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古老的歌谣》

HassanRadio2021-01-10 16:08:58


《古老的歌谣》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试听高音质版





《疆 牧歌》这张专辑专辑署名为疆(Jan)而非Jan Band,熟悉的朋友都知道“疆”代表王安疆本人,而Jan Band代表疆乐队。在Jand Band活跃在乌鲁木齐演出圈子的那几年,这个界限本来非常模糊。


疆的豆瓣音乐人页面上,对于这个界限做出了如下解释:



这里仍然对JanBand做一个简短的介绍。



JanBand成立于2010年,“疆”在汉字当中代表地域、领域、边界,同时“疆”的谐音"Jan"在哈萨克语里的意思是灵魂。在此基础上,单单一个“疆”字的 含义在Jan Band的成员心中被更大化地延伸,即宽广、空旷、辽远、亘古、超越有限、无边无际……他们认为“疆”的另一层意思便是“无疆”。

2011年秋天,刘柱和疆疆一起从发掘并改编新疆民歌作为疆乐队(Jan band)开始的第一步,就这样一步步踏上了新的音乐之路。2012年,刘柱放弃了服装店,全身心的投入到音乐事业当中。2012年3月,大宝从湖南回到故土新疆,在好友的推荐下,他加入疆乐队(Jan band),担任打击乐手及贝斯手。

 

成员
打击乐/贝斯:大宝
主唱/弹拨乐/其它乐器:疆疆(王安疆)
吉他/曼陀林:刘柱



疆(原名王安疆),80后独立音乐人,出生于乌鲁木齐,现居成都。疆主要演奏冬不拉(哈萨克弹拨乐)、斯布孜额(哈萨克心笛) 、叶克勒(图瓦弓弦乐),同时,疆还擅长呼麦(图瓦喉音艺术)以及新疆部分民族民歌演唱。





以下摘录疆本人撰写的唱片序言:


故土与音乐
文:王安疆



在新疆生长三十多年了,对这片土地有着难以言喻的情怀,这里的风土人情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已默默刻在心里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原因一切都变得很快,变化虽快可多年来的种种记忆却在心中越来越清晰。也许是因缘,十五岁到现在我一直从事着有关音乐的杂务,从最早接触摇滚乐到主流音乐再到怀旧民谣,背着吉他从夜总会到迪厅再到酒吧,有时也会像典型的游子一般扛着重重的行囊去往不同的城市,在异地他乡生活过后再回到新疆,在新疆待久了又再度离开......多少次来来回回多少次在列车上望着窗外发呆的情景似乎总离不开一个主题--出疆进疆。后来发觉这样的行程随着心理跟年龄的变化让我愈发眷恋家乡的一切,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但更精彩的往往是在你回过头才想起去关注的故土。



2010年秋天,偶然接触到冬不拉,接触到哈萨克、图瓦等新疆阿尔泰语系马背民族的传统原生音乐,深受感动,那份对土地和人文的着迷比起过去变得更加具体及强烈,对音乐所潜在的可能性也有了新的认识,以往几乎快要固化的艺术概念同时也被颠覆了。



我怀着对故土的爱和对新疆民间人文的崇敬制作了这张以搜集、整理、改编新疆阿尔泰语系马背民族音乐元素为主题的唱片,其中包括哈萨克、图瓦、柯尔克孜、卫拉特等新疆世居民族的歌谣跟曲子。这些曲目不存在像流行音乐中例如原作、拷贝或原唱、翻唱那类个人化概念,曲目的原素材光在民间就有无数‘版本’,它们属于大地,它们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乐,它们源于土壤和时间,我们不知道它们已存在多久,难得的是被世代流传。







最后特别感谢疆2012年在麻雀瓦舍演出后教给我斯布孜额的制作方法,以及我的兄弟达乌德将此专辑赠予我。






点击左下方原文链接试听高音质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