,点了点头。 夏天这才从床上准备起来,只是身体太笨重,索性直接任由权天睿将她从床上抱起来。 权天睿将夏天抱在落地窗面前,看到后花园里已经被白雪覆盖,天地间都只有了白色。 往日熟悉的景色,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好美啊!我想出去看看。” 权天睿挑眉,看着夏天那激动的样子,“你确定?出去的话,要穿厚厚的棉衣,还要戴帽子,口罩,围巾,手套……” 被权天睿这样一说,所有的高涨的情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天小脸一跨。“不去了。” 她现在懒得出门就是因为还要穿那么多的装备出去,真的好麻烦。 对于夏天的话,权天睿丝毫不意外。 他还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居然在怀孕了变得这么懒了,除了对她身体不好之外,他有些担忧之外,其他的倒是都还好。 他巴不得她什么事情都不管,好好的在家玩玩,反正有他养着,也不怕饿着。 不想出去了,在看那些景色,便没有什么味道了,夏天转过身子来,靠在权天睿的怀里。 “老公,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 权天睿伸手抓住在他袖扣上作乱的小手,眉宇之间都是温和。 “你一直都说十年前就认识我了,怎么我没有印象了?” 这个问题她想问很久了,但是每次问他都不正面回答,让夏天气恼不已。 瞧着夏天那嘟着嘴的样子,权天睿轻笑,捏着她纤细的手指把玩。 “这个问题,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夏天斜了他一眼,伸手推了推他。“不想说就算了。” 那赌气的模样,像极了小孩子。 执起她的手指,放在唇边吻了吻。 “不管以前是怎样的,只要我们现在在一起了,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低沉的声音,却带着温暖的温度。 夏天暖心一笑,也就释然了,不管如何相遇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她只要珍惜他,珍惜这段婚姻,这就足够了。 捧着小腹手掌的无名指上,那特属他们之间爱情的戒指,在冬日的暖阳下,泛着耀眼的光芒。 这一刻,夏天觉得很幸福,二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安定。 有他,还有他们的孩子。 “啊……” 夏天突然低呼出声,权天睿脸色微变。 “怎么了?” “没事儿,小家伙在肚子里乱动。” 估计是在伸懒腰,突然的一下,让夏天有些吃不消。 听到夏天这样说,也就放心下来。 蹲下身子,看到她鼓鼓的肚皮上一会儿这里凸一快,那边凹一块的。 权天睿伸手大掌,轻抚着夏天的肚子。 “小坏蛋,不许调皮,不然出来小心揍你。” 肚子里的小家伙好像是听懂了权天睿的话,真的不在乱动了。 看的夏天失笑不已。“有你这么威胁人的吗?” “而且人家还是没有出生的孩子。” 面对夏天的指控,权天睿表示很淡定。“敢这么折腾你,该揍。” 听的夏天没有在说什么了,反正这个男人,总有他的一套说辞,让你反驳不过来。 大年夜,权天睿将夏天带回了老宅,就算权天睿不爱回来,但是到了这天还是要带着老婆孩子回来的。 他们回来,最高兴的就是权详了。 屋里的暖气都让管家去看了好几遍,确定了在正常运行这才作罢。 厨房里更是吩咐了好几次,让他们做些一些夏天爱吃的饭菜。 听的管家都有些受不住了。 年轻时候的冷峻孤傲的权详,谁也没有想到,到老了,居然会变成另外一个模样。 这次夏天过去双手也没空着,也是带了礼物过去。 夏天总觉得礼轻情意重,而且他们平时也很少回来,所以也想着带点东西过来,多少也算是个心意嘛! 虽然这个做法权天睿是觉得没有必要,但是却被夏天一顿好训。 最后也只得任由她带着东西回来。 看到自己儿媳妇,又给自己买了东西,权详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虽然夏天送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却是最合心意的。 “还是有儿媳妇好啊,生儿子有什么用?哼,从来不知道关心他老爸。” 瞧着权详那得瑟的模样,权天睿淡淡的斜了一眼。 幽幽的说道:“没有儿子,你觉得你会有儿媳妇?” 一句话,直接噎的权详无话可说。 夏天在一旁听着,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 不得不说,她老公的秒杀技能是越来越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