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闻私语479落叶归根,你归我

1905咖啡馆2020-05-21 13:44:20



落叶归根,你归我




相爱这种事,就得是:一个有病,一个有药。【逃亡者的恰恰 】




每一个想沾便宜的人都会说“算那么清楚干什么?”




我那时还不了解人性多么矛盾,我不知道真挚中含有多少做作,高尚中蕴藏着多少卑鄙,或者,即使在邪恶里也找得着美德。【毛姆】




少年爱侣,情深爱极,每遭鬼神之忌。是以才子佳人多无美满下场,反不如凡夫俗子常能白头偕老。


情不可极,刚则易折,先贤此话,确是合乎万物之情。【金庸】




人慢慢长大,脾气会越来越柔和,性格却越来越强硬。


嘴上都是“好的呀”,心里却明明白白知道底线在哪里。


大部分事情都不会对生活产生决定性影响,所以不太介意;而很小一部分事情,我要完全掌控。


就像有时候男人一边纵容女朋友胡闹,一边暗自下定了分手的决心。【倪一宁cookies】




字如其人。


字,或许是人内心状态最直观的体现。


下面是颜真卿在32岁、44岁、45岁、55岁、63岁和71岁写的同一个字。连起来看,是同一人,在40年悠悠岁月里、渐变的身影…【D木钥匙】




楼书(卖楼的宣传手册)为讨喜,常吹嘘"田园牧歌"。


别扭。


“田园”可爱,但“牧歌”是悲凉的多。


不渲泄不倾吐“悲凉”,都算不上“牧歌”,不配。


这并不是为赋新词的强求——水草丰美之地必定人迹罕至,孤苦是普通存在。豪饮,纵歌,野合,发疯地快乐、或快乐得发疯,也逃不出悲凉。


悲凉是田园牧歌的头上天。


牧歌里这样浩瀚冷调的情感,跟购房置业哪一点搭界啊?【故园风雨前 】




恰到好处的喜欢最舒服——你不用多好,我喜欢就好;我没有很好,你不嫌弃就好。【石榴院子】




两种人对“尤物”免疫。


一是花丛中摸爬滚打,早已经感官退化食之无味,姹紫嫣红中犹如色盲;一是压根没有尝过滋味,觉得尤物和母猴子的区别不过有毛没毛。


两种人说不爱钱。


一是钱不过是个数字,一个人一生能消耗的资本其实了了。不过是创造资本和繁衍资本的过程。好像两个人生个孩子挺有乐趣,可是指望不上他养老。


一是压根不懂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乐趣,还在菜市场讨价还价呢。【刀刀】




离婚不是失掉一段爱情,而是你失掉所有关乎未来的构想,亲手拆掉一所在你心中完美温暖的房子。


就好像抽走了一个人的灵魂一样,让你的世界轰然倒塌,很难再信任,没有安全,深锁自己,不再容易动情。


你可以跟朋友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哭完之后发誓老娘要重新开始,可是冷静下来,你还是会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被这样对待。


这不是工作能掩盖掉的空洞,也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能缓解的缺失。


而是一场反反复复的自我纠缠。时好时坏,时快时慢,自信的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勇士,绝望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沾满泥水的垃圾。


所以,给自己一点时间,允许自己堕落一阵子。


你不必急着走出来,也不必很快快乐起来。


心疼一下自己,你刚受了伤,需要养一养。【卢悦_心之助】




现今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对当年苏联歌曲《红莓花儿开》记忆犹新。其中的红莓花,俄语读如“卡里那”,学名荚蒾花,开小白花。


歌词初译者曾撰文,承认当初花名译错,应改作荚蒾花。


有人反对,说已既成事实,不必再折腾。


然而,现在部分媒体常将歌名错成《红梅花儿开》,那就不像话了。【赵所生】



内文图片来自网络。内容来自相关作者微博、公号、书籍。作品版权及观点归原作者所有,向原作者致敬。转载均标明原始出处与原作者,如尽力核查未能发现原始出处和原作者,则默认“来自网络”。若有疏漏欢迎原作者及时联络署名或删除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识别下面二维码可以关注1905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