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原创】李倩:四季沐歌 · 夏

木兰书院2021-05-03 12:54:06

【木兰原创】李倩:四季沐歌 · 春读经典美文,做智慧女人——欢迎走进木兰书院,邂逅生命中最美的传奇!(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木兰书院”,免费订阅木兰微刊,与众多花木兰成为同伴!)              

四季沐歌·夏

李倩丨文

当母亲把最后一只春蚕撂上了干树枝,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把你们送上了山了……”

母亲说:再过几天就能摘茧子了,今年的咱家的蚕比花妮家的好,可能要多收些。等卖了这张蚕茧给你嫂子扯身衣裳,老二的裤子也旧了,老三这次也出了不少力,给她买件上衣

 “我也要双凉鞋我等了半天好像没有我的份,忍不住就嚷嚷……

 “哪也少不了你三姐瞅了我一眼说前几天蚕上山,家里忙成那样,一天见不到你的人影子,你还想要凉鞋

三姐就能欺负我,当着家里那么多人。我也摘过桑叶,不信你问妈去。我也毫不示弱地说。

可母亲一点也没领会我的意思,一边做活一边顺着三姐的话也开始教训我:老四你以后要学勤快点,前几天把你嫂子累坏了,别的你干不了,跑个腿你总可以吧可你一吃完饭就溜了,就知道疯跑

“我摘桑叶不算劳动吗?妈妈,你真偏心呐!”虽然我知道我没做多少,但碍于面子和那双凉鞋还是在为自已争辩。家里人已经习惯了我的胡搅蛮缠,任我自已瞎嚷嚷。

茧子全成了,全家人围起来摘茧子。茧子里的蚕会变成什么样呢?做完茧,它死了吗?我心里想着手里拿把剪刀想把茧子剪开,却又让母亲看到了,母亲顺手拿起手里的树枝要抽我,我丢下剪刀撒腿就跑。

蚕茧卖完,母亲兑现了她的诺言,想不到我也得了我心仪的凉鞋。母亲却连双袜子也没给自已买。

接下来老天就开始下雨了,而且下个没完没了河水涨的漫过了膝盖。这一年的汛期提前了做饭的柴火被雨淋得燃不着母亲在空窑里晾柴火我爬在玻璃窗眼上看雨景。雨小了些,哥哥披了雨衣,穿了长筒雨鞋从外面进来,他说晚上还有大暴雨,他要值班。

嘻嘻!有意思,哥哥的口气怎像个公家人。

他还说这是公社的命令!碾沟的水库怕保不住了,住在滩里的人家今晚恐怕得转移,不然有生命危险母亲紧张起来,她嘱咐我不要乱跑。我想起哥哥是村里的民兵连长,怪不得他说要值班呢哥哥说完拿了把铁锨出去了。二姐把正纳的鞋底子撂到炕头出去了,好长时间还不回来。我一人坐不住,偷偷溜出门往村口槐树下跑,边跑边要防止被母亲看见了挨骂,我知道她心疼二姐。

等我到了槐树下,已聚了一大群人,他们也乘着停雨这会出来透透气。众人围着爱吹牛的张勇听他手舞足蹈绘声绘色地吹大牛。张勇说刘坪店昨天半夜里,有人在村里大声呐喊,说碾沟水库豁口子了,让大家快跑!眯眯瞪瞪的村民听到喊声,吓得没命地往山上跑等了半天没见山水下来,才知道是有人故意吓唬人。一场惊后,回过神来的村民才发现有人吓得连裤子也没顾上穿。”人群里一阵笑,大家都知道张勇的话有些夸张,但是还是津津有味地听他。张勇口若悬河这几天碾沟水库要不是那些北京学生,恐怕早豁口子了,就是那个邵支书真能干,他领着公社干部和社员在水库上守了五天五夜,听说光沙袋就用了几十车。杨杨说公社通知今晚还有暴雨,碾沟的水库今晚肯定保不住了,住在下滩的,家里有元宝疙瘩的,赶快转移,记着半夜里跑的时候把裤子穿上人群里又是一阵笑,这时大雨点子又开始啪啪落下来,打在人身上冰凉,人们赶紧四散了。

我跑回家衣服被淋湿了,又被母亲数落了一顿。

晚上哥哥值了一夜班,天快亮了才回来。村里人很害怕水库豁口子,有人碰到我们村外号叫老萝卜”本家祖爷爷,半夜里背着个包袱向上佛村女儿家去。后来大家都戏谑他,包袱里背着“元宝疙瘩”,要不怎能黑天半夜跑呢!

没过几天村里又起一场风波,早上放学回来的三姐说昨天夜里前村里的人们正在熟睡中,不知那个缺德人喊了一声地震了,正在熟睡的前村人,都被惊醒往场院里跑,和上次刘坪店人一样样的。哥哥说队里人应该好好治治这些无聊的人。

无事可干,心里便开始惦记王平家的苹果,这阵子肯定有拳头大了吧!不知有没有人看守?心里想着,不知不觉就溜到王平家的畔下面,偷偷地瞅了瞅他家地里没人,钻到树下摘了满满两口袋往回跑,生怕王平后面追来。刚到坡底碰上二姐,见我两脚泥和鼓鼓的口袋,拉住我死劲往拽,二姐还说回家后让妈剥我的皮,回家后皮倒是没剥,却被妈收实的比剥皮还难堪

那一年用母亲的话说,光出怪事雨涝刚停,接着就传来地震。人们每天提心胆的花妮说她家那颗老梨树开花了,我不相信,花妮拉着我过了河,上了地头,见七爷摸着他的山羊胡子在观赏那颗梨树,果真花妮家那颗多年不结果的老树,发了新枝开了花,七爷嘴里不停地说怪事怪事他活了这把年纪没见过这样的怪事。他一边摇头一边捋着他的山羊胡子下了地畔。

这时村头突然响起锣鼓声不过年不过节的村里又出了什么事我和花妮急忙向村子里奔去。被家人称作“访事精”的我怎么连一点风声都不知道呢!

当我和花妮喘着粗气赶回村时,村口已经聚了好多人前头是锣鼓队,后面紧跟着两排男女,队列两边是看热闹的男女老少,小孩子一前一后瞎撞,就连老头老太太张着豁牙的嘴也出来看热闹。队列里的姑娘手里提着网,里面装着搪瓷盆刷牙缸肥皂盒。经过探访,才知道是县里派来的知青。盼了几年的知识青年终于分派到我们村里了,我想以后就能给我们教跳舞了!年年六一儿童节,槐树坪小学常第一不就是有知青老师教他们舞蹈吗!锣鼓队伍把知青们迎到二队的饲养场那几孔土窑洞里就散了我和村里的碎娃娃看她们把床铺好,蚊帐挂起,围着她们要连环画书看,直到天黑才回到家。三姐问我知青没给你吃饭?我说没有啊!家里人都笑!我才明白三姐是在寒碜我。

就在这一年的某天,哥哥从外面回来说毛主席去世了,这个事很快在村子里炸开了锅。我看见大人们难过的样子,我也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可这份沉重很快就忘记了,该玩的还在玩,追悼会的那天正下着雨,仪式在学校里举行的,毛主席的遗像上挽着条,挂在院子正中,两个民兵都背着带刺刀的枪,悲壮地站在两边,其中有一个是哥哥会场上不让小孩子乱跑,我和许多孩子被维持秩序的高粱关在学校教室里,好奇心促使我们爬到窗户往外看,好多人头低着,有的人还抹眼泪。雨还在下,但是他们站着一动也不动。广播里的音乐听着让人很伤心。追悼会开了很久。

【木兰原创】李倩:四季沐歌 · 春

【木兰原创】李倩:四季沐歌 · 秋

【木兰原创】李倩:咚咚锵

作者:李倩,陕西延川人,供职延川人民剧团。延安市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紫薇书法协会会员,现居西安。1995年开始发表作品。出版散文集《另一片阳光》,部分散文录于《延川文典》《山花》《延安周刊》等。

木兰书院微信公众号:mlsy3838

木兰微刊投稿邮箱:mlsy38@sina.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673799439

转载注来源木兰书院微信号mlsy3838否则追究

本期编辑:张如意           法律顾问:李红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