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皮子坟,比牧野诡事高出100座九层妖塔

宁小侠2020-05-30 07:10:56



影片的开头,一张老照片,把观众拉回胡八一年轻时下乡当知青的那段岁月。

那时候胡八一王胖子在屯里当知青,燕子负责他们的起居。一天晚上,屯里的鸡全消失了,只剩一地鸡毛和斑斑血迹。村民们认为是胡八一他们偷了鸡,跑来闹事。


胡八一仔细查看了鸡笼子,告诉村民偷鸡贼就是黄鼠狼(当地人称为黄皮子),但村民们不相信。为洗刷冤情,胡八一和王胖子在燕子的带领下去黄皮子坟抓黄皮子

走到半路,一个黑影出现在他们后面,胡八一用刀砍向黑影,没想到黑影竟然是个女的,这时候燕子跑了过来,认出是护林员画眉

画眉得知胡八一他们要去打黄皮子,把猎枪借给了胡八一算入伙。到了黄皮子出没的地方,胡八一把鸡蛋放在地上做诱饵。果然一只母黄皮子出现,走进了圈套里。

王胖子担心黄皮子死了皮毛成色不好,把它抓出来检查。鸡贼的黄皮子一见光,冲着王胖子放了个屁,就钻回了窝。这时,胡八一发现黄皮子的窝像极了一个坟,他掏出一个古老的罗盘针,口中念念有词,罗盘针转了转最终指向了一处,三人当即抄起家伙开挖。

挖了大半天,连个黄皮子的毛都没挖到,大家正准备离开,胡八一像是想起了什么,往刚刚挖的山丘纵身一跳,竟落进了一个洞里,这洞其实是一个墓道。

墓道里,三人发现了逃脱的黄皮子,抄起家伙就追,却摔进了一个更深的洞穴。在这个洞穴里,放着一口老旧的大棺材,那棺材上暗红的漆虽是蒙了层灰,四周的流苏却还是显着贵气。

胡八一在东南角点上了根蜡烛,这就是所谓的“人点烛,鬼吹灯”。

烛火在黑暗中摇曳,三人观察到墙壁上的壁画,发现刻着的不是人,而是人的身子黄皮子脑袋。突然,烛火越晃越厉害,扑通一下就灭了,胡八一等人撒腿就撤。


没走几步听见了奇怪的声音,胡八一干脆和王胖子又折了回去,合力掀开了棺材盖。却发现棺材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了一堆破衣服。

失望之时,那只黄皮子又钻了出来,跳到了棺材的一个角落里开始扒拉,竟生生扒出来一团着火的白磷,瞬间点燃了墓室,胡八一他们被困在了火堆里。

渐渐地,三人开始体力不支。正当彼此交代遗言时,胡八一无意间掉出了一卷残书,三人发现书上的格局竟然和这墓室有点相像,据此推断墓室的生门就在墙后,于是三人合力砸开了墙。离去时,那机灵的黄皮子又冒了出来,胡八一一把抓住了它。


从墓道出来后,三人去林场把枪还给画眉,遇上了画眉的爹敲山大爷。王胖子一时好奇动了大爷的斧,大爷以不动手就不知道什么是规矩为由一把将王胖子摁在了炕上。胡八一见劝说无效,抓起敲山大爷一直研究的图纸,作势就要往火坑里扔。 

僵持时,黄皮子跑了,三人急匆匆地跟后面追。不一会儿黄皮子就没了影,只留下一股尿骚味。渐渐,三人出现了幻觉,在彼此眼里都成了魔鬼模样,互相打斗起来。敲山大爷及时赶来,捉住了这小畜牲,救了三人。

原来,这黄皮子的尿液里有毒,人闻了就会出现幻觉,以前就因此死过人。休息时,胡八一听见外面有动静,出去一看发现地上搁了个破瓷碗,碗里是颗小金豆子。这金豆子一股腐烂味,像是刚从墓里挖出来的。

正当三人琢磨这金豆子时,院里传来敲山大爷的声音,画眉竟然晕了过去。燕子找来屯里的瞎婆婆救画眉,瞎婆婆说画眉这是黄大仙找上门来了,想要救画眉,只能取人熊的熊胆熬汤喝。


天一亮,胡八一行人全副武装去找人熊。胡八一率先找到了人熊,在与人熊的肉搏中,发现人熊是人假扮的。敲山大爷认出这是通缉犯花膀子。原来人熊早就被花膀子毒死了,幸好熊胆还留着。

画眉喝下了熊胆熬的汤药,慢慢恢复了。另一边,在对花膀子的审问中,敲山大爷说起了一件陈年旧事,多年前,一伙矿工来山里挖金矿。结果,下井的人都死在了升降机里,七窍流血,还突然睁开了双眼。随后井里火光冲天,山崩地裂,死伤惨重。

当年,那帮矿工还在金脉上建了一座庙,每日烧香磕头拜黄大仙。胡八一推测庙是用来压金脉的,只要找出庙的位置,就能找到金脉。


为了能让乡亲们有好日子过,众人决心找出金脉。跟随罗盘针的指引大伙来到了一道青石门前,进去后是一间石殿,墙上都是诡异的黄大仙画像,还有一个带干血的石碗,胡八一猜测这里就是供奉黄大仙的庙。

大家继续往里走,走着走着却陆续产生幻觉,一个个用木藤死死缠住自己的脖子。幸好胡八一第一个清醒过来,叫醒了大家。原来这里都是黄皮子尿,谁闻了都会迷惑。

清醒后,大家继续前进,发现一个墓室,可惜被人给摸了。胡八一和王胖子意外发现了日本给水部队的军用水壶,二人怀疑这里的宝贝是被日本人偷走了。

出来后,胡八一和胖子都认为敲山大爷不对劲。胖子上供销社换了瓶酒,找村支书对吹想套关于敲山大爷的事。原来敲山大爷是解放后才进屯子的,大爷的儿子是泥儿会(一个盗墓团伙)的,被日本人害死在山里。


另一边,胡八一偷偷翻墙来找画眉,深情款款地对画眉告白,顺便打听她爹的来历。没想到敲山大爷忽然出现在了他身后,阴着脸让他滚。

次日,村支书带来了一封寄给胡八一的信。信是他们的革命战友丁思甜寄来的,当初丁思甜因为家庭成分的原因去了内蒙古插队,信中还提到当年日本的给水部队也曾驻扎在这里。胡八一想到丁思甜一个人在那肯定很孤单,决定去草原上玩几天,顺便打探一下这给水部队。燕子知道后,说啥她也要跟着。

在内蒙,胡八一他们见到了一身蒙古族长袍的丁思甜。正当三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时,只见天际电闪雷鸣,万马奔腾,丁思甜意识到是老羊皮大爷的马惊了,胡八一转身骑了匹马冲向了翻滚的风暴中。

当胡八一再出现时,竟然骑着唯一的一匹白马,一时间所有马群都跟在白马身后调转了方向。胡八一将马悉数引入了马厩,一场骚乱终于得到了控制。沙尘暴退去后,远处出现了海市蜃楼。

老羊皮说那是传说中的百眼窟,三十多年前日本给水部队就在那驻扎过,那时日本人的部队刚到百眼窟附近,数十团龙卷风就袭卷而来,几乎在一瞬间吞噬了一切,老羊皮现在想起依旧后怕不已。

说话间,敲山大爷带着画眉也来到了这里。没想到敲山大爷和老羊皮是老相识,两人说着说着都面色凝重,敲山大爷要老羊皮给他指个路进百眼窟,老羊皮本不想告诉他,但敲山大爷用老羊皮家后人的下落跟他交换。


得了去百眼窟的路,敲山大爷对老羊皮的话只信一半,他让画眉撺掇胡八一去百眼窟,算是给他们上个双重保险。


次日,老羊皮的马不见了,画眉推测马都在百眼窟。胡八一知道画眉这是想找百眼窟,他拿出罗盘针,用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的口诀寻起百眼窟来。

去百眼窟的路上遇到了口井,胡八一大着胆子喝了一口,刚喝完便觉得头晕脑胀,老羊皮发现这井水是黄皮子的尿,赶紧去摇胡八一,逼他吐出了水。

胡八一醒后,众人继续前进,找到了日本给水部队基地。一行人打着手电筒走了进去,这时,铁门却不知被什么人关上了!敲山大爷无声无息现身在黑暗中,阴沉沉地擦掉画眉留下的记号。

丁思甜发现有堵墙原来被人抠开过又塞了回去。胡八一随即打通了那堵墙,发现墙后有个小铁窗,铁窗里面是个大烟囱,烧的应该是尸体,因为炉壁上都是死人的油脂。


胡八一打算从那烟囱爬出去,爬到一半却发现烟囱顶是封死的,正在这时,一个硕大的爬行活物向他袭来,吓得胡八一松开了手,好在王胖子抓住了他。

而此时烟囱顶外,月满中天,两只黄皮子不停地朝着烟囱叩拜,似乎它们也知道里面是非常可怕的东西。胡八一见门后没了声音,独自上前查看,透过那个小洞口他看见了一只极为恐怖的眼睛,吓得拉着大家就跑。

大家躲进了一个房间,里面有很多破布。胡八一让大家撕布,他要做一个火把丢进焚尸炉,把活物烧个干净。


大伙正撕布时,却听见门栓打开的声音。突然,一个巨大的活物蹿了出来,体型肥硕,爪子锋利无比

众人和它一番恶斗,终于合力将怪物锁在了大铁门外。大家继续往前走,发现了一个房间,书桌前竟然坐着一个僵尸,桌上有个俄文日记,胡八一让懂俄语的丁思甜拿去研究。

没多久,丁思甜翻译好了日记。日记是一个叫卡列夫的苏联人写的,他是医学和细菌学方面的专家,被迫在百眼窟附近进行军事研究。当年日本部队在这里发现了许多保存完好的古尸,其中就有传说中的汉代大鲜卑巫女


日本人还建了地下研究所,养殖了锦鳞蚺(就是之前的活物)做生化实验。后来附近闹鬼,日本人将古尸焚烧以震慑亡灵。再后来又有一伙东北土匪运来了一个刚出土的铜匣子,当天夜里研究所警报声大作,日记到这里就没了。


念完日记后,丁思甜晕倒在了地上。胡八一发现丁思甜的眼睛血红的一片,怕是中了锦鳞蚺的毒。

胡八一拿起桌上的地图,带着大家开始找解药,忽然胡八一叫住了王胖子,只见他的背包里竟然是两只通体雪白的黄皮子

胡八一道这两只祸害必须除,他让王胖子带大家先走,画眉主动留下来帮他,没想到却再次遇到锦鳞蚺,这次胡八一用手榴弹将锦鳞蚺活活炸死。


死里逃生的胡八一故意割破手掌抹了满脸的血装死引诱黄皮子,黄皮子上当被抓。胡八一合计这两只黄皮子就是来给东北那只母黄皮子报仇的,先前的铁门、炉门、连牧马缰绳被咬断炸了群可能就是它们的杰作。

随后,胡八一领着王胖子和燕子去找解药,老羊皮和画眉留下来照顾丁思甜。老羊皮说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和兄弟羊二蛋入了东北最大的绺子泥儿会,羊二蛋娶了掌盘子的女儿,成了继任者。后来羊二蛋被日本人抓来这百眼窟,当时媳妇肚子里还怀着娃。说到这里,老羊皮看向画眉,道,是个女娃,万里挑一的命

老羊皮又说,黄大仙有三宝,金珠,血丹和龙符,但画眉却坚信铜匣子里装的是救她爹命的药方子,老羊皮知道敲山大爷没有给画眉交底,追问道,你从小见过你娘吗?

说话间,胡八一等人回来了,老羊皮不再吱声。这时王胖子闻到了肉腐烂的臭味,而且越来越重,胡八一和王胖子去探路,两人合力打开了一道铁门,门后竟然像个菜窖,突然,接二连三从地下爬出来不少恐怖的尸骨。

在画眉和老羊皮的帮助下,胡八一和王胖子逃了出来,大家赶紧关上铁门。只是很快铁门轰的一下就被撞开了,一个硕大的人参怪破门而出。

众人逃进了一个地下室,老羊皮告诉大家,那人参怪其实是古时候从西夜国传进来的,样子像人形却有剧毒,汉人叫它尸参,专在阴暗腐臭的泥土中滋生,以绞杀人畜吸取养分为食,以根须缠绕尸体攻击活人。


王胖子一听那尸参有剧毒,看着自己和胡八一中毒的双手,顿感无望。正在这时丁思甜再次倒了下去!为了赶快给丁思甜找药,众人进入另一个暗室,发现床板上竟然安放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红衣女子。


老羊皮颤声道,大鲜卑女巫,喊着长生天便开始跪拜,而画眉盯着那沉睡的女巫,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要摘下那面具,胡八一强行唤醒她,这才回了神。

与此同时,尸参撞开了门,打斗中胡八一将架子上的药水倒在了尸骨身上,那尸骨好像被灼伤般惧怕不已,胡八一和王胖子见状抱起药水狠命地往外砸,击退了尸骨,胡八一趁机设置炸弹一举将尸参炸了个粉碎。


逃过一劫后,大家在一个木棺下竟然发现了铜匣子,匣子上是黄皮子脑袋,青铜质地,通体幽绿。画眉疯了一般夺下铜匣子,老羊皮拦着她不让她打开。

老羊皮告诉画眉,铜匣子里面的东西是来招魂的,可以复活死人,敲山大爷早年间受过伤不能生育,画眉这是在认贼作亲。画眉伤心不已,质问这么多年来敲山大爷尽心尽力地养活她到底为了什么。


老羊皮说起了一个久远的传说,元代,大鲜卑女巫发现了一个风水极好的龟眠之地,并在此发展了自己的势力,却遭到朝廷围剿,生死关头,女巫嘱咐族人,只要找到她的传承人,丙戌年辛丑月辛丑日子时出生的女娃,再利用黄大仙的神灵附体,在龟眠之地打开匣子,就能复活他们死去的族人,重建他们的势力。


后来女巫的一部分族人成了泥儿会,当年日本人也是想借此复活士兵,于是和泥儿会合作。日本人拿到匣子后却反悔了,羊二蛋只能在没有传承人的情况下打开匣子和日本人同归于尽。


没有想到的是羊二蛋的媳妇在丙戌年辛丑月辛丑日子时生下了一个女娃,也就是画眉。敲山大爷之所以养着画眉,就是想借她打开匣子,召回万千阴兵重振泥儿会。画眉听了这些, 心中悲伤不已,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头说不可能。

另一边,胡八一和王胖子发现了解毒剂,救回了小丁。胡八一打算带着大家赶紧离开,这时敲山大爷缓缓走了出来,他让画眉带上铜匣子和自己走,画眉犹豫不决。


敲山大爷见画眉不动,直接朝胡八一开了一枪,胡八一应声倒地。看着晕死的胡八一,画眉一把抱起铜匣子,双目含泪,却语气坚定,她现在就要去龟眠之地打开铜匣子,复活胡八一。

画眉和敲山大爷离开后,胡八一却忽然醒了过来,原来子弹打中了他胸口的罗盘,他只是晕了过去。胡八一赶紧带着大家去找画眉,路过那大鲜卑女巫旁边时,胡八一觉得她像极了画眉

大家进了一个地下通道,只见满地都是王八盖子,这便是龟眠之地了,是海中老龟将死之时爬上陆地埋骨的场所,埋在这里的人定是想借着龟眠之地的灵气羽化飞仙。


一行人走在一桥上,走到一半却响起一声巨响,原来是敲山大爷在对面射击大家,而此时画眉身穿大鲜卑女巫的红衣,戴着面具,准备打开铜匣子。

画眉从铜匣子中拿出了一个通体雪白的黄皮子,高举过头顶,黄皮子的腹部似乎有红光闪动,此时的画眉眼睛泛着蓝光,一瞬间一条光柱直通天际,光亮所过之处,断壁上的尸骨全部开始挪动,与此同时,一阵阵尖锐凄厉的声音传进大家耳朵,逼得大家头痛欲裂。

敲山大爷看着这万千尸骨复活的场面,狂笑不已。眼看着所有人都命悬一线,胡八一忍痛举起手枪,朝画眉开了一枪。画眉应声倒地,直通天际的亮光倏忽间消失,挪动的尸骨再次陷入了死寂。

突然,无数只白色的虫子从那些尸骨的口鼻中涌出,涌向大家。胡八一要王胖子带着大家跳进水里。正准备抱着画眉跳下去的胡八一却被已近疯癫的敲山大爷紧紧抓住,胡八一怒喝道,再不放手画眉会死!


敲山大爷一下子回了神,看着晕厥的画眉恍惚起来,或许画眉对他来说并不仅仅是棋子。胡八一不再犹豫,抱着画眉纵身一跃落入了幽深的潭底。而敲山大爷则被虫子蚕食,瞬间成了空皮囊。

胡八一等人死里逃生,走出了百眼窟。原来那一枪没有打中画眉,而是干扰了铜匣子产生的磁场,才使出现在大家眼前的幻象悉数消失。此时,老羊皮拿出了一枚铜符,正是铜匣子里也就是黄大仙的三宝之一,无眼龙符

画眉告诉胡八一这是由大鲜卑女巫引深海龙火铸造而成,据说拿这枚龙符的人,可以号令阴兵阴将,但如果自身道行不够,反会招来灾祸,画眉要胡八一扔了龙符,胡八一只能将龙符还给老羊皮让老羊皮扔了出去。


天刚亮,老羊皮发现地上有一股难闻的气味,点了火柴往地上一抛,地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胡八一等人见状赶了过来,老羊皮告诉他们这是黄大仙的尿,在得知他们在东北捉了只金毛母黄皮子换糖,气地背手离去,但没走几步就倒在了地上。


医生说老羊皮早就有病在身,这次历险导致了病情恶化。老羊皮知道自己熬不过今夜了,嘱咐大家在他死后挖一个深坑,把他埋在这个包里。随后单独留下画眉,告诉画眉这里也是画眉的家,老羊家的族谱上有她一脉。画眉感动不已,叫了声大伯。

没多久,老羊皮就走了。胡八一等人正在说老羊皮的下葬方式太过古怪时,夜空中闪电交加,闷雷之声轰隆响起。老羊皮的儿子奔过来说都怪自己没按阿爸说的方法下葬惹出祸事来了,原来他给老羊皮的尸体裹了层白帛埋了。


胡八一和胖子挖出了那裹着尸体的白帛,突然一道闪电穿过蒙古包顶,胡八一和王胖子赶紧撤出蒙古包。刚跑出去没多远,一道道闪电接二连三地劈向那蒙古包。

等雷电停了,众人返回蒙古包查看,里面散发着刺鼻的烧焦味,裹着尸体的白帛熊熊燃烧着。画眉见状问他们百眼窟抓到的那两只黄皮子在哪里,燕子说交给革委会了。


第二天,革委会来人抬走了老羊皮的尸体,胡八一竟然在草原上看到了那枚被老羊皮扔掉的无眼龙符,胡八一告诉众人,龙符乃是黄皮子的圣物,那黄皮子一来是向他们寻仇,二来就是为了这龙符。


王胖子听了打算用龙符引黄皮子上钩。丁思甜一把夺过龙符,坚决不让胡八一他们冒险,说罢用力丢了那龙符。

时间定格,最后的画面便是胡八一、王胖子、画眉、丁思甜和燕子五人并肩站立在大草原落日的余晖之下。一晃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即将赴美的胡八一盯着这张年代久远的照片怀念不已,王胖子催促他赶紧收拾收拾去赶飞机。

胡八一拿起外衣准备出发,只听叮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胡八一定睛一看,竟然是那枚消失的无眼龙符,那龙符静静地躺在地上,说不出的诡异。或许从他们踏上黄皮子坟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故事就不会再有结束的时候了。

至此,黄皮子坟正式收官。不少网友认为该剧不及《精绝古城》,yoga摸着良心说,黄皮子坟还是不错的。就故事本身讲,黄皮子坟其实算不上优秀的盗墓故事,原著中,作者也只是在回忆青春和交代人物性格成因,包括丁思甜的初恋,因而故事精彩程度肯定比不上《精绝古城》。


但是,管虎版的鬼吹灯,规格媲美电影级的,明显强过一般电视剧。尤其是进入墓穴那段,该是黑灯瞎火就是黑灯瞎火,这比其他同类剧的亮堂堂的墓穴强太多。冗长细致的铺陈叙事、土萌土萌又不失幽默,还有特效,我能说简直棒棒吗?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鬼吹灯,《精绝古城》做到了,而《黄皮子坟》也是。

这个夏天,胡八一陪伴我们度过,好似没有那么炎热。

一起为他点灯,一起为他打call,一起陪他探墓。