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飞花令•河|孙成栋:蟒蛇河恋歌(上)

醉里挑灯文学论坛2020-07-31 12:51:18


蟒蛇河恋歌


  在大海的寓言里,河床最先醒来。


—— 题记


醉里挑灯会员    孙成栋

风之语

          一朵浑浊的浪花,用清亮而深邃的眸子,默读着远方。
          近在咫尺,又遥若天涯的地平线上,漫天飞舞的落叶,如咏,如叹。
          母亲胸怀般沧桑的湿地,珍藏花朵一样绽放的伤痕。
          一双曾在乡愁中跋涉的脚,走进这片生命的河流,追求一种阵痛后的涅槃。在寂寥的潮歌中,有一叶春天的云帆,在带着咸涩味的风中冉冉扬起。
         燕去雁来,青蒿的皱纹绵延如焰,可梦依然年轻。成串的风信子,寄来游子斑驳的怀忆,诉说着大海浓酽似酒的祝愿。
         岁月的叶,遁不过春秋的离别。唯独月光,渗透所有的季节。寂静之晨,血色黄昏,涨潮的风带着种子的泪,漫过蓬勃生长的土地。
         勒进脊背的纤绳,镰把磨开的茧花,漫溢霞光的背篓,踽立滩头的茅舍,等待收割的艾草,忘情撒欢的鹅群,优雅翩跹的鹭影,默默守望的村庄……这每一帧湿漉漉的记忆,与穿越四季的风一起搅拌,凝成一幅赶海的水墨画。
         潮涨潮落之间,迷蒙的雾岚把故园的海岸、炊烟、灯塔、窑堡笼罩在心扉,呵护着、温暖着。当五月的风,拂干苇秆上沥出的汗珠,那个最丰腴的季节姗姗而来。
         是谁,让狗尾草沉甸甸的穗粒,悄悄地褪去青涩?是谁,让野菊腮上的红晕在微醺中蔓延,犹如待嫁闺中的女子。
         兰香盈秋,桂馨淙淙,荷叹涟涟,问清风一句,一条大河的啁啾,谁在心底懂透?
         泛黄的故事总是以晚潮结尾,宛若青枝告别盛夏,流星走过明眸。河滩封面的那只蜗牛,驮着黯然的天空跋涉,忽而搁浅。南之南的雨还在下着吗?北之北的风还在枯萎吗?惟有那场小雪,一下就是经年。
         那古道的明月、霜天的牧歌、陌路的行者之外,大地只剩下苍凉。从挂满往事的枝头,摘下这唯一一串甘甜的风声。
         当夜的羽裳罩上记忆,那片湿地的心尖上,漾起莫名的轻颤。于是,海用蓝色的眼眸,透视这场澄澈而又朦胧的凋零。
          花谢会开,草枯会绿。在凋幕合上的一刹那,走过光阴渡口的那瓣枯海棠,解开行囊收藏一束微笑,赠给这个初冬的第一抹晨曦。
         厚重、粗犷的风,细腻、婉约的风,从一条河的年轮里漫过来,吹响落满盐霜的唢呐。一只拓荒的牛,从芜草丛中抬起头,静默注视着一望无际的故乡。
         它的身后,茫茫的芦苇荡,燃烧到天涯……

雨之诗

         那时候,我常常裹着夜色去寻你,蟒蛇河。
         渴了,就吮吸荷叶上的露水。单薄的诗句,在一场雨里泅渡,溅湿一剪云的春秋。
         不知,归雁衔来天涯的雪,我何时才能走进那个三月,走上那条通往家园的路,走向那朵月亮的呢喃?
         栖落在草垛上的灰椋鸟,用羽毛收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收藏被篱笆唤醒的雨声。
         雨水落在河岸上,宛如撒过一枚枚水彩皴染的谜语。
         广袤的调色板上,枯草翠了,野杏粉了,香蒲黄了,远汀黛了,云英紫了,浊浪淡了,洼影蓝了,枸杞红了,芦花白了,残荷瘦了,蜡梅艳了,冻土软了,冰凌明了……
         黄昏和黎明之间,雨霭和雁声之间,帆影和流云之间,蔓草和寒露之间,蒹葭和民谣之间,安谧和孤独之间,柔韧的嫩蕾尽情吮吸着地母的菁华。天地悠悠,逶迤的路途如索、似练、若藤,在浩淼的青春里延展。
         在雨中,我沿着牵牛花的歌声,寻找丢失在秋天里的那套犁铧,仿佛听见岁月脚步的跫音。在皱纹里蜿蜒的雨水,被西风、汗珠和雁鸣激荡,荡漾成重逢的喜悦。
         大地的呼吸重了,草根被憧憬胀满。蚯蚓以雨声为尺,丈量从春到冬的距离。
         一场被鸠鸣过滤的雨,浇灌万古的等待。炊烟袅袅,娘在村头等你;夕阳依依,云在天边等你;朔风猎猎,叶在春泥等你;月儿弯弯,烛在窗前等你;细馨霏霏,心在梧下等你;流水潺潺,艾在河畔等你……渔火亮了,虹桥在彼岸等你。
         没有尽头的河岸线,在父亲的额头四季绵延。贝壳上的斑纹,仿佛淅淅沥沥的记忆,被雨洗得清亮。      河堤上,铺得比雪厚的落叶,带着雨的潮湿和疼痛。一对比盐霜白、比淮调轻的布谷鸟,以最陶醉的姿致,在岁月的眼眸里,舞出漭沧的水韵。
         焦渴的草木,零落的露水,飘扬的心幡,洇润的苔藓,丰盈的醇香,无垠的霞幔,幽静的苕塘……一切,皆因生机而缱绻。季节的船篷上,雨水叩问着谁的喟叹?昨夜的那缕长风,凝成枝头的点点新绿。
         螺号,在雨中倾诉衷肠。海萝,在雨中敞开心窗。潮头,在雨中谱写韵章。风车,在雨中反刍阳光。野菊,在雨中梳洗过往。草垛,在雨中怀念谷香。一叶叶搁浅的桨橹呵,在雨中采撷生生不息的翠浪。
         那份源自大湖之脉的莹澈,拭亮每一个依稀的名字,映明每一枚被遗忘的穗粒。

雪之舞

         是谁,在河谷蓄梦的季节,随风而来,邀鹤共舞天宇?
         蒹葭苍苍,白了思念,白了发梢,白了露痕,白了西窗,白了滩场……却看不见,万里之外,寻根人的面庞。  
         衔着落日的雁阵,在季节的裂隙处穿针引线,悠悠缝制那件叫作岁月的衣衫。雪瓣如靥,归巢似港,静默地绽放在水汽上空的,是被鸦鸣洗亮的月光。
         雪羽,在瀚海的目光里飞翔,但你看不见它的翅膀;雪鳍,在蓝天的祝福里游动,但你听不见它的尾音。河湾上的每一枚枯叶,却在心底默诵着,来自雪蕊生命深处的赠言。
          一场纷纷扬扬的叮咛,飘拂成软如蓑草、细媲柿霜、厚若柳絮、浓似陈酿、绵赛春溪、洁盖丝绸的温柔。那驮着乡魂的翅翼下,孵育着永不稀释的黎明,缭绕着生生不息的足音、桨影、炊烟、晚霞、牛哞……
         碎碎的日子,细细地漫过波心,写下几多瓷实的故事;短短的歌谣,长长地掠过天际,诉说几许惆怅的心绪。一坨土灶,不知煨热了多少孤寂;一旺篝火,不知映亮了多少记忆;一场大雪,不知深了多少相思,浅了多少足印。
         雪落大河,宛若种下串串音符,不经意间便奏响绿色的乐章。每一缕,都是世上最美的天籁,装点着白皑皑的温床,充盈着永恒的宁静。那被雪萼包裹的眼泪,成为这片处女地上——最后一枚冰凝的琥珀。
         透过季节的泪眼,雪瓣用离别翻阅大地的笔记:河流,月色,草垛,田垄,石磙,鸟窝,枯苇……然后,给光阴献上一幅素描,默念彼此生命里的花开。
         一块在雪浴里敞开心扉的石头,被异乡的青苔覆盖。只需一个滴落涛声的句子,就读懂了,世界有多辽阔。
         那片河坡上的最后一朵野栀子,在黄昏的雪幔下,打开又闭合。思絮飞回过往,看得清心旮旯的所有秘密。北风吹乱了词行,吹乱了芦花与秋月的对白。
         纤尘不染的帷幕,徐徐拉开,托出一片天高地阔的泽原。一种野性,以无声的呼啸,叩响春天的门环。当浊浪的节律,跟上血液舞动的脚步,一种青翠的语言,开始潺潺流淌。
         平平仄仄的船工号子里,晨曦穿过雪帷,染透匆匆转场的虾群。
         走近,拥抱,唏嘘,或者远去,这世间的灵物呵,将爱与希冀献给未来,却省略了身后茂密的水草。
         如果岁月可以风干,我愿在枯黄的故事里等待。等到春回故园,你温暖的眼神,在雪地的回忆里湿润。
         掀起雪帘,倾听灵魂抽穗的声音。每一瓣乡愁,都是岁月划痕里的断章。

月之叹

         总有那么一粒种子,会让春天的河流悸动,震颤,徊惶。
         一刻千金的流年,漫过心坎,走过芜野,越过芦蒿的枯叶,穿过层层叠叠的月光。
         波浪般扩散的掌纹里,珍藏着太阳踽踽跋涉的踪迹。一声娇嫩的柳笛,宛若月韶织成的轻纱,却唤醒了酣梦中如山的沉默,给日子注入潺湲的生机。
         带着浪沫气息的春光,在燕羽上,在牛角上,在蚌壳上,在草尖上,一层层垒高。一行脚印,又一行脚印,把每一个月夜,编结成绣着谷香的秸笼。
         风,拾拣着;雪,掩埋着;苦碱,腐蚀着——盈盈清晖下,一座能够遥望的路标,一座自由呼吸的路标,一座蕴涵茧花的路标,诞生了。
          一袭鹅黄的嫩喙,啄破了蒲公英的抑郁,让一朵纤似星絮的花苞,爬上季节的唇边微笑。一双浸染盐霜的桨橹,饱蘸晨光和夕辉,在河面上挥洒激情。一弯琼钩,把自己的梦想、岁月的梦想、春泥的梦想,渐次雕刻在,赶海之路的扉页。
         灰椋鸟的鸣啭,在月光的潮汐里返青。鸽翅下的草滩,春汛般无羁地伸展,宛若婴儿澄澈的目光。谷壳的暗影,似一团汗迹,一缕烟霭,水墨丹青的一滴浊泪,却把敞篷船点缀得灵动而隽永,仿佛要和河的心事一起,飞翔。
         哑笛无腔,却不辜负春天的冀望。那条挨着月亮的田埂,沉睡在浓雾与大水之间。由季风捎带的霞笺,从甘醇的皱纹里流失。
          那株尚未熟透的高粱,醉倒在被夜色煎熬的河床。醒来时,心杯里盛满月光。
          一颗如水的心,在流浪里筑造自己的巢穴。是谁,把迷路的露珠,送向大地的怀抱。甄选一段肥沃的时光,翻耕在不同的纬度,来种植期盼。
         河畔的灯火,拂照着归舟的疲倦。夜风的沸腾,分娩出悠扬的孤独。
         犁铧,掀开新一页诗篇。泥土的鼾声,渲染一个节气的馨香。紫燕的呢喃,被太阳的影子,越拉越长。
         月霁下的水码头,朦胧而安谧。流萤在轻飞,归鸟在栖息。野蘑菇悄悄地撑开小伞,小舢静静地栖息在河湾。
         窗外,水面如风的舞台上无边的丝绸,从眼前铺向远方。
         可是,我的网破了,千疮百孔,捞不起一尾游弋在皎洁月华里的鱼。
         被月曜洗白的誓言,叠映成苦涩的盐,蓬勃的蒿,滔滔的浪,泱泱的歌;还有绵延的路,浓烈的酒,斑驳的门……一切,融会成一种永不消褪的色泽。
         这是生命的颜色,也是河流的颜色,大地的颜色。

霜之睫

         春天,站在一瓣霜花上,踮起脚尖,亲吻蟒蛇河苍茫的额头。
         那沁凉如水的吻,把一轮新月,烙在大海皱纹里的河流。季节的手指,在弹奏一枚寒露的叙事曲中,变成柔软的绿草尖。
         一簇霜华,从月落乌啼的夜晚走来,从满堤枯黄的野草间走来,从灰喜鹊湿漉漉的咏叹里走来。那抹隽永,自浓云中剔透晶莹地洒落,天空,因此有了沉郁的底色。
         从睫毛上,采撷一缕纷飞的雨丝。微笑着,用掌心的温度告诉它,你也曾是一座皑皑的高原。
         每一道裂缝的诞生,都是为了接纳光和爱。在我生命的年轮中,霜的笑靥堪称最鲜嫩的弦歌。无论前方有多远,那抹灯火,永远都是回眸的方向。
         我,在你的未来踯躅。霜晶一般纯明的希望,宛如这个清晨挣脱云翳的曙色,一丝丝,一缕缕,一抹抹……
          那个料峭的梦,一直在路上。一位疲惫的旅人,扛两肩沿河之旅的霜花,在冬天最末的日子里,让心回家。
          而今,从霜蹊上启程的风,在此岸和彼岸的怀里荡起秋千。一道曼妙的曲线,在鸬鹚的过往里流连,在野鸭的青春里饱绽。
          当冻土舒展身姿,到处都是葱绿的诗句。别说这是幻觉,她是你伫立天涯的剪影,是你冷峻背后的热切,是你云水深处的衷肠。
         浪花间,那一丛迟来的枯藻,以柔弱又桀骜的喘息,记住了风暴的粗犷。你浅浅的暮茸里,交织缠绕着春的音节。
         蓝天之下,莽原之上,一切翅膀都在寻找,一切足迹都在记载,那些属于生命的原色、图腾、旷野与积淀。
         夜已央,静漭漭,残霜的思念疯长。向芦滩延伸的小路上,耕牛头顶一轮古老的月亮,洒下一地被月光濡湿的尘埃。
         被峭寒轻漾的云霞,每一朵,都是一枚羞涩的渴望。久违的霜忆,长在柳絮上,与白云一起冲浪。缀着芽苞的青藤,从堤底一直爬到檐角。
         寥廓的水雾,遥迢的季节,让一滴露与一袭霜隔岸相守。两颗心,翻越无形的山峦,时刻都能,看见彼此的飞翔。
          当雁阵,在远方的天空变得朦胧,缆绳听到最后的鸣叫,那是冬的熄灯号吗?瓦垄间的第一缕霜迹,何时化作湿润的温情和阳光?
         林木葳蕤、鸟声婉转、叶片簌簌间,家园半隐云间半隐芳丛,安恬静穆中,诗意浸染了衣衫。
         眼前,尽是轻拢慢拨的春的笑容。万千思绪,鼓起霜华灵魂里的潮汐……

渔之吟

         摇动欸乃的桨橹,梦想从指间轻轻启程。
         撒下浸透岁月的大网,捕获着沉甸甸的希望。
         背上被汗水镀亮的筐篓,迎接那新一天的朝阳……
         赤条条的汉子哦蟒蛇河,热辣辣的太阳照着那黑油油的背。
         湿漉漉的女人哦蟒蛇河,咸滋滋的夜风吹着那红扑扑的脸。
         簇簇渔火,缕缕炊烟,点点帆影,层层潮头,漫漫萋草……汇成不老的传说,虔诚的祭坛,沧桑的青春。一朵浪拥抱另一朵浪,发酵着故乡、血液和史诗。
         在渔歌中浸润得太久,连婉转的方言都带着水草的气息。每一帧躬作的身影,都是浓醇的乐章。每一抹憨厚的笑容,都是最真的诗行。
         与一朵云的对视中,一颗粗犷的心,顿生草木之悯。足迹在网间寻觅知音,季节在船头晾晒盐霜。无边的晨风、激扬的浪花,飘荡着各自的清气、快乐与自由。
         没有一次跋涉不抒写虔诚,没有一声叹息不留下回响。即便走遍千洼万坷,始终牵系着灵魂的原乡。那里有泪水打湿的童年,那风中飘飞着母亲的白发。
         马灯下,弄潮人的青丝如瀑,编成绵密的雨帘,织成游子的牵挂,萦成故人的问候,结成缭乱的思绪,飘成依稀的蛩音……有一种底色,在焦渴的目光里返潮。
         鲢子,鲫鱼,银鲤,河蚌,河虾,虎头叉……在撒网者的故事里闪烁,绣成野火的憧憬,舞成船歌的悠扬,写成霜痕,漫成雪影,化成棉絮……万里归来,蓑衣盈风,潇潇雨声与心跳同频、与足音共振,留给清波一袭永不凋谢的对影。
         水塘里晃动的彩色倒影,从若干年前的深夜里看过来,宛若永远淌不出来的泪水。那逝去的,沉重得这么轻;这将来的,却又轻得那么持重。
         有一种祈望,在花草丰茂抑或荒芜冷寂的河岸上,生生不息。追赶云朵的领头雁,与阳光赛跑的蜂群,是谁,呵护那诗意而浪漫的一生?
         靠近你的手,你粗砺的手指,翻转过多少盛开的花朵?寻找过多少迷航的种子?拥抱过多少深邃的星空?
         你把苦痛尽情地搅拌、起酵,直至变为在洪峰中发芽的甘浆。那个孑孓的身影,伫立在芦花之巅,把头埋进岁月之中,聆听风像命运的水流,漫过里下河平原般寥廓的脊梁。
          雾霭淡淡,煦风习习,芦苇蓁蓁……那条母亲河,澎湃着金色的波涛,也辉映着你澄沧的背影,吟咏着你殷实饱满的生命。
         一叶风帆,鼓胀如春天的乳房,那里面,涌动着爱、梦想和期冀……

蒲之梦

          含烟的漭水,拥抱着,一片千年的月色。
          一瓣柔韧的叶子,轻轻划过传说,那位远道而来过客的心,被彻底搅乱。
          茫茫水蒲,大河永恒的封面。不必动手,只须唤来春风,那帧翠幔便轻启开来。接着,就可阅读粗犷又细腻的生命之歌了。
         多少来去匆匆的寻梦者,沿着嫩蒲饱含新奇的视线,走向大海的潮头,走向盐花的源头,走向寂静的滩头,与那缕舷窗外的蔚蓝重逢。
         春宽梦窄。那个没有皱纹的黄昏。归巢的夕阳,落在菖蒲的叶尖上,划破了饱含汁液的相思,爆绽出满天的星星。
         与地气一起升发的蒲香,漫过夜色,溅落到布谷鸟的呢喃里。晚潮的湿润气息,还未溶尽木排轻匀的呼吸,苦楝树就举起铁骨一般的虬枝,搅动一阕从农谚里萌芽的词章,染红半天的云幔。
         黎明的脚步,在涟漪的莞尔里踯躅。那曾经注满雁鸣的星星,化作菖蒲眸间的晨露。每一枚系着绿烟的露珠里,都漾动着,一轮鲜嫩欲滴的娇阳。
         以晨风酦酵音乐的天空,流淌着青草般蓊茂的忧郁。菖蒲将嫩绿的芽,在丰厚的腐殖土里磨亮,宛若轻擦于发际的绣花针,给茫茫水路绣出绵邈的生机。
         跃上渡船的赤足,踏碎一河带有斑纹的记忆。在沙洲聆听翠浪的旅途上,春天的羽翼丰满起来。待鸥影,在水天勾画丹青之时,拔节后的大地,是否脩延为麻雀的枝条、蚯蚓的天空、蚂蚁的舞台、蜜蜂的村庄?    
          蒲柳的微笑,在远方,随着衔泥的燕子而来。风霜雪雨的洗礼,让一种信念,渐渐接近高贵的蓝天,呈现出四季的颜色。一片叶,一星芽,一朵花,用整个生命的苦寂,来酝酿那枝丰腴的明天。
         心在大河安放,梦就在大河绽放。一缕亮色,在漫漫烟芜的包围中,如闪电一样短促,却唤醒了无数黑暗中的沉睡。
         那位少年,蒲葵一样青涩。仰望着夜空,视野里没有一颗星星。心,却就此变得浩瀚。是谁,将河流与草场交给了岁月?
         堤边的草房子,孕育带着蒲绒的灵魂。波动的翅膀,一直朝着远方荡漾。又一批种籽离家了,大河露出欣慰又疲惫的笑容。
         与战魂同源的根系,将编织怎样的新韵?那簇新绿,走在潮汐谱写的长路上,恰若一棵棵美丽的胡杨,在飞翔的土地上生长、衰老、涅槃、永存。
         蒲帆,脉管里奔腾着苦水的蒲帆,在微眇里展开,一个不息的星球……




---未完待续---




 醉里挑灯简介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曹艳春创办于2006年10月,系非盈利性纯文学公益网站,发源地中国散文之乡阜宁。网站汇聚了全国各地众多的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目前注册会员已逾十万人。

  醉里挑灯微信公众号于2014年7月开通,主推醉里挑灯文学网站原创优秀作品,同时从邮箱投稿中择优选用。所发稿件均为原创首发。赞赏金额50%奉作者稿酬,50%用于网站建设。欢迎踊跃投稿。

  醉里挑灯诵读团队于2008年组建,先后组织若干次公益读书、演出活动。醉里挑灯公众号推送的诗文诵读即由该团队骨干成员演绎,为原创作品更好地传播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欢迎同好者加入醉里挑灯朗读者协会。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网址:www.9000xp.com

  投稿邮箱:327470068@qq.com   

醉里挑灯

愿与您一路同行

编辑 | 林慧妮

 校审 | 曹艳春


  金沙湖杯首届“范仲淹散文奖”全国征文大赛启事

  ❖醉里挑灯12月飞花令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